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八回 Chapter 4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八
風飄大雪 拜佛

話說行者八戒嚷嚷靈感童男設在上首行者回頭看見供桌香花蠟燭正面一個金字牌位靈感大王」,別的神像停當一齊朝上叩頭:「大王爺爺今年今日供獻童男童女奉上大王享用保佑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紙馬不題

八戒見人行者:「我們。」行者:「那裡?」八戒:「睡覺。」行者:「願心。」八戒:「不是便怎麼祭賽?」行者:「為人一定大王全始全終不然貽害。」

正說呼呼八戒:「不好那話兒。」行者:「莫言答應。」頃刻間門外一個妖邪怎生模樣

燦爛
明星鋸齒
足下煙霞飄蕩身邊霧靄
陣陣陰風層層煞氣
捲簾猶如大門
怪物攔住問道:「今年祭祀?」行者笑吟吟:「。」心中疑似:「童男膽大言談伶俐供養受用一聲言語死人怎麼今日童男善能應對?」怪物不敢:「童男名字?」行者:「童男童女。」怪物:「祭賽上年如今供獻。」行者:「不敢抗拒自在受用。」怪物聽說不敢動手攔住喝道:「頂嘴常年童男今年童女。」八戒:「大王照舊不要吃壞例子。」

不容分說放開八戒撲的跳下本相釘鈀劈手怪物往前一聲八戒:「。」行者本相原來大小兩個魚鱗:「趕上。」空中怪物赴會不曾兵器空手雲端問道:「和尚到此香火壞了名聲?」行者:「潑物原來不知我等乃東大唐聖僧三藏欽差西天取經徒弟邪魔靈感年年童男祭賽我等慈悲拯救生靈潑物趁早兩個童男這裡幾年大王多少男女一個個死罪。」聞言八戒釘鈀未曾一陣狂風天河

行者:「不消河中明日設法師父。」八戒桌面一齊此時長老沙和尚家兄正在天井三藏問道:「悟空祭賽何如?」行者河中一遍二老十分歡喜打掃廂房安排床鋪師徒就寢不題

回歸宮中默默無言大小問道:「大王每年回來歡喜怎麼今日煩惱?」怪道:「常年汝等受用今日不曾造化一個對頭幾乎性命。」水族:「大王那個?」怪道:「一個東土大唐聖僧徒弟西天拜佛男女現出本相險些性命一向得人唐三藏修行好人一塊延壽長生不期手下這般徒弟壞了名聲香火有心唐僧只怕不得能夠。」

水族上一個怪物拜拜:「大王唐僧難處不知捉住?」怪道:「合同用力唐僧兄妹。」拜謝:「大王呼風喚雨神通勢力不知降雪?」怪道:「。」:「降雪不知結冰?」怪道:「。」鼓掌:「如此。」怪道:「。」:「今夜三更天氣大王不必遲疑趁早作法一陣一陣大雪天河盡皆凍結我等善變變作幾個人形在於路口背包推車不住上行唐僧取經看見如此斷然大王河心迸裂徒弟一齊墜落。」聞言滿心歡喜:「。」出水長空不題

說唐長老師徒在陳將近師徒八戒打戰不得叫道:「師兄。」行者:「出家人寒暑怎麼?」三藏:「徒弟果然就是

暖氣袖手此時敗葉不見樵子王孫征人皮襖貂裘蒲團渾身戰抖。」
師徒不得起來穿衣服開門外面白茫茫原來下雪行者:「怪道你們卻是這般大雪。」觀看

彤雲彤雲朔風凜凜大雪紛紛真個須臾頃刻羽毛吳楚江水壓倒東南便退三百果然滿天飛那裡東郭不見蘇武只是村舍萬里江山柳絮柳絮蓑衣舍下蒼頭灑灑飄飄蕩蕩滾滾隨風疊層道路陣陣穿颼颼冷氣豐年祥瑞人間好事
紛紛灑灑綿

師徒多時家老兩個僮僕開道兩個洗面須臾炭火廂房師徒長老問道:「施主時令不知可分春夏秋冬?」:「此間雖是僻地風俗人物不同至於牲畜不分四時?」三藏:「四時怎麼如今這般大雪這般寒冷?」:「此時雖是七月昨日白露就是八月這裡常年八月霜雪。」三藏:「東土不同那裡冬節。」

僮僕來安桌子之後須臾平地三藏心焦垂淚:「老爺放心憂慮舍下頗有糧食供養老爺半生。」三藏:「施主不知貧僧當年恩賜旨意大駕唐王御手問道:『幾時?』貧僧不知山川順口:『只消可取回國。』年頭見佛妖魔兇狠所以焦慮今日有緣潭府昨夜略施報答指望船隻渡河不期大雪道路迷漫不知幾時故土。」:「老爺放心正是日子那裡老拙傾家處置老爺。」

請進多時相繼三藏豐盛再四不安:「可以家常相待。」:「老爺救命逐日。」

此後大雪有人行走三藏不快打掃花園散悶八戒:「老兒算計二三花園這等大雪賞玩?」行者:「不知自然幽靜一則二來師父。」:「正是正是。」邀請

風光山頭養魚池山頭削尖養魚池芙蓉木槿秋海棠全然壓倒臘梅牡丹亭海榴丹桂鵝毛堆積處處黃菊無數那裡一個火盆炭火上下交椅溫溫鋪設
卻是

七賢過關層巒蘇武使玉樹不盡真個可堪蓬壺
眾人良久坐下取經:「列位老爺飲酒?」三藏:「貧僧。」老大:「果品列位。」僮僕兩個

不覺天色街上行人:「冷天天河。」三藏聞言:「悟空我們怎生?」:「河邊淺水凍結。」行人:「八百一般路口有人。」三藏聽說有人就要:「老爺今日明日。」依然廂房

次日八戒起來:「師兄今夜想必。」三藏朝天禮拜:「大神弟子一向西虔心拜佛歷山一聲報怨至於皇天河水弟子空心竭誠酬答。」禮拜悟淨:「融冰老拙這裡。」沙僧:「不是不是口說無憑耳聞不如眼見師父看看。」:「有理。」:「小的我們馬來唐僧老爺。」

跟隨行人徑河邊來看真個

破曉江湖朔風凜凜池魚塞外征夫果然冰山東方自信果然光武深淵重疊皎潔陸路
三藏一行到了河邊勒馬觀看真個路口有人行走三藏問道:「施主那些那裡?」:「那邊西做買賣這邊那邊那邊這邊所以不顧死生常年五七十數飄洋如今河道捨命步行。」三藏:「世間名利弟子奉旨只是幾何?」:「悟空施主收拾行囊馬匹西方。」行者笑吟吟答應

沙僧:「師父常言:『。』託賴府上化凍。」三藏:「悟淨怎麼這等愚見若是二月一日一日可以此時八月一日一日如何便解凍半載行程?」

八戒跳下馬來:「你們且休多少厚薄。」行者:「前夜如今冰凍怎生?」八戒:「師兄不知釘鈀一下假若就是不敢不動便是如何不行?」三藏:「正是有理。」拽步走上河邊雙手盡力撲的一聲生疼:「去得去得。」

三藏聞言十分歡喜收拾走路兩個老者不住只得安排乾糧燒餅一家子磕頭禮拜盤子散碎金銀面前:「老爺途中。」三藏擺手搖頭只是不受:「貧僧出家人財帛途中不敢取出只是化齋度日正事乾糧。」二老再三央求行者指尖唐僧:「師父二老。」

相向河邊馬蹄險些三藏下馬沙僧:「師父難行。」八戒:「老官稻草。」行者:「稻草?」八戒:「那裡得知稻草馬蹄方才師父。」岸上人家稻草唐僧上岸下馬八戒草包然後

河邊遠近八戒錫杖唐僧:「師父馬上。」行者:「奸詐錫杖如何師父?」八戒:「不曾走過冰凌不曉得凡是冰凍之上倘或下去落水一個大鍋如何上來須是如此。」行者暗笑:「倒是積年。」果然長老錫杖行者鐵棒沙僧降妖八戒行李釘鈀師徒放心前進一直乾糧卻又不敢星月光華冰凍白茫茫奔走果然馬不停蹄師徒合眼天明乾糧西

底下一聲險些白馬三藏大驚:「徒弟怎麼這般?」八戒:「結實或者中間。」三藏聞言策馬前進不題

妖邪自從回歸在於等候多時馬蹄底下神通冰凍慌得孫大聖上空白馬盡皆脫下

妖邪三藏捉住厲聲:「何在?」施禮:「大王不敢不敢。」妖邪:「何出此言?『一言駟馬難追。』聽從唐僧兄妹今日妙計唐僧前言?」:「小的案桌磨快和尚剖腹剝皮一壁廂樂器延壽長生。」:「大王且休徒弟吵鬧然後剖開大王歌舞奉上大王從容自在享用不好?」唐僧使一個中間不題

八戒沙僧行囊白馬身上分開水路湧浪行者半空中看見問道:「師父何在?」八戒:「師父到底如今找尋上岸區處。」原來八戒元帥當年掌管天河水兵大眾沙和尚流沙河內出身白馬西海故此水性大聖空中指引須臾回轉馬匹衣裳大聖雲頭一同有人二老:「取經老爺如今。」兄弟出門衣裳:「老爺我等不肯只要這樣怎麼不見三藏老爺?」八戒:「叫做三藏改名叫做到底。」二老垂淚:「可憐可憐堅執不從性命。」行者:「老兒替古人耽憂師父不死長命知道靈感大王算計放心我們漿漿衣服關文草料白馬弟兄救出師父索性剪草除根除了後患庶幾永遠安生。」聞言滿心歡喜安排

兄弟飽餐一頓馬匹行囊交與看守兵器河邊正是

本性脫漏周全
畢竟不知怎麼唐僧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