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七回 Chapter 4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七
聖僧天水 

國王龍床泉湧不住行者上前高呼:「怎麼這等昏亂道士屍骸一個一個鹿一個羚羊不信骨頭來看那裡那樣骷髏同心到此氣數不敢下手氣數衰敗性命江山我等早來妖邪打發關文出去。」國王方才省悟文武:「死者果然鹿油鍋聖僧不可。」國王:「既是這等感謝聖僧今日,」:「太師聖僧明日大開祿安排素淨筵宴酬謝。」安歇

次日五更時候國王聚集傳旨:「出招四門張掛。」一壁廂筵宴門外三藏赴宴不在話下

和尚個個欣然孫大聖交納毫毛謝恩長老國王關文皇后嬪妃兩班文武朝門那些和尚跪拜口稱:「齊天大聖爺爺我等沙灘僧人爺爺掃除妖孽救拔我等出榜特來交納毫毛天恩。」行者:「汝等幾何?」僧人:「五百半個不少。」行者毫毛君臣僧俗說道:「這些和尚車輛運轉雙關穿兩個妖道也是打死今日妖邪方知禪門有道向後再不胡為三教歸一養育人才江山。」國王感謝不盡唐僧

慇懃三藏努力修持一元不覺天氣一日天色唐僧勒馬:「徒弟何處安身?」行者:「師父出家人在家人的話。」三藏:「在家人怎麼出家人怎麼?」行者:「在家人這時候溫床自在睡覺我等出家人那裡能夠便是宿。」八戒:「哥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著重著實難走須要去處一覺精神明日不然?」行者:「月光有人。」師徒沒奈何只得隨行往前

多時滔滔八戒:「來到盡頭。」沙僧:「擋住。」唐僧:「怎生?」八戒:「深淺何如。」三藏:「悟能淺深如何?」八戒:「一個鵝卵石當中若是水泡若是骨都都。」行者:「試試看。」一塊石頭骨都都泛起魚津下水:「深深不得!」唐僧:「深淺不知多少寬闊。」八戒:「這個不知不知。」行者:「看看。」大聖空中定睛觀看

洋洋浩浩
華岳百川


茫然無邊
雲頭河邊:「師父不得火眼金睛白日千里曉得夜裡三五百里如今看不見寬闊?」

三藏大驚不能聲音哽咽:「徒弟這等?」沙僧:「師父水邊可不是個人?」行者:「扳罾漁人去來。」鐵棒面前不是一面石碑篆文下邊天河」,八百亙古行人」。行者:「師父來看。」三藏看見:「徒弟當年長安西天知道妖魔阻隔山水。」

八戒:「師父那裡聲音人家我們齋飯渡口明日過去。」三藏馬上果然:「不是道家樂器僧家舉事我等去來。」行者在前一行那裡正路沙灘望見人家住處約摸五百

通路處處柴扉家家宿喉舌無聲渡口燈火人煙半空皎月忽聞一陣卻是西
三藏下馬頭上一家門外幢幡內裡燈燭香煙馥郁三藏:「悟空此處山凹河邊卻是不同人間屋簷可以放心門首告求招呼汝等假若撒潑汝等醜陋卻倒無住。」行者:「有理師父我們在此。」

長老斗笠光著錫杖來到人家門外三藏不敢片時裡面走出一個老者著數阿彌陀佛徑自關門慌得長老合掌:「施主貧僧問訊。」老者還禮:「和尚遲了。」三藏:「怎麼?」老者:「無物早來舍下齋僧盡飽吃飯白布銅錢怎麼這時候?」三藏躬身:「施主貧僧不是。」老者:「?」三藏:「東土大唐欽差西天取經天色府上特來宿天明。」老者搖手:「和尚出家人誑語東土大唐這裡五萬四千這等單身如何來得?」三藏:「施主見得還有開路保護貧僧得到。」老者:「既有徒弟何不?」:「舍下安歇。」三藏回頭叫聲:「徒弟這裡。」

行者本來性急八戒生來粗魯沙僧莽撞個人師父招呼不問好歹一陣風進去老者看見跌倒在地:「妖怪妖怪。」三藏攙起:「施主不是妖怪徒弟。」老者戰兢兢:「這般師父怎麼這樣徒弟。」三藏:「雖然相貌卻倒降龍伏虎。」老者不信唐僧慢走

兇頑闖入丟下行李中原幾個和尚念經八戒喝道:「和尚甚麼?」那些和尚聽見一聲忽然

觀看外來人耳朵
聲響
行者沙僧容貌醜陋
廳堂眾僧無人不害怕
闍黎念經教行
佛像丟下
一齊散光
門限何曾
葫蘆
好道大笑
兄弟人見那些跌跌爬爬哈哈大笑那些悚懼磕頭性命

三藏老者走上廳堂燈火全無嘻嘻哈哈唐僧:「潑物十分不善朝朝教誨日日叮嚀古人:『而後不善?』汝等這般撒潑之類走進不知高低施主念經人家好事壞了不是?」他們不敢老者徒弟回頭作禮:「老爺大事大事才然佛事。」八戒:「既是了帳擺出滿酒飯我們睡覺。」老者:「掌燈掌燈。」家裡大驚小怪:「念經許多香燭如何掌燈?」幾個僮僕出來這裡黑洞洞即便點火燈籠八戒沙僧慌得火把抽身:「妖怪妖怪!」

行者拿起火把燈燭交椅唐僧上面兄弟老者在前裡面走出一個老者拐杖:「甚麼邪魔黑夜?」前面老者起身屏門:「哥哥不是邪魔乃東大唐取經羅漢徒弟相貌果然相惡。」老者方才放下拄杖行禮面前:「。」幾個僮僕戰戰兢兢不敢

八戒忍不住問道:「老者兩邊怎的?」老者:「他們侍奉老爺。」八戒:「幾個?」老者:「個人。」八戒:「個人那個?」老者:「。」八戒:「白面師父只消一個人雷公只消兩個晦氣個人二十個人。」老者:「這等。」八戒:「將就看得過。」老者:「有人有人。」七大四十出來

和尚老者講話眾人方才不怕上面唐僧兩邊前面老者果品菜蔬然後米飯齊整長老舉起齋經》。一則有些二來有些那裡唐僧白米撲的丟下了了傍邊小的:「這位老爺算計饅頭怎的衣服?」八戒:「不曾。」小的:「不曾怎麼?」八戒:「兒子便說謊分明不信。」小的八戒丟下了了僮僕:「爺爺磨磚喉嚨著實。」唐僧未完然後卻才一齊吃齋不論米飯果品:「。」漸漸不見行者叫道:「賢弟強似山凹將就也好。」八戒:「嘴臉常言:『齋僧不如活埋。」行者:「。」二老躬身:「老爺白日不怕大肚子長老百十只是五斗米素食幾個眾僧不期列位眾僧不曾盡數供奉列位。」八戒:「。」

三藏:「施主?」老者:「。」三藏合掌:「貧僧。」老者:「老爺?」三藏:「俗家請問適才甚麼?」八戒:「師父怎的豈不知道必然青苗平安。」老者:「不是不是。」三藏:「端的為何?」老者:「。」八戒:「公公眼力我們扯謊架橋大王怎麼謊話和尚豈不只有那裡家人不曾?」

行者聞言暗喜:「。──老公公怎麼叫做』?」欠身:「你等取經怎麼正路這裡?」行者:「正路擋住不能特來借宿。」老者:「你們水邊甚麼?」行者:「一面石碑上書天河三字八百亙古十字。」老者:「上岸走走碑記只有靈感大王不曾?」行者:「公公說說何為靈感?」兩個老者一齊垂淚:「老爺大王

感應一方廟宇威靈千里黎民
年年慶雲。」
行者:「慶雲也是好意思這等煩惱?」老者一聲:「老爺

雖則還有縱然慈惠傷人
童男不是昭彰正直。」
行者:「童男?」老者:「正是。」行者:「想必輪到?」老者:「今年舍下我們這裡百家人家居住此處喚做大王一次祭賽一個童男一個童女供獻我們風調雨順祭賽。」行者:「府上令郎?」老者:「可憐可憐甚麼令郎我等這個舍弟老拙叫做今年六十三今年五十八兒女上都艱難五十兒子親友沒奈何今年取名喚做。」八戒:「怎麼叫做?」老者:「兒女艱難齋僧一本帳目那裡使三兩那裡使好用三十黃金三十所以喚做。」行者:「那個兒子?」老者:「舍弟個兒也是今年取名喚做。」行者:「?」老者:「供養關聖爺爺求得這個兒子兄弟年歲兩個人種不期輪次我家祭賽所以不敢故此父子孩兒超生道場。」

三藏聞言不住:「正是古人:『黃梅不落老天。』」行者:「老公公府上多大家當?」二老:「頗有水田五十七十草場九十黃牛二三二十無數舍下不著陳糧穿不了衣服財產得數。」行者:「這等家業起來。」老者:「?」行者:「既有家私怎麼捨得親生兒女祭賽五十銀子一個童男一百銀子一個童女不過二百可就留下自己兒女後代不是?」二老:「老爺不知道大王靈感我們人家行走。」行者:「行走你們看見甚麼嘴臉幾多長短?」二老:「不見一陣大王爺爺滿焚香老少望風下拜我們人家知道年月記得只要親生兒女他方受用不要二三就是幾千這般一模一樣同年兒女。」

行者:「原來這等也罷也罷令郎出來看看。」裡面保兒小孩兒死活果子跳舞耍子行者默默咒語搖身一變變作保兒一般模樣兩個孩兒著手跳舞老者慌忙唐僧:「老爺不當人子不當人子。」老者:「這位老爺才然說話怎麼變作一般模樣一聲我們年壽本相本相。」行者本相老者面前:「老爺原來這樣本事。」行者:「兒子?」老者:「果然一般嘴臉一般聲音一般衣服一般長短。」行者:「細看一般輕重?」老者一般。」行者:「這等祭賽?」老者:「。」

行者:「這個孩兒性命留下香煙後代我去祭賽大王。」磕頭:「老爺果若慈悲白銀一千老爺盤纏西天。」行者:「不謝?」老者:「沒了。」行者:「怎的沒了?」老者:「大王。」行者:「?」老者:「好道。」行者:「任從天命造化祭賽。」

只管磕頭五百磕頭只是屏門痛哭行者上前扯住:「老大這不不謝捨不得女兒?」跪下:「捨不得老爺盛情侄子只是老拙就是之後痛切怎麼捨得?」行者:「五斗米整治素菜師父變作女兒兄弟祭賽索性陰騭兩個兒女性命如何?」

八戒心中大驚:「哥哥精神不管死活就要攀扯。」行者:「賢弟常言:『。』你我進門怎麼人家患難?」八戒:「變化事情不會。」行者:「三十六變化怎麼不會?」三藏:「悟能師兄常言:『七級浮屠。』一則感謝二來陰德兄弟去來。」八戒:「師父的話石頭水牛小女幾分。」

行者:「老大令愛來看。」裡邊孩兒到了一家子妻妾大小不分內外出來磕頭禮拜孩兒性命女兒頭上一個八寶身上穿官綠緞子棋盤披風腰間大紅腳下蝦蟆穿果子行者:「八戒這就女孩兒我們祭賽。」八戒:「這般小巧俊秀?」行者:「。」八戒:「哥哥不要。」

咒語把頭:「!」真個過頭女孩兒面目只是肚子行者:「。」八戒:「不過奈何?」行者:「丫頭和尚身子這等怎生。」一口仙氣果然即時身子孩兒一般便:「老者令郎令愛進去不要一會兄弟躲懶走進果子不可大王一時知覺耍子。」

大聖吩咐沙僧保護唐僧:「變作八戒變作。」停當:「怎麼供獻還是剁碎?」八戒:「哥哥這個手段。」老者:「不敢不敢只是兩個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