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六回 Chapter 3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諸緣 月明

孫行者雲頭師父菩薩童子老君寶貝三藏稱謝不已死心塌地虔誠捨命西上馬豬八戒行李沙和尚馬頭孫行者鐵棒剖開高山前進不盡宿

師徒多時三藏馬上:「徒弟那裡山勢崔巍須是仔細隄防魔障。」行者:「師父胡思亂想只要定性自然。」三藏:「徒弟西天怎麼這等難行記得長安路上殘冬年頭怎麼不能得到?」行者聞言呵呵:「不曾大門。」八戒:「哥哥不要扯謊人間這般大門?」行者:「兄弟我們堂屋。」沙僧:「師兄說大話那裡這般大堂這般大過。」行者:「兄弟青天屋瓦日月窗櫺四山五岳梁柱天地猶如敞廳。」八戒聽說:「罷了罷了我們回去。」行者:「不必只管跟著走路。」

大聖鐵棒唐僧剖開山路一直前進師父馬上遙觀真個

山頂嵯峨斗柄樹梢彷彿雲霄谷口戲弄樵夫成器狐狸四圍險峻古怪樹掛泉水寒氣毛髮巔峰𡶧清風大蟲鹿成群穿荊棘往來跳躍𤜱結黨前後奔跑佇立四邊豺狼佛祖修行盡是飛禽走獸
師父戰戰兢兢深山心中悽慘叫聲:「悟空

自從益智登山王不留行
路上相逢途中
荊芥登山茯苓
一身茴香何日朝廷?」
孫大聖聞言呵呵冷笑:「師父不必心焦放心前進功到自然成。」師徒信步不覺紅輪西正是

九重天星辰
船隻七千州縣關門
四海
鐘鼓一輪明月滿乾坤
長老馬上遙觀山凹樓臺殿重重三藏:「徒弟此時天色壁廂樓閣不遠想必寺院我們那裡借宿明日。」行者:「師父不要看好如何。」大聖空中仔細觀看果然山門

八字磚牆紅粉兩邊
樓臺層層宮闕山中
如來殿朝陽大雄
宿霧三尊光榮
文殊伽藍彌勒殿大慈
紫雲
依依方丈禪堂處處
幽幽樂事道喜
參禪樂器
高臺曇花說法貝葉
正是三寶梵王
壁燈閃灼一行朦朧
孫大聖按下雲頭三藏:「師父果然寺院借宿我們去來。」

長老放開一直前來到了山門之外行者:「師父甚麼?」三藏:「馬蹄才然停住腳尖甚麼分曉。」行者:「老人家自幼方才經法文理然後唐王如何認得?」長老:「猢猻說話無知西太陽影射奈何塵垢朦朧所以未曾看見。」行者聞言灰塵:「師父請看。」乃是寶林寺」。行者法身:「師父進去借宿?」三藏:「進去你們嘴臉醜陋言語粗疏倘或衝撞本處僧人不容借宿。」行者:「如此師父進去不必多言。」

長老錫杖斗篷整衣合掌入山兩邊欄杆裡面一對金剛威儀

一個鐵面一個玲瓏左邊拳頭生鐵右邊手掌連環燦爛飄風西方真個供佛中間香火
三藏點頭長嘆:「東土有人泥胎這等大菩薩燒香供養弟子西天。」嘆息到了山門之內四大天王乃是持國多聞增長廣目東北西南風調雨順蓬蓬乃是大雄寶殿長老合掌皈依下拜起來後門之下觀音普度南海上都工巧那些出頭海水耍子長老點頭三五感嘆萬千聲道:「可憐鱗甲眾生拜佛為人何不修行?」

讚嘆三門走出一個道人道人三藏相貌稀奇丰姿上前施禮:「師父那裡?」三藏:「弟子東土大唐上西天拜佛天色宿。」道人:「師父不得這裡掃地勤勞道人裡面還有管家老師進去一聲出來不敢。」三藏:「累及。」

道人方丈報道:「老爺外面個人。」起身衣服毘盧袈裟開門迎接問道:「那裡?」道人手指:「正殿後邊不是一個人?」三藏光著一個穿二十五達摩足下拖泥帶水斜倚後門大怒:「道人豈不只有上來的士我方出來迎接這等和尚怎麼嘴臉不是誠實雲遊上僧今日借宿我們方丈打攪往前罷了怎麼?」抽身轉去

長老聞言滿眼垂淚:「可憐可憐弟子從小出家和尚不曾拜懺歹意不曾拋磚佛殿可憐不知那世天地今生不良。──和尚我們宿便罷了怎麼這等憊懶我們在前下去行者還好猴子進來鐵棒孤拐打斷。」長老:「也罷也罷常言:『禮樂。』進去一聲意下如何?」

師父方丈衣服氣呼呼那裡不知念經不知人家寫法桌案有些堆積唐僧不敢深入天井躬身叫道:「院主弟子問訊。」和尚有些不耐煩裡邊意思:「那裡?」三藏:「弟子乃東大唐上西天活佛經過宿明日天光院主方便方便。」起身:「唐三藏?」三藏:「不敢弟子便是。」:「既往西天取經怎麼不會?」三藏:「弟子不曾。」:「西只有遠近三十人家方便宿這裡不便不好你們。」三藏合掌:「院主古人:『寺院我方上人山門。』怎麼卻是?」叫道:「遊方和尚便是有些油嘴說話。」三藏:「何為油嘴?」:「古人:『老虎家家閉門雖然日前壞了。』」三藏:「怎麼日前壞了』?」:「行腳山門坐下我見一個個破鞋光頭赤腳襤褸方丈之上款待齋飯貪圖自在衣食思量起身年頭便也罷許多不公。」三藏:「甚麼不公?」:「

沿冷天向火窗櫺夏日
偷換蔓菁琉璃。」
三藏心中:「可憐弟子可是脊骨和尚?」待要和尚暗暗忍氣吞聲走出徒弟行者師父向前:「師父和尚?」唐僧:「不曾。」八戒:「一定不是怎麼還有?」行者:「?」唐僧:「不曾。」行者:「不曾不曾這般苦惱怎麼好道思鄉?」唐僧:「徒弟這裡不方便。」行者:「這裡道士?」唐僧:「有道只是和尚。」行者:「不濟但是和尚我們一般常言:『佛會有緣。』進去看看。」

行者頂上金箍束腰裙子執著鐵棒大雄寶殿三尊佛像:「泥塑內裡感應大唐聖僧西天拜佛求取真經今晚特來此處投宿趁早報名假若我等打碎金身本相泥土。」

大聖正在前邊叉子亂說一個道人行者一聲起來看見滾滾方丈報道:「老爺外面和尚。」:「道人一行說教往前下去甚麼再說二十。」道人:「老爺這個和尚那個和尚不同脊骨。」:「怎的模樣?」道人:「眼睛耳朵滿面雷公棍子咬牙狠狠。」:「出去。」

開門行者進來真個醜陋孤拐眼睛一個額頭獠牙往外螃蟹裡面在外和尚慌得方丈行者趕上撲的打破門扇:「趕早乾淨房子打掃一千睡覺。」道人:「原來說大話這般嘴臉這裡方丈佛殿鐘鼓不上三百一千睡覺那裡?」道人:「師父也是嚇破膽怎麼答應。」索索叫道:「借宿長老荒山不方便不敢別處宿。」

行者棍子變得粗細天井:「和尚不方便搬出去。」:「我們從小師父師父我輩我輩兒孫不知那裡勾當冒冒失失我們。」道人:「老爺十分尷尬搬出去也罷打進。」:「胡說我們老少眾人五百和尚那裡搬出去。」行者聽見:「和尚便一個出來打樣。」和尚叫道:「出去。」道人:「爺爺杠子我去打樣?」和尚:「『用軍一朝。』怎麼不出?」道人:「杠子倒下。」和尚:「要說天井夜晚走路記得一頭窟窿。」道人:「師父曉得這般出去甚麼?」自家裡面起來

行者聽見:「不得假若打殺一個師父行兇一個甚麼看看。」見方門外一個石獅子舉起乒乓一下亂麻和尚看見慌忙道人不住:「爺爺不得方便方便!」行者:「和尚多少和尚?」索索:「前後二百八十五共有五百度牒和尚。」行者:「五百和尚齊整穿長衣出去唐朝師父進來。」:「爺爺若是便進來。」行者:「趁早。」叫道:「就是便這些唐僧老爺爺。」

道人沒奈何性命不敢後邊出去正殿東邊打鼓西邊鐘鼓一齊驚動大小僧眾殿問道:「打鼓?」道人:「衣服老師排班出山門外迎接唐朝老爺。」和尚真個齊整出門迎接有的袈裟有的穿著一口鐘直裰十分沒有長衣在身行者看見:「和尚穿甚麼衣服?」和尚醜惡:「爺爺不要我們城中此間沒有裁縫自家。」

行者聞言暗笑眾僧出山門外跪下磕頭叫道:「老爺方丈。」八戒看見:「師父老大不濟進去淚汪汪師兄怎麼他們磕頭?」三藏:「這個好不常言:『惡人。』」唐僧他們磕頭禮拜不過意上前:「列位。」眾僧叩頭:「老爺徒弟方便不動杠子一個也罷。」唐僧:「悟空。」行者:「不曾打斷。」那些和尚卻才起身唐僧八戒沙僧一齊山門後面方丈坐下

眾僧卻又禮拜三藏:「院主再不行禮作踐貧僧佛門弟子。」:「老爺欽差和尚有失迎接荒山奈何不識老爺邂逅相逢動問老爺一路吃素我們好去。」三藏:「吃素。」:「徒弟這個爺爺。」行者:「我們吃素。」和尚:「爺爺這等吃素?」一個膽量和尚近前:「老爺既然吃素多少?」八戒:「家子和尚甚麼一家。」和尚便刷洗鍋灶安排茶飯明燈調管待唐僧

師徒罷了眾僧收拾三藏稱謝:「院主打攪寶山。」:「不敢不敢怠慢怠慢。」三藏:「師徒這裡安歇?」:「老爺不要和尚自有區處。」:「道人壁廂幾個使令?」道人:「師父。」吩咐:「你們兩個安排草料老爺幾個前面禪堂打掃乾淨鋪設床帳老爺安歇。」

那些道人聽命整頓齊備老爺師徒方丈禪堂門首那裡燈火光明行者草料道人草料禪堂裡面白馬道人出去三藏中間兩班五百和尚伺候不敢撤離三藏欠身:「列位貧僧自在。」眾僧決不退上前吩咐大眾:「老爺安置。」三藏:「就是安置。」眾人卻才

唐僧舉步出門小解明月當天:「徒弟。」行者八戒沙僧出來侍立皎潔深沉真是一輪大地分明口占古風長篇

當空山河十分
瓊樓玉宇滿銀盤爽氣
萬里此時皎潔今夜
渾如冰輪
寒窗山村老翁

庾亮袁宏
無力
處處白雪家家
何日相同故園
行者聞言近前答曰:「師父月色光華心懷故里不知先天三十散盡』。此時相交之間陽光初三初八上弦』。至今十五是以團圓』。十六二十二此時下弦』。三十』。先天我等二八九九成功那時見佛容易詩曰

之後平平氣象
歸來志心西天。」
長老聽說一時解悟明徹真言滿心歡喜稱謝了悟沙僧:「師兄中陽

水火有緣
爭競長江。」
長老正是

說破無生
八戒上前扯住長老:「師父亂講睡覺

不久團圓生來十全
吃飯肚子黏涎
伶俐
取經滿三塗搖頭上天。」
三藏:「也罷徒弟走路辛苦一念。」行者:「師父自幼出家和尚小時經文卻又唐王旨意上西天見佛求取大乘如今未完成未曾?」三藏:「長安朝朝跋涉日日奔波小時經文恐怕今夜溫習溫習。」行者:「這等我們。」長老禪堂鋪開默默正是

人煙
畢竟不知長老怎麼樣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