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四回 Chapter 5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四
法性西 煙花

話說三藏師徒村舍人家西不上四十西國界唐僧馬上:「悟空前面城池相近市井上人喧嘩西汝等須要仔細謹慎規矩放蕩情懷紊亂法門。」聞言

未盡那裡長裙不分老少盡是婦女正在街上四眾一齊鼓掌呵呵整容歡笑:「人種人種。」慌得三藏勒馬難行須臾塞滿街道笑語八戒:「。」行者:「拿出嘴臉便是。」八戒真個把頭豎起蒲扇蓮蓬一聲那些婦女們跌跌爬爬詩曰

聖僧拜佛西國內
工商漁樵耕牧紅妝
滿人種
不是悟能醜相煙花圍困苦難
恐懼不敢上前一個個搖頭戰戰兢兢唐僧孫大聖出醜開路沙僧𡤫維持八戒耳朵

一行前進市井上房齊整鋪面軒昂一般酒肆茶房角樓通貨師徒轉彎女官侍立高聲叫道:「使不可城門簿放行。」三藏聞言下馬觀看衙門上書三字長老:「悟空村舍人家傳言。」沙僧:「二哥?」八戒:「泉水打下怎的?」三藏回頭吩咐:「悟能。」上前女官作禮

女官引路他們正廳坐下手下盡是梳頭穿衣之類少頃女官欠身問曰:「使?」行者:「我等乃東大唐欽差上西天拜佛師父便是唐王御弟號曰唐三藏徒弟孫悟空兩個師弟豬悟能沙悟淨一行隨身通關文牒放行。」女官執筆下來叩頭:「老爺恕罪驛丞不知老爺。」起身即令安排:「爺爺一時進城啟奏倒換關文打發老爺西。」三藏欣然不題

且說驛丞衣冠城中黃門:「驛丞有事見駕。」黃門即時啟奏降旨殿問曰:「驛丞?」驛丞:「微臣東土大唐御弟唐三藏徒弟孫悟空豬悟能沙悟淨上西天拜佛取經特來啟奏主公倒換關文放行?」女王滿心歡喜文武:「寡人夢見光明乃是今日。」女官:「主公見得今日?」女王:「東土男人唐朝御弟我國混沌開闢累代帝王不曾男人至此唐王御弟下降天賜寡人御弟陰陽配合生子不是今日?」女官稱揚無不歡悅

驛丞:「主公萬代傳家只是御弟兇惡不成相貌。」女王:「御弟怎生模樣徒弟怎生?」驛丞:「御弟相貌堂堂丰姿英俊天朝男兒中華人物卻是形容相貌。」女王:「如此徒弟倒換關文打發西天留下御弟何不?」:「主公只是匹配不可自古:『姻緣配合紅葉月老夫妻。』」女王:「就著當駕太師驛丞御弟許可寡人迎接。」太師驛丞

三藏師徒齋飯見外:「當駕太師我們。」三藏:「太師卻是?」八戒:「女王我們。」行者:「不是就是說。」三藏:「悟空假如強逼成親怎麼?」行者:「師父只管自有處治。」

不了女官長老下拜長老一一還禮:「貧僧出家人大人下拜?」太師見長相貌軒昂心中暗喜:「我國實有造化這個男子。」起來侍立左右:「御弟爺爺萬千。」三藏:「出家人從何?」太師躬身:「此處西國中自來男子御弟爺爺降臨旨意特來。」三藏:「善哉善哉貧僧隻身來到兒女不知大人那個親事?」驛丞:「啟奏十分歡喜來得夢見光明御弟中華男兒御弟爺爺南面稱孤帝后傳旨太師故此特來親事。」三藏聞言低頭不語太師:「大丈夫不可錯過天下世上御弟。」長老

八戒叫道:「太師國王師父得道羅漢決不倒換關文打發西在此如何?」太師聞說膽戰心驚不敢回話驛丞:「雖是形容醜陋。」八戒:「不通常言:『簸箕世上男兒?』」行者:「師父尊意可行媒妁工夫。」

三藏:「悟空怎麼說好?」行者:「這裡也好自古千里姻緣那裡這般相應?」三藏:「徒弟我們這裡貪圖富貴西天取經壞了大唐?」太師:「御弟微臣不敢旨意御弟徒弟筵宴倒換關文西天取經。」行者:「太師有理我等不必情願留下師父關文打發我們西取經回來到此盤纏大唐。」太師驛丞行者作禮:「多謝老師玉成。」八戒:「太師切莫既然我們許諾安排我們如何?」太師:「擺設筵宴。」驛丞太師歡天喜地不題

說唐長老扯住行者:「怎麼說出這般在此你們西天拜佛不敢如此。」行者:「師父放心豈不性情只是到此不得不將計就計。」三藏:「怎麼叫做將計就計?」行者:「使法兒便不肯倒換關文我們走路倘或惡心喝令多人甚麼我等一定要使出降魔神通我們手腳器械動手打殺雖然我等不是怪物妖精還是國人平素慈悲路上打殺無限平人不善。」三藏聽說:「悟空最善進去要行夫婦元陽敗壞佛家德行真精墜落本教人身?」行者:「今日親事一定皇帝不要推辭龍車寶殿坐下女王取出御寶印信我們兄弟通關文牒女王花押交付我們一壁廂筵宴女王我們送行筵宴我們回來女王配合君臣歡悅阻擋城外龍車沙僧伺候左右白馬使定身法兒君臣不能我們大路只管西行晝夜君臣甦醒一則性命二來元神叫做豈非一舉兩全?」三藏聞言稱謝不盡:「深感高見。」四眾同心合意商量不題

太師驛丞不等入朝白玉:「主公魚水之歡。」女王珠簾龍床笑盈盈問曰:「御弟怎麼?」太師:「等到拜見御弟御弟還有推托幸虧徒弟師父稱帝倒換關文打發西取得到此拜認盤費大唐。」女王:「御弟?」太師:「御弟只是徒弟。」

女王聞言傳旨祿一壁廂大駕迎接夫君女官打掃宮殿鋪設火速安排流星整備西雖是婦女輿不亞中華

𩡏異香氤氳瑞氣金魚玉佩女排鴛鴦掌扇鑾駕翡翠珠簾笙歌無邊喜氣五色旌旗此地自來合巹女王今日
多時大駕有人三藏師徒:「到了。」三藏聞言整衣女王捲簾:「唐朝御弟?」太師:「門外香案穿便是。」女王蛾眉仔細觀看果然非凡

丰姿相貌軒昂口四滿一身不俗妙齡風流西窈窕
女王看到不覺展放櫻桃小口:「大唐御弟?」三藏聞言羞答答不敢

豬八戒觀看女王真個

翠羽桃花秋波湛湛妖嬈春筍纖纖嬌媚姿珠翠光輝甚麼美貌果然西施柳腰鳴金移動嫦娥到此九天仙子如斯非凡誠然王母瑤池
看到好處忍不住心頭鹿一時間便似雪獅子向火不覺

女王走近前來扯住三藏叫道:「御弟哥哥上龍同上寶殿匹配夫婦去來。」長老戰兢兢站不住行者:「師父不必倒換關文我們取經。」長老不敢行者不住落下行者:「師父切莫煩惱這般富貴不受怎麼?」三藏奈何只得依從眼淚歡容移步近前

素手龍車喜孜孜夫妻長老惶惶拜佛一個洞房花燭一個西靈山世尊真情聖僧假意真情指望和諧聖僧假意情意元神一個恨不得白晝伉儷一個女色思量即時網上和會豈料唐僧有心
那些文武主公長老並肩一個個撥轉儀從城中孫大聖沙僧行李白馬大駕後邊同行豬八戒往前亂跑:「自在現成這個不成這個不成喜酒。」儀從引導女官一個個:「主公一個喜酒。」長老叫道:「御弟哥哥那個高徒?」三藏:「第二徒弟寬大一生要圖須是安排酒食可行。」:「祿安排筵宴?」女官:「葷素兩樣。」女王:「怎麼兩樣?」女官:「唐朝御弟高徒平素吃齋葷素兩樣。」女王卻又笑吟吟長老:「御弟哥哥吃素?」三藏:「貧僧吃素但是未曾戒酒徒弟。」

未了太師啟奏:「吉日良辰御弟爺爺成親明日黃道御弟爺爺寶殿年號即位。」女王大喜長老攜手龍車

風飄仙樂樓臺閶闔中間
大開藹藹皇宮
麒麟殿孔雀
亭閣崢嶸玉堂
之下笙歌紅粉正中排設盛宴左邊上首素筵右邊上首路盡女王袍袖指尖便來安行者近前:「師徒吃素師父左手左右兄弟。」太師:「正是正是師徒父子不可並肩。」女官連忙調女王一一弟兄行者唐僧眼色教師回禮三藏下來女王安席那些文武朝上拜謝皇恩兩邊音樂

八戒好歹放開肚子不管甚麼米飯蒸餅蘑菇香蕈木耳黃花菜石花菜紫菜蔓菁芋頭山藥黃精罄盡五七:「拿大各人幹事。」沙僧問道:「筵席?」:「古人:『。』我們如今取經去取走路走路只管貪杯誤事打發關文正是將軍不下各自前程。」女王聞說近侍連忙幾個鸚鵡鸕鶿玻璃水晶蓬萊琥珀滿玉液漿果然

三藏欠身女王合掌:「陛下寶殿倒換關文。」女王長老筵宴寶殿長老即位三藏:「不可不可太師明日黃道貧僧即位今日關文打發。」女王龍床交椅龍床左手唐僧徒弟通關文牒大聖便沙僧解開包袱取出關文大聖關文雙手女王細看一番大唐皇帝寶印烏雞女王嬌滴滴笑語:「御弟哥哥?」三藏:「俗家法名玄奘唐王認為御弟賜姓。」女王:「關文如何沒有高徒?」三藏:「不是唐朝人物。」女王:「不是唐朝人物為何?」三藏:「徒弟東勝神洲國人第二西人氏第三流沙人氏罪犯南海觀世音菩薩解脫皈依將功折罪情願保護上西天取經途中故此法名。」女王:「法名?」三藏:「陛下尊意。」女王即令墨筆之後孫悟空豬悟能沙悟淨人名卻才取出端正正印花押下去孫大聖沙僧包裹停當

女王龍床行者:「路費早上西天汝等取經回來寡人還有。」行者:「我們出家人不受金銀途中自有。」女王不受取出行者:「汝等行色匆匆裁製不及路上衣服。」行者:「出家人穿不得自有布衣。」女王不受:「。」八戒聽說便包袱之間行者:「兄弟行李沉重氣力?」八戒:「那裡知道只消了帳。」合掌謝恩

三藏:「陛下相同貧僧他們好生西回來陛下榮華。」女王不知便傳旨三藏西滿城中都淨水真香一則女王鑾駕二來御弟盡是多時大駕西之外

行者八戒沙僧同心合意結束整齊輿厲聲叫道:「女王不必我等就此拜別。」長老龍車女王拱手:「陛下貧僧取經。」女王聞言大驚失色扯住唐僧:「御弟哥哥明日即位之后喜筵如何卻又變卦?」八戒聽說發起耳朵:「我們和尚骷髏夫妻師父走路。」女王撒潑魂飛魄散之中沙僧三藏人叢上馬

閃出一個女子喝道:「御弟那裡風月去來。」沙僧:「無知!」劈頭女子旋風一聲唐僧無影無蹤不知下落何處正是

煙花風月
畢竟不知女子老師性命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