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四回 Chapter 3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魔王 大聖寶貝

兩個小妖葫蘆一會不見了行者伶俐:「神仙誑語寶貝我等成仙怎麼不辭?」精細鬼道:「我們相應便宜去得葫蘆試演試演。」真個葫蘆撲的下來慌得伶俐:「怎麼行者神仙葫蘆我們?」精細鬼道:「不要胡說行者壓住怎生得出過來。」葫蘆:「不肯殿刀兵。」不了撲的下來妖道:「一定假的。」

孫大聖半空明白真實恐怕時辰緊要葫蘆毫毛上身兩個精細鬼道:「兄弟葫蘆。」伶俐:「。」「天呀怎麼不見了?」地下袖子腰間那裡:「怎的怎的當時大王寶貝我們行者行者不曾寶貝不見了我們回話打死怎的怎的!」伶俐:「我們。」精細鬼道:「那裡?」伶俐:「不管那裡回去寶貝斷然送命。」精細鬼道:「不要回去大王平日一句身上將就性命不過打死在此兩頭不著去來去來。」商議轉步

行者半空中回去搖身一變變作蒼蠅下去跟著小妖蒼蠅寶貝何處路上看見不是勞而無功在身在身蒼蠅不過大小如何原來寶貝金箍棒相同叫做如意佛寶隨身變化可以可以身上

一聲下去不一到了兩個魔頭那裡飲酒小妖朝上跪下行者側耳小妖:「大王。」二老:「你們?」小妖:「。」:「行者?」小妖叩頭不敢聲言不敢只是叩頭再三小妖俯伏在地:「小的萬千死罪小的萬千死罪我等執著寶貝半山之中蓬萊一個神仙我們那裡我們:『行者。』神仙聽見行者我們幫工我們不曾幫工寶貝神仙葫蘆善能我們也是妄想養家葫蘆葫蘆伶俐淨瓶不得凡人試演不見了小的死罪。」

聽說暴躁:「這就行者神仙神通廣大處處不知那個出來寶貝。」魔道:「兄長息怒著然無禮既有手段便也罷怎麼寶貝本事永不西方路上。」魔道:「怎生?」魔道:「我們寶貝還有。」魔道:「還有?」魔道:「還有七星芭蕉扇我身龍山龍洞老母那裡如今兩個小妖母親唐僧行者。」魔道:「那個?」魔道:「這樣廢物。」精細伶俐一聲人道:「造化造化不曾不曾饒了。」魔道:「常隨巴山。」跪下吩咐:「小心。」:「小心。」「仔細。」:「仔細。」問道:「認得老奶奶?」:「認得。」「認得走動老奶奶多多唐僧就著行者。」

領命疾走行者一一明白展開趕上巴山身上行經二三就要打殺兩個:「打死奶奶身邊不知何處。」行者一聲小妖先行百十卻又搖身一變變做小妖帽子裙子插上勒住趕上:「走路一等。」回頭問道:「那裡?」行者:「自家人不得?」小妖:「我家沒有。」行者:「怎麼。」小妖:「不曾相會。」行者:「正是你們不曾。」小妖:「班長不曾那裡?」行者:「大王老奶奶唐僧行者有些正事你們。」

小妖見說海底疑惑行者一家人急急忙忙往前飛跑一氣九里行者:「我們多少?」怪道:「十五。」行者:「還有?」手指:「林子就是。」行者一帶不遠林子裡外取出鐵棒走上可憐不禁兩個小妖肉餅即便毫毛仙氣:「!」變做巴山自身變做兩個小妖龍洞老奶奶叫做七十二神通手段

三五林子找尋石門不敢只得一聲:「開門開門!」驚動把門一個:「那裡?」行者:「平頂山蓮花老奶奶。」怪道:「進去。」到了觀看正當中一個老媽怎生模樣

蓬鬆星光臉皮紅潤牙齒稀疏神氣貌似黃金
孫大聖不敢進去二門脫脫起來怎的便寶貝打死小妖為何當時九鼎油鍋不曾有一點想起唐僧取經苦惱放眼便:「手段變做小妖沒有說話一定磕頭為人好漢個人西天拜佛南海觀音兩界師父使用盡七孔幾何今日我去跪拜必定師父受困使受辱。」

到此奈何進去朝上跪下:「奶奶磕頭。」怪道:「起來。」行者:「好好結實!」問道:「那裡?」行者:「平頂山蓮花大王奶奶唐僧行者。」大喜:「孝順兒子。」行者:「妖精?」後壁兩個門外起身幾個小女鏡架著手跟隨左右怪道:「你們怎的自家兒子去處那裡沒人你們回去看家。」幾個小妖回去兩個問道:「叫做甚麼名字?」行者連忙答應:「叫做巴山叫做。」怪道:「兩個開路。」行者暗想:「可是晦氣不曾取得。」卻又不敢只得向前引路大四

遠近等候到了行者:「如何肩頭。」甚麼訣竅轎子行者胸脯毫毛變做一個燒餅轎夫:「長官甚麼?」行者:「不好說奶奶賞賜帶來乾糧。」轎夫:「我們吃吃。」行者:「一家人怎麼計較?」小妖不知好歹圍住行者乾糧行者頭一一個稀爛一個得人轎子伸出來看行者劈頭窟窿腦漿迸流鮮血來看九尾狐行者:「造孽甚麼老奶奶老奶奶太祖公公。」

猴王出來歡喜:「手段寶貝。」卻又毫毛變做巴山變做兩個變做老奶奶模樣轎子

多時到了蓮花毫毛小妖在前:「開門開門!」把門小妖門道:「巴山?」毫毛:「。」「你們奶奶?」毫毛手指:「不是?」怪道:「進去。」報道:「大王奶奶。」兩個魔頭聞說香案行者暗喜:「造化輪到為人小妖一個母親怎的好道兩個頭兒。」大聖轎子衣服毫毛在身把門小妖入門隨後徐行扭扭捏捏行動徑自進去見大鼓樂博山靄靄香煙正廳南面坐下兩個魔頭雙膝跪倒朝上叩頭叫道:「母親孩兒。」行者:「起來。」

豬八戒哈哈一聲沙僧:「二哥。」八戒:「兄弟中有。」沙僧:「?」八戒:「我們只怕奶奶就要原來不是奶奶。」沙僧:「甚麼?」八戒:「。」沙僧:「怎麼認得?」八戒:「起來』,後面尾巴所以。」沙僧:「不要言語甚麼。」八戒:「正是正是。」

孫大聖中間問道:「?」魔頭:「母親連日不曾孝順兄弟東土唐僧不敢母親母親延壽。」行者:「唐僧聽見豬八戒耳朵下來整治整治下酒。」八戒聽見:「遭瘟耳朵出來不好。」

一句情話猴王變化那裡幾個把門進來報道:「大王禍事行者打殺奶奶。」魔頭分說七星寶劍行者劈面大聖滿預先這般手段著實耍子正是成形

魔頭搖頭魔道:「兄弟唐僧沙僧八戒白馬行李送還行者是非。」魔道:「哥哥那裡不知多少辛勤計策和尚將來如今這等行者詭譎送去所謂大丈夫所為行者神通廣大相會不曾比試披掛交戰假若戰勝不過唐僧還是我們不能那時唐僧。」魔道:「賢弟。」披掛

披掛結束齊整寶劍出門叫聲:「行者那裡?」此時大聖雲端名字回頭觀看原來怎生打扮


腰間粉皮梅花
口活真君無二
七星寶劍怒氣威烈
叫道:「行者寶貝母親唐僧取經。」大聖忍不住:「怪物外公趕早送還師父師弟白馬行囊打發盤纏西走路牙縫半個自家免得外公動手。」聞言空中寶劍行者鐵棒劈面兩個半空中

棋逢對手棋逢對手用功將相便南山北海鱗甲生輝爪牙爪牙鱗甲生輝一個千般解數一個來往半點金箍棒頂門三分七星那個威風斗牛這個怒氣雷電
兩個三十回合不分勝負

行者暗喜:「鐵棒得了寶貝這般苦苦廝殺工夫不若葫蘆淨瓶多少?」:「不好不好常言:『便。』倘若答應卻又了事使。」大聖使寶貝手把魔頭

原來魔頭扣住別人扣住自家人不得傷身認得自家寶貝鬆動便脫出行者扣住大聖大聖正要使瘦身」,想要脫身緊緊扣住怎能頸項之下一個圈子下來光頭八寶行者頭皮不曾魔道:「猴子這等回去寶貝趁早。」行者:「甚麼寶貝?」魔頭身上搜檢葫蘆淨瓶出來繩子:「兄長將來。」魔道:「?」魔道:「行者來看來看。」認得行者滿面喜笑:「長長耍子。」真個行者拴住兩個魔頭後面飲酒

大聖驚動八戒哈哈:「哥哥耳朵不成。」行者:「自在如今出去管情你們。」八戒:「本身師徒處死陰司問路。」行者:「不要胡說出去。」八戒:「怎麼出去?」大聖八戒說話兩個妖怪裡邊幾個小妖不住兩頭亂跑關防見面無人神通仙氣:「!」變做一個頸項圈子三五出來毫毛變做一個那裡真身變做小妖在旁八戒喊道:「不好不好假貨正身。」便:「豬八戒吆喝甚麼?」行者變做小妖上前:「豬八戒行者變化不肯那裡吆喝。」魔道:「豬八戒老實原來這等老實二十多。」

行者八戒:「認得。」行者:「變化你們怎麼妖精不得怎的認得?」八戒:「頭臉不曾變得屁股屁股不是因此認得。」行者往後前邊八戒看見:「那個猴子那裡一會屁股。」

行者跟前寶貝真個見識走上:「大王行者左右粗壯繩子下來。」魔道:「。」即將腰間行者行者行者拴住繩子毫毛仙氣變作雙手細看就便收下這個大聖本事毫毛

得了寶貝急轉跳出門外:「妖怪!」把門小妖問道:「在此呼喝?」行者:「進去。」小妖報告大驚:「行者怎麼?」魔道:「哥哥怎的寶貝手裡葫蘆出去將來。」魔道:「兄弟仔細。」葫蘆走出山門看見行者模樣一般只是問道:「那裡?」行者:「行者兄弟聞說我家。」魔道:「必要交兵一聲?」行者:「可怕答應!」寶貝空中朝天叫聲:「。」行者不敢答應心中暗想:「若是進去。」魔道:「怎麼?」行者:「有些不曾聽見。」怪物叫聲:「。」行者底下指頭算了:「名字叫做行者名字叫做名字可以名字好道不得。」忍不住一聲吸進葫蘆帖兒原來寶貝甚麼名字真假

大聖葫蘆渾然烏黑把頭那裡卻才心中焦躁:「當時山上兩個小妖告訴不拘葫蘆淨瓶裡面只消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