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五回 Chapter 4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五
大聖 猴王

大聖左手沙和尚右手豬八戒省悟在高處不言不語那些道士前後照看泥塑一般模樣大仙:「沒有歹人如何供獻?」鹿大仙:「勾當怎麼不見人形?」大仙:「師兄我們虔心敬意在此晝夜誦經前後朝廷名號斷然驚動天尊爺爺降臨受用這些供養從未我等告天懇求聖水金丹陛下不是長生我們?」大仙:「。」:「徒弟誦經一壁取法。」那些小道遵命兩班齊整一聲道德真經》。大仙法衣對面舞蹈朝上啟奏

稽首歸依仰望鄙俚道光寶殿御製供養通宵秉燭鎮日金丹聖水朝廷南山。」
八戒聞言心中忐忑行者:「我們不是東西走路禱祝怎麼答應?」行者開口叫聲:「晚輩我等蟠桃上來不曾金丹聖水改日。」那些大小道士聽見一個:「爺爺天尊好歹長生。」鹿大仙上前

微臣歸命俯仰自來國王敬重天大徹夜天尊垂念仰望聖水弟子延壽長生。」
沙僧行者默默:「禱告。」行者:「。」八戒寂寂:「那裡?」行者:「有時你們。」道士行者開言:「晚輩不須聖水你們苗裔容易。」聞言一齊俯伏叩頭:「天尊弟子恭敬弟子宣道國王玄門。」行者:「如此器皿。」道士一齊謝恩大仙一口殿鹿大仙安在供桌之上大仙花瓶中間行者:「你們殿格子不可天機聖水。」道一跪伏之下殿

行者起來花瓶豬八戒歡喜:「幾年兄弟這些不曾東西這個事兒。」衣服呂梁沙沙沙和尚依舊端坐:「聖水。」

那些道士推開格子磕頭禮拜謝恩總歸:「徒弟嘗嘗。」小道即便一個道士道士下口鹿大仙:「師兄好吃?」道士:「好吃有些𨢿。」大仙:「嘗嘗。」一口:「有些臊氣。」行者上面聽見識破:「手段索性。」

你好那個大唐僧眾奉旨西下降供養閑坐叩拜何以那裡甚麼聖水你們尿。」
道士攔住一齊掃帚石頭裡面行者左手沙僧右手八戒出門方丈不敢驚動師父

國王聚集兩班文武四百燈火光明靉靆

此時唐三藏醒來:「徒弟徒弟關文去來。」行者沙僧八戒起身穿衣服侍立左右:「上告師父國君那些道士言語差錯不肯關文我等護持師父。」唐僧大喜袈裟行者通關文牒悟淨缽盂悟能錫杖行囊馬匹交與寺僧看守黃門作禮姓名東土大唐取經和尚關文大使俯伏:「外面和尚東土大唐取經關文現在。」國王:「和尚尋死這裡尋死巡捕官員怎麼?」傍邊閃過太師啟奏:「東土大唐南贍部洲號曰中華大國到此萬里妖怪和尚一定有些法力西陛下看中放行善緣。」國王唐僧殿下師徒排列關文國王

國王展開黃門:「國師。」國王關文繡墩躬身迎接三藏回頭觀看大仙搖擺童兒兩班躬身不敢仰視殿國王不行國王:「國師未曾今日如何?」道士:「事奉和尚?」國王:「東土大唐西天取經關文。」三道鼓掌大笑:「原來這裡。」國王:「國師話說姓名國師使用太師中華善緣方才國師冒犯得罪?」道士:「陛下不知昨日東門打殺兩個徒弟五百車輛夜間闖進聖像毀壞偷吃御賜供養我等蒙蔽天尊下降聖水金丹陛下指望延壽長生小便我等我等一口滋味今日在此所謂冤家。」國王聞言發怒四眾

大聖合掌開言厲聲叫道:「陛下雷霆啟奏。」國王:「衝撞國師國師差謬?」行者:「昨日城外打殺兩個徒弟我等兩個和尚償命兩個去取車輛見證該死一個和尚。」國王:「?」行者:「東土乍來此處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裡小便當時捉住早晚害人天下假名無限怎麼陛下詳察。」國王本來昏亂行者決斷不定

疑惑之間黃門:「陛下門外許多。」國王:「?」殿四十朝上磕頭:「萬歲今年特來啟奏國師爺爺普濟黎民。」國王:「退。」謝恩國王:「唐朝僧眾為何當年僧人未嘗求得一點國師塗炭冒犯國師即時問罪姑且我國濟度萬民罪名關文西不過汝等示眾。」行者:「和尚曉得。」

國王見說打掃壇場一壁:「寡人觀看。」當時須臾上樓唐三藏隨著行者沙僧八戒侍立樓下三道國王樓上時間馬來:「壇場國師爺爺。」

大仙欠身拱手國王行者向前攔住:「先生那裡?」大仙:「。」行者:「自重正是地頭』。先生必須。」大仙:「甚麼?」行者:「不見功績。」國王聽見心中暗喜:「和尚說話有些筋節。」沙僧聽見暗笑:「不知一肚子筋節不曾出來。」大仙:「陛下自然。」行者:「雖然未曾相會那時彼此不成勾當開方行事。」大仙:「一聲二聲聲響四聲聲響。」行者:「不曾。」

大仙開步三藏隨後門外觀看那裡高臺左右二十八宿旗號頂上桌子一個香爐香煙靄靄兩邊燭臺上風爐邊一個金牌雷神名號底下滿清水水上楊柳楊柳一面上書雷霆左右五方使者名錄兩個道士伺候打樁後面許多道士那裡寫作文書正中人物使者土地

大仙走進謙遜上高傍邊小道一口寶劍大仙大仙執著寶劍咒語一道底下道士一個一道文書點火上面一聲半空悠悠豬八戒:「不好不好道士果然本事一下果然。」行者:「兄弟悄悄你們說話只管護持師父幹事去來。」

大聖毫毛:「!」變作一個行者唐僧手下真身元神趕到半空中:「那個?」婆婆布袋二郎上前施禮行者:「保護唐朝聖僧西天取經路過妖道怎麼道士有一些道士鬍子二十鐵棒。」婆婆:「不敢不敢。」風氣八戒忍不住:「先生退怎麼不見一些下來我們上去。」

道士撲的一下空中雲霧滿大聖當頭叫道:「那個?」童子郎君當面施禮行者前事雲霧太陽耀耀一天萬里八戒:「只好皇帝搪塞黎民真實本事兩個如何不見?」

道士心中焦躁寶劍解散頭髮念著下去南天門雷公行者行者前項:「你們怎麼志誠?」:「道士文書驚動玉帝玉帝旨意九天雷聲天尊我等奉旨前來雷電。」行者:「如此行事。」果然

道士愈加念咒下令半空中四海龍王一齊行者當頭喝道:「那裡?」上前施禮行者前項:「有勞未曾成功今日助力。」龍王:「遵命遵命。」行者順道:「前日令郎搭救師父。」龍王:「便大聖發落。」行者:「怎麼處治如今道士四聲輪到上去幹事不會列位。」:「大聖吩咐不從只是一個號令不然雷雨顯得大聖。」行者:「棍子。」雷公大驚:「爺爺我們棍子?」行者:「不是你們棍子就要。」婆婆二郎答應:「放風。」「棍子第二就要。」童子郎君:「。」「棍子第三就要雷鳴。」雷公:「奉承奉承。」「棍子第四就要。」龍王:「遵命遵命。」「棍子第五就要大日晴天違誤。」

吩咐按下雲頭毫毛上身那些人肉那裡曉得行者傍邊叫道:「先生四聲沒有風雲雷雨。」道士無奈不敢只得樓上見駕行者:「。」國王問道:「寡人這裡那裡四聲不見風雨?」道士:「今日龍神在家。」行者厲聲:「陛下龍神在家只是國師和尚。」國王:「寡人在此。」

行者抽身唐僧:「師父。」唐僧:「徒弟不會。」八戒:「了帳。」行者:「不會念經。」長老舉步上面定性默念多心》。馬來:「和尚怎麼?」行者高聲:「不用不用我們祈禱。」

行者老師經文耳朵取出鐵棒迎風長短粗細婆婆急忙皮袋二郎解放呼呼滿城看起來尋常不同

殿天邊紅日地下武將文官粉黛青絲嬪妃宰相展翅不敢黃門金魚損傷狼狽殿雲堂狂風君王父子相會沒人萬戶緊閉
正是狂風大作

行者神通

童子郎君童子郎君施法茫茫冉冉海上崑崙頃刻漫天須臾混沌不見
此時朦朧靉靆

行者

雷公雷公霹靂淅瀝東洋呼呼隱隱稻米萬物精神多少昆蟲君臣樓上心驚商賈膽怯
乒乓山崩滿城焚香家家行者高呼:「仔細忤逆不孝打死示眾。」越發起來

行者卻又鐵棒

號令乾坤銀漢海門天上銀河滾滾霎時波濤神龍長江
辰時午時前後裡外

國王傳旨:「十分禾苗。」樓下聽事策馬冒雨:「聖僧。」行者聞言霎時國王滿心歡喜文武:「和尚正是』。就是我國細雨下半便清爽怎麼和尚頃刻日出萬里?」

國王回鑾關文打發唐僧過去正用道士上前:「陛下和尚還是。」國王:「龍王在家不曾走上祈禱下來怎麼?」大仙:「文書龍王召請一時這個機會所以還是怎麼?」國王昏亂卻又疑惑未定

行者近前合掌:「陛下這些法術不成不得如今四海龍王現在空中未曾發放不敢退國師龍王現身就算功勞。」國王大喜:「寡人二十三皇帝不曾看見怎麼模樣法力不論就是不出。」道士怎麼那樣本事龍王見大在此不敢出頭道士:「我輩不能。」

大聖厲聲:「何在弟兄來看。」龍王本身半空中穿飛舞殿

變化練根軒昂崔巍隱顯飛揚不可隨時即便真龍祥瑞繽紛殿
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