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一回 Chapter 6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一
豬八戒助力魔王 孫行者調芭蕉扇

牛魔王趕上孫大聖肩膊芭蕉扇怡顏悅色魔王大驚:「猢猻原來運用方法當面索取定然倘若十萬八千里不遂唐僧大路上等徒弟豬精徒弟當年妖怪變作豬精模樣猢猻得意不詳。」魔王七十二武藝大聖一般只是身子寶劍咒語搖身一變變作八戒一般嘴臉當面大聖叫道:「師兄。」

大聖果然歡喜古人得勝貓兒意思八戒模樣便叫道:「兄弟那裡?」牛魔王:「師父許久牛魔王手段不過難得寶貝來迎。」行者:「不必費心得了。」牛王問道:「怎麼?」行者:「百十不分勝負亂石潭底飲酒變作螃蟹模樣芭蕉羅剎女女子結了夫妻設法將來。」牛王:「卻是哥哥勞碌太甚扇子。」孫大聖真假不及扇子

原來牛王扇子根本接過不知甚麼依然現出開言:「猢猻認得?」行者心中自悔:「不是。」一聲跌足高呼:「逐年眼睛。」鐵棒劈頭便魔王使扇子一下不知大聖先前蟭蟟羅剎女不覺嚥下所以五臟怎麼再也不動牛王寶貝入口雙手兩個半空中

孫大聖牛王芭蕉扇相逢粗心大聖大膽牛王一個金箍棒無情一個雙刃大聖牛王不良咬牙氣昂昂天地鬼神這個:「無知?」那個:「共相。」那個:「女真該死官司有罪。」伶俐天聖兇頑大力一心只要不待商量努力有些見閻王
且不說兩個唐僧在途一則火氣二來心焦口渴火焰山地道:「牛魔王法力如何?」土地:「牛王神通法力無邊正是孫大聖敵手。」三藏:「悟空走路往常二千一霎時便怎麼如今一日牛王。」:「悟能悟淨兩個一個師兄倘或用力相助求得扇子煩躁早早趕路。」八戒:「今日只是認得雷山。」土地:「認得捲簾將軍師父做伴去來。」三藏大喜:「有勞。」

八戒抖擻精神直裰土地雲霧東方狂風滾滾八戒按住雲頭原來孫行者牛王廝殺土地:「不上怎的?」釘鈀厲聲叫道:「師兄。」行者:「多少大事。」八戒:「師父來迎不得山路商議良久土地故此如何大事?」行者:「不是十分無禮羅剎扇子變作模樣口稱一時歡悅扇子在此所以大事。」八戒聞言大怒釘鈀當面:「遭瘟變作祖宗模樣師兄使兄弟不睦?」沒頭沒臉使釘鈀

牛王一則行者一日則是八戒釘鈀兇猛架不住敗陣火焰山土地當面擋住:「大力住手唐三藏西天取經三界通知十方擁護芭蕉扇火焰不然上天罪愆。」牛王:「土地察理番番無道恨不得囫圇化作大便怎麼寶貝?」

不了八戒趕上:「拿出性命。」牛王只得回頭使寶劍八戒孫大聖相幫那裡

作怪得道自來釘鈀寶劍鐵棒為主土神助力相爭運籌耕地金錢心不在焉胡亂兵刃好意金箍棒因由不光一天悠悠
魔王奮勇爭強不分上下天明前面雷山洞口土地驚動公主丫鬟那裡守門小妖:「我家爺爺昨日雷公漢子一個和尚火焰山土地廝殺。」公主外護大小頭目助力前後百十一個個賣弄精神:「大王爺爺我等奶奶特來助力。」牛王大喜:「來得來得。」一齊上前八戒措手不及敗陣大聖跳出重圍四散奔走得勝緊閉不題

行者:「昨日申時前後直到今夜未定輸贏兩個接力如此半日不見小妖卻又緊閉不出奈何?」八戒:「哥哥昨日巳時師父怎麼申時時辰那裡?」行者:「頃刻山上一個女子問訊原來就是愛妾公主使鐵棒牛王一會交手一個時辰有人赴宴亂石潭底變作一個螃蟹消息牛王模樣芭蕉羅剎女扇子出門試演試演方法扇子只是不會變做嘴臉故此耽擱時辰。」

八戒:「正是俗語:『大海豆腐──。』如今難得扇子如何師父回去。」土地:「大聖懈怠就是不成修行之類古語:『行不由徑。』豈可師父正路眼巴巴你們成功。」行者:「正是正是土地有理我們正要

輸贏手段
西方對頭牛王
正好源流相持
清涼火焰打破
滿極樂大家龍華。」
八戒便努力慇懃

牛王會不會

下生和氣
芭蕉焰火消除
晝夜離苦趕赴盂蘭。」
兩個土地一齊上前使釘鈀鐵棒乒乓前門粉碎外護頭目戰戰兢兢闖入裡邊報道:「大王孫悟空率眾打破前門。」牛王公主其事懊恨孫行者聽說打破前門十分發怒披掛裡邊出來:「猢猻多大個人這等上門撒潑打破門扇?」八戒近前:「剝皮人物那個大小不要。」牛王喝道:「這個不見怎的上來。」行者:「不知好歹昨日兄弟今日就是仇人仔細。」牛王奮勇英雄廝混

釘鈀鐵棒犧牲遍滿法力使鐵棒英雄出奇兵器叮噹響遮攔為首奪魁分解上下兩個:「如何芭蕉扇?」一個:「未報敲門驚疑。」這個:「仔細如意棒。」那個:「好生躲避九孔淋漓。」不怕威猛高擎見機翻雲覆雨來往發揮拚命惡念相持架子高低兄弟努力單身卯時辰時束手
百十八戒發起仗著行者神通牛王架不住敗陣回頭土地攔住喝道:「大力那裡? 吾等在此。」不得抽身八戒行者趕來慌得盔甲搖身一變變做天鵝

行者看見:「八戒。」漠然不知土地不能一個個西雷山前後行者:「空中不是?」八戒:「那是天鵝。」行者:「正是。」土地:「如此怎麼?」行者:「兩個打進盡情窩巢絕了歸路變化。」八戒土地攻破不題

大聖金箍棒念咒搖身一變變作一個海東青下來天鵝身上頸項牛王孫行者變化急忙變作海東青行者變作一個專一牛王識得變作白鶴一聲向南行者翎毛變作丹鳳一聲白鶴不敢妄動下山變作行者認得落下變作魔王手腳變作金錢花斑行者著風把頭變作霹靂復轉牛王變作一個人放開行者變作長蛇竹筍鼻子

牛王嘻嘻現出大白峻嶺閃光鐵塔利刃長短八百高下行者叫道:「猢猻如今?」行者抽出金箍棒:「!」長得身高萬丈泰山日月門扇鐵棒牛王使真個驚天動地詩曰

高一奇巧用力
火山烈焰必須清涼
矢志元老留情掃蕩
和睦五行歸正西方
兩個神通半山過往虛空一切揭諦六甲十八伽藍圍困魔王魔王公然一頭西一頭光耀耀往來抵觸森森左右孫大聖當面眾多四面牛王就地便芭蕉行者眾多隨後魔王闖入閉門不出水泄不通

上門攻打八戒土地嚷嚷行者問曰:「事體如何?」八戒:「娘子原來鹿盡皆洞府放火土地還有住居這裡掃蕩。」行者:「賢弟可喜可喜變化未曾得勝變做不大法天身量抵觸之間下降圍困多時復原走進。」八戒:「可是芭蕉?」行者:「正是正是羅剎女正在此間。」八戒:「既是這般怎麼打進扇子停留兩口兒?」

抖擻威風一聲一邊慌得女童:「爺爺不知前門壞了。」牛王進去噓噓告訴羅剎女孫行者扇子心中大怒扇子羅剎女羅剎女滿眼垂淚:「大王扇子猢猻退。」牛王:「夫人去來。」披掛寶劍走出八戒使劈頭便八戒向後倒退出門大聖當頭狂風洞府山上相持眾多四面圍繞土地左右攻擊

世界乾坤颯颯陰風砂石巍巍怒氣海波全身懷恨齊天大聖功績當年故人八戒扇子護法牛王雙手停息精神天地日光
牛王拚命捐軀五十不住五臺山神通廣大金剛喝道:「那裡釋迦牟尼佛天羅地網至此。」正說隨後大聖八戒趕來魔王轉身向南峨眉山清涼法力無量金剛擋住喝道:「在此正要。」牛王心慌抽身便逢著須彌山毘盧沙門大力金剛喝道:「如來密令捕獲。」牛王悚然退向西崑崙山金剛喝道:「西天佛老在此?」

心驚膽戰不及四面八方真個羅網不能正在倉惶之際行者趕來駕雲便李天王哪吒太子魚肚藥叉空中叫道:「玉帝旨意特來。」牛王搖身一變變做大白使天王天王使隨後孫行者哪吒太子厲聲:「大聖衣甲在身不能父子昨日見佛如來玉帝唐僧火焰山孫大聖牛魔王玉帝傳旨助力。」行者:「神通變作這等身軀怎奈?」太子:「大聖。」

太子一聲:「!」變得三頭六臂飛身牛王使斬妖頸項不覺牛頭天王卻才行者相見牛王腔子一個金光哪吒一個一連十數隨即長出十數個頭哪吒取出火輪便牛王張狂搖頭擺尾變化脫身托塔天王照妖鏡不動逃生:「情願歸順佛家。」哪吒:「身命扇子出來。」牛王:「扇子。」

哪吒見說頸項鼻頭穿鼻孔孫行者會聚四大金剛六甲伽藍托塔天王八戒土地簇擁芭蕉洞口叫道:「夫人扇子出來性命。」羅剎釵環青絲道姑穿縞素比丘雙手長短芭蕉扇走出金剛眾聖天王父子慌忙在地下磕頭禮拜:「菩薩夫妻奉承叔叔成功。」行者近前大眾祥雲

三藏沙僧一會一會盼望行者許久何等憂慮祥雲滿空滿地飄飄行將長老害怕:「悟淨壁廂?」沙僧認得:「師父那是四大金剛揭諦六甲伽藍過往牽牛哪吒太子李天王大師執著芭蕉扇二師土地隨後其餘護衛。」三藏聽說毘盧穿袈裟悟淨眾聖稱謝:「弟子列位。」四大金剛:「聖僧十分行將吾等竭力修持須臾怠惰。」三藏叩頭身受

孫大聖執著扇子氣力火焰山平平寂寂行者喜喜歡歡習習清風第三滿天細雨詩曰

火焰山八百火光大地聲名
不清
芭蕉雨露神功
牽牛水火相聯
此時三藏清心四眾皈依金剛寶山六甲升空保護過往四散天王太子牽牛佛地本山土地羅剎女伺候

行者:「羅剎走路在此?」羅剎:「大聖扇子。」八戒喝道:「潑賤人不知高低饒了性命甚麼扇子我們不會點心許多精神力氣回去。」羅剎再拜:「大聖倜儻我等成人只是歸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