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二十七回 Chapter 2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唐三藏 聖僧猴王

三藏師徒次日天明收拾前進行者兄弟情投意合決不安排管待一連長老脫胎換骨取經心重那裡淹留無已

師徒上路高山三藏:「徒弟前面險峻不能大家仔細仔細。」行者:「師父放心我等自然理會。」猴王剖開山路不盡

重疊澗壑鹿無數𤜱滿萬丈長蛇長蛇荊棘秀麗滿目芳草連天斗柄萬古元氣日光
長老馬上心驚孫大聖手段鐵棒一聲虎豹奔逃

師徒嵯峨三藏:「悟空一日那裡。」行者:「師父好不聰明這等半山之中不著有錢那裡?」三藏心中不快:「猴子兩界如來之內不能性命摩頂受戒徒弟怎麼不肯努力懶惰?」行者:「弟子慇懃何嘗懶惰?」三藏:「慇懃何不化齋肚饑此地瘴氣怎麼?」行者:「師父休怪言語高傲十分便那話兒下馬那裡有人化齋。」

行者雲端睜眼觀看可憐西方寂寞人家正是樹木少見人煙去處多時高山向陽鮮紅點子行者按下雲頭:「師父。」長老東西行者:「這裡沒人南山想必熟透我去幾個充饑。」三藏:「出家人桃子上分。」行者缽盂祥光冷氣颼颼須臾南山不題

常言:「。」果然山上一個妖精孫大聖驚動雲端陰風看見長老在地下不勝歡喜:「造化造化幾年家人東土和尚大乘金蟬化身修行有人一塊長壽長生真個今日到了。」妖精上前就要見長左右手大將護持不敢大將八戒沙僧八戒沙僧沒甚麼本事八戒元帥沙僧捲簾大將不曾不敢妖精:「怎麼。」

妖精停下陰風山凹搖身一變變做花容女兒不盡眉清目秀左手一個右手一個西向東唐僧

聖僧裙釵近前

蛾眉
仔細定睛觀看看看身邊
三藏:「八戒沙僧悟空這裡曠野無人那裡走出一個人?」八戒:「師父沙僧看看。」

放下釘鈀整整直裰斯文氣象一直面相真個分明女子

柳眉杏眼天然性格芍藥
八戒俊俏凡心忍不住胡言亂語叫道:「菩薩那裡手裡甚麼東西?」分明妖怪不能認得女子連聲答應:「長老米飯炒麵特來此處誓願齋僧。」八戒聞言滿心歡喜抽身三藏:「師父,『自有』,師父教師化齋猴子不知那裡耍子桃子有些有些不是齋僧?」唐僧不信:「這個胡纏我們好人不曾一個齋僧從何!」八戒:「師父這不到了?」

三藏連忙起身合掌:「菩薩府上何處人家願心齋僧?」分明妖精長老認得妖精唐僧來歷花言巧語賺哄:「師父叫做白虎西下面我家父母遠近僧人門第他人只得一個女婿養老送終。」三藏聞言:「菩薩語言聖經:『父母不遠有方。』既有父母女婿願心男子便也罷怎麼自家山行隨從這個。」女子笑吟吟:「師父丈夫幾個午飯那些六月無人使喚父母年老所以親身父母齋僧棄嫌。」三藏:「善哉善哉我有徒弟果子不敢假如和尚丈夫曉得貧僧?」女子唐僧不肯卻又滿面:「師父父母齋僧還是小可丈夫善人一生聽見師父夫妻尋常不同。」三藏只是

旁邊壞了八戒埋怨:「天下和尚無數不曾這個和尚現成三分猴子四分。」不容分說罐子就要動口行者南山頂上幾個桃子缽盂點將回來火眼金睛觀看認得女子妖精放下缽盂鐵棒當頭長老扯住:「悟空將來?」行者:「師父面前這個女子當做好人妖精。」三藏:「這個當時有些眼力今日如何亂道菩薩善心我等怎麼妖精?」行者:「師父那裡認得水簾洞妖魔人肉便是這等金銀醉人女色痴心愛上盡意隨心受用吃不了曬乾師父套子毒手。」唐僧那裡好人行者:「師父知道容貌必然凡心八戒沙僧木匠這裡圓房成事我們大家不是事業何必跋涉?」長老那裡言語光頭通紅

三藏正在羞慚行者發起鐵棒妖精劈臉一下怪物有些手段使」,行者棍子抖擻精神預先一個屍首打死在地下長老戰戰兢兢:「著然無禮不從無故傷人性命。」行者:「師父來看罐子東西?」沙僧長老近前那裡米飯卻是罐子拖尾巴不是卻是幾個青蛙蝦蟆滿地亂跳長老三分豬八戒不忿八分:「師父說起這個女子此間農婦因為我等怎麼妖怪哥哥將來試手一下不期打殺甚麼緊箍兒故意使障眼法變做這等東西使念咒。」

三藏自此一言就是晦氣到了果然念咒行者:「頭疼頭疼便。」唐僧:「話說出家人時時方便念念善心掃地螻蟻愛惜飛蛾紗罩怎麼步步行兇打死這個無故平人回去。」行者:「師父那裡?」唐僧:「不要徒弟。」行者:「不要徒弟只怕西天不成。」唐僧:「那個妖精就是不過不然大限回去。」行者:「師父回去便也罷只是不曾。」唐僧:「?」大聖聞言連忙跪下叩頭:「大鬧天宮傷身兩界觀音菩薩戒行師父救脫同上西天顯得知恩不報君子萬古千秋罵名。」原來唐僧聖僧行者哀告回心轉意:「如此一次無禮如若作惡咒語顛倒二十。」行者:「三十只是。」卻才唐僧上馬桃子奉上唐僧馬上幾個權且充饑

妖精昇空原來行者不曾打殺妖精妖精出神雲端咬牙切齒行者:「幾年手段今日果然唐僧認得將要吃飯低頭不是不期勾當幾乎饒了這個和尚誠然勞而無功下去。」

妖精陰雲山坡搖身一變變作老婦人滿竹杖一聲八戒大驚:「師父不好媽媽。」唐僧:「?」八戒:「師兄打殺女兒這個將來。」行者:「兄弟胡說女子十八八十怎麼六十生產斷乎假的看來。」

行者開步走近觀看怪物

婆婆冰雪走路慢騰騰瘦伶仃顴骨嘴唇老年不比少年滿臉
行者認得妖精不理便棍子依然抖擻元神屍首打死山路之下

唐僧下馬無二只是緊箍兒顛倒足足二十可憐行者葫蘆十分疼痛將來哀告:「師父話說。」唐僧:「話說出家人善言地獄這般勸化怎麼只是行兇平人打死一個打死一個?」行者:「妖精。」唐僧:「這個猴子胡說許多妖怪無心有意作惡。」行者:「師父我去回去便回去只是相應。」唐僧:「甚麼相應?」八戒:「師父分行跟著幾年和尚不成空著手回去包袱甚麼帽子。」

行者聞言:「這個一向沙門嫉妒貪戀怎麼甚麼行李?」唐僧:「嫉妒貪戀如何?」行者:「師父五百年花果山水簾洞英雄之際七十二邪魔手下七千紫金身穿赭黃藍田如意金箍棒著實為人自從涅槃削髮沙門徒弟這個金箍頭上回去故鄉師父果若不要那個一念退下這個箍子交付別人頭上快活相應也是莫不這些人意沒有?」唐僧大驚:「悟空當時只是菩薩緊箍兒沒有甚麼。」行者:「我去走走。」長老沒奈何:「起來一次不可行兇。」行者:「再不再不。」師父上馬前進

妖精原來行者第二不曾打殺怪物半空中誇獎不盡:「猴王著然認得這些和尚去得西四十我所若是別處妖魔好道他人使自家下去。」

妖精陰風山坡搖身一變變做一個老公公真個

白髮彭祖壽星
玉磬金星
龍頭身穿
數珠南無
唐僧馬上心中大喜:「阿彌陀佛西方真是福地公公不上念經。」八戒:「師父誇獎那個。」唐僧:「怎麼禍根?」八戒:「師兄打殺女兒打殺婆子這個正是老兒將來我們懷裡師父便償命死罪充軍沙僧喝令師兄使我們頂缸?」

行者聽見:「這個這等胡說師父看看。」在身走上怪物叫聲:「老官那裡怎麼走路念經?」妖精定盤星孫大聖當做:「長老老漢祖居此地一生齋僧念佛一個小女女婿遭逢虎口找尋不見回去全然不知下落老漢特來果然傷殘沒奈何骸骨收拾回去安葬。」行者:「𡤫祖宗怎麼袖子不過認得妖精。」妖精無言行者自忖:「要不顯得倒弄師父那話兒咒語。」思量:「打殺一時間空兒師父費心勞力打的棍子打殺師父常言:『。』憑著巧言便好道也罷。」大聖咒語土地本處山神:「妖精戲弄師父一番打殺半空中作證不許。」不從雲端照應大聖打倒妖魔斷絕靈光

唐僧馬上戰戰兢兢不能八戒傍邊:「行者風發半日打死個人。」唐僧正要念咒行者叫道:「師父來看模樣。」卻是一堆骷髏那裡唐僧大驚:「悟空這個人才怎麼化作一堆骷髏?」行者:「作怪僵尸在此迷人打殺本相脊梁一行叫做白骨夫人』。」唐僧聞說八戒傍邊:「師父打死只怕那話兒故意變化這個模樣眼目。」唐僧果然耳軟行者不得疼痛:「有話快說。」唐僧:「還有說話出家人行善不見有所行惡磨刀不見有所荒郊野外一連打死還是無人檢舉沒有對頭城市之中人煙湊集哭喪棒一時不知好歹大禍怎的脫身回去。」行者:「師父錯怪分明妖魔實有我倒打死除了認得讒言冷語屢次常言:『事不過三。』真是下流無恥我去我去便只是手下無人。」唐僧發怒:「越發無禮看起來悟能悟淨不是?」

大聖兩個不住悽慘唐僧:「那時長安上路兩界出來穿八戒沙僧千辛萬苦今日惺惺使糊塗回去:『鳥盡弓藏兔死狗烹!』只是緊箍兒。」唐僧:「再不。」行者:「這個苦難不得脫身八戒沙僧不得那時想起忍不住念誦起來就是十萬也是假如不如。」

唐僧言語惱怒下馬沙僧包袱取出紙筆取水磨墨行者:「再不徒弟相見阿鼻地獄。」行者連忙:「師父不消發誓。」卻又唐僧:「師父也是菩薩指教今日不曾去得放心。」唐僧轉回唧唧:「和尚不受歹人。」大聖使外法腦後毫毛三根仙氣:「!」行者本身四面圍住師父下拜長老左右好道

大聖起來毫毛卻又吩咐沙僧:「賢弟好人只要留心八戒途中仔細一時妖精師父徒弟西方手段不敢師父。」唐僧:「和尚不題歹人名字回去。」

大聖見長不肯回心沒奈何

叩頭長老留意沙僧
一頭腳蹬地上
上天下地輪轉第一
頃刻之間不見霎時
師父花果山水簾洞獨自悽慘忽聞聒耳大聖半空原來東洋大海聲響想起唐僧不住停雲良久

畢竟不知反復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