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二回 Chapter 6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二
 修身

十二不得百刻十萬八千縱火
水火調停五行聯絡陰陽和合跨鶴瀛洲
臨江》,唐三藏師徒四眾水火本性清涼不一八百師徒散誕逍遙向西正值時序

處處林木陰陽下降天氣上升不見池沼懸崖
四眾多時城池相近唐僧勒住徒弟:「悟空樓閣崢嶸甚麼去處?」行者觀看乃是城池真個

形勢虎踞金城華蓋玉石黃金賢明真個都會天府萬里千年蠻夷元聖潔淨輦路酒肆歌聲喜氣未央宮外長應許朝陽
行者:「師父城池帝王。」八戒:「天下府城縣城怎麼帝王?」行者:「不知帝王不同四面十數百十樓臺高聳雲霧繽紛帝京邦國何以壯麗?」沙僧:「哥哥識得帝王喚做甚麼名色?」行者:「無牌何以城中詢問可知。」

長老策馬須臾下馬進門觀看衣冠人物豪華十數和尚一個個沿著實藍縷不堪三藏:「兔死狐悲。」:「悟空上前一聲為何這等遭罪?」行者:「和尚?」眾僧跪倒:「爺爺我等金光和尚。」行者:「金光坐落何方?」眾僧:「就是。」行者唐僧問道:「怎生。」眾僧:「爺爺不知你們我等有些不敢在此奉告荒山苦楚。」長老:「也是我們寺中仔細詢問緣由。」

山門金字:「金光」。師徒觀看

殿香燈凌雲養性滿地落花蛛網多彩講座不見禪堂淒涼歎息寂寞無窮香爐事事
三藏心酸不住眼中眾僧枷鎖正殿推開長老殿拜佛長老殿奉上後面方丈和尚三藏不忍

方丈眾僧叩頭問道:「列位老爺像貌不一可是東土大唐?」行者:「和尚未卜先知我們正是怎麼認得?」眾僧:「爺爺我等未卜先知只是無處分明只是驚動天神昨日夜間各人東土大唐聖僧我等性命冤苦今日老爺這般異像認得。」

三藏聞言大喜:「這裡地方冤屈?」眾僧:「爺爺祭賽西去處當年四夷朝貢高昌西西年年進貢美玉明珠駿馬這裡不動干戈征討那裡自然。」三藏:「國王有道文武賢良。」眾僧:「爺爺不良國君不是有道金光自來寶塔祥雲籠罩高升霞光萬里有人四國無不故此以為天府四夷朝貢只是之前孟秋朔日夜半子時血雨天明家家害怕公卿國王不知天公當時延請道士和尚曉得黃金寶外國來朝征伐僧人寶貝所以祥雲外國不朝昏君察理那些僧眾千般拷打追求當時這裡三輩和尚拷打不過如今我輩問罪枷鎖老爺我等盜取爺爺大慈大悲施法拯救我等性命。」

三藏聞言點頭:「暗昧一則朝廷二來汝等既然血雨寶塔那時何不受苦?」眾僧:「爺爺我等凡人天意前輩我等如何?」三藏:「悟空今日時分?」行者:「申時前後。」三藏:「倒換關文奈何眾僧不得明白難以當時長安法門寺西方燒香拜佛今日至此僧人寶塔笤帚沐浴上去污穢何如放光何如端的解救他們苦難。」

這些枷鎖和尚聽說連忙廚房八戒:「爺爺打開柱子和尚安排齋飯老爺沐浴我等上街笤帚老爺。」八戒:「開鎖不用老爺開鎖積年。」行者真個近前使解鎖退落和尚鍋灶安排茶飯三藏師徒漸漸枷鎖和尚笤帚進來三藏

正說一個和尚洗澡此時滿天星月光樓上更鼓正是

萬家燈火
戶牖閉門
耕犁
樵夫學子
三藏沐浴穿足下手裡笤帚眾僧:「你等去來。」行者:「血雨惡物一則風寒伴侶差池同上如何?」三藏:「。」大殿琉璃:「弟子玄奘東土大唐靈山參見如來取經祭賽金光寶塔國王上下弟子竭誠威靈原因凡夫冤屈。」行者自下真是

崢嶸突兀凌空喚做五色琉璃塔千金舍利穿出籠寶瓶影射天邊海上穿造就浮屠遠眺可觀千里層層琉璃步步白玉積垢飛蟲心裡香煙窗櫺面前蛛網中間僧人落空三藏發心管教舊時
唐僧一層一層如此第七二更時分長老困倦行者:「坐下。」三藏:「多少?」行者:「十三。」長老勞倦:「本願。」:「悟空下來。」行者抖擻精神登上第十一霎時第十二頂上有人言語行者:「這早晚三更時分怎麼有人頂上言語斷乎看看。」

猴王輕輕笤帚衣服前門雲頭觀看第十三心裡兩個妖精面前那裡猜拳行者使神通笤帚金箍棒攔住喝道:「怪物寶貝原來。」兩個怪物起身行者鐵棒攔住:「打死沒人供狀。」逼將掙扎:「饒命饒命我事自有寶貝那裡。」行者使過來拿下第十報道:「師父寶貝。」三藏忽聞:「那裡拿來?」行者怪物面前跪下:「頂上猜拳耍子頂上攔住未曾著力打死沒人供狀故此輕輕師父可取那裡妖精寶貝在於何處。」

怪物戰戰兢兢饒命」,:「兩個亂石龍王叫做奔波叫做一個女兒喚做公主公主花容月貌二十人才一個駙馬喚做駙馬神通廣大前年龍王大法一陣血雨寶塔中的舍利子佛寶公主天上殿王母娘娘靈芝潭底金光晝夜光明近日孫悟空西天取經神通廣大沿路專一不是所以這些時常我等還有孫悟空到時準備。」行者聞言嘻嘻冷笑:「孽畜這等無禮怪道前日牛魔王那裡赴會原來結交不良。」

未了八戒和尚兩個燈籠走上:「師父睡覺這裡甚麼?」行者:「師弟來正寶貝乃是兩個小妖探聽我等消息卻才。」八戒:「叫做甚麼名字甚麼妖精?」行者:「才然一個叫做奔波一個叫做一個一個。」八戒:「既是妖精打死?」行者:「不知好去皇帝講話。」真個一家一個:「饒命。」八戒:「正要冤屈和尚。」

和尚喜喜歡歡燈籠長老一個眾僧:「我們青天寶貝妖怪爺爺將來。」行者:「拿鐵穿琵琶這裡汝等看守我們睡覺明日理會。」那些和尚緊緊三藏

不覺長老:「悟空倒換關文去來。」長老穿袈裟毘盧整束威儀拽步前進行者綿直裰關文八戒:「怎麼不帶兩個?」行者:「我們自有。」朝門不盡朱雀黃龍三藏大使作禮:「大人貧僧東土大唐西天取經倒換關文。」黃門通報前奏:「外面兩個僧人南贍部洲東土唐朝西方拜佛倒換關文。」

國王聞言傳旨長老行者文武百官行者無不驚怕有的和尚有的雷公和尚個個悚然不敢久視長老舞蹈大聖著手公然不動長老啟奏:「南贍部洲東土大唐西方天竺國大求取真經不敢隨身關文驗方。」國王聞言大喜傳旨唐朝聖僧金鑾殿繡墩長老獨自殿關文然後謝恩

國王關文一遍心中喜悅:「大唐高僧路途遙遠拜佛取經寡人這裡和尚專心只是。」三藏聞言合掌:「見得?」國王:「寡人乃是西域常有四夷朝貢皆因國內金光黃金寶光彩沖天本寺其中無有光彩外國來朝寡人心痛。」三藏合掌:「萬歲,『千里貧僧昨晚天府進城十數金光冤屈本寺僧人貧僧入夜。」國王大喜:「安在?」三藏:「金光。」

國王金牌:「錦衣衛金光寡人。」三藏:「萬歲錦衣衛。」國王:「高徒那裡?」三藏手指:「便是。」國王大驚:「聖僧如此丰姿高徒怎麼這等像貌?」孫大聖聽見厲聲叫道:「陛下,『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丰姿如何?」國王聞言:「聖僧這裡人材只要。」當駕車蓋錦衣衛好生聖僧去取當駕一乘錦衣衛校尉行者大四金光自此驚動滿城百姓無處來看聖僧

八戒沙僧喝道國王差官出迎原來行者當面:「哥哥得了本身。」行者八戒:「怎麼得了本身?」八戒:「不是猴王職分得了本身。」行者:「取笑。」兩個妖物國王沙僧:「哥哥小弟。」行者:「在此看守行李馬匹。」枷鎖僧道:「爺爺承受皇恩我們在此看守。」行者:「如此我去國王。」八戒一個沙僧一個孫大聖依舊擺開兩個妖怪當朝

須臾白玉國王:「。」國王下降龍床唐僧文武目視一個一個大肚雖然能行大抵變成人像國王問曰:「何方妖精幾年國土寶貝共有多少喚做甚麼名字一一。」朝上跪下血淋淋不知疼痛:「之外七月初一龍王許多親戚住居本國東南此處百十亂石妖嬈美色一個駙馬神通無敵珍奇龍王血雨舍利如今照耀龍宮黑夜白日公主寂寂密密王母靈芝寶物兩個不是龍王小卒今夜。」國王:「如何自家名字?」怪道:「喚做奔波喚做奔波。」國王錦衣衛好生收監傳旨:「金光眾僧枷鎖祿麒麟殿聖僧聖僧。」

祿即時葷素兩樣筵席國王唐僧四眾麒麟殿問道:「聖僧尊號?」唐僧合掌:「貧僧俗家法名玄奘賜姓三藏。」國王:「聖僧高徒?」三藏:「第一孫悟空第二豬悟能第三沙悟淨南海觀世音菩薩名字貧僧貧僧悟空叫做行者悟能叫做八戒悟淨叫做和尚。」國王三藏孫行者豬八戒沙和尚素菜前面國王百十文武坐定國王三藏不敢飲酒安席下邊乃是八戒放開真個之類罄盡少頃毫不不辭筵席午後

三藏盛宴國王留住:「聖僧。」祿:「聖僧。」三藏:「貧僧就此就擒妖怪。」國王不肯一定國王:「聖僧出師降妖?」三藏:「徒弟孫悟空。」大聖拱手應承國王:「長老多少人馬幾時?」八戒忍不住高聲叫道:「那裡甚麼人馬那裡甚麼時辰如今酒醉師兄手到擒來。」三藏:「八戒一向!」行者:「如此沙僧保護師父兩個去來。」國王:「長老不用人馬兵器?」八戒:「家的兵器我們不得弟兄自有隨身器械。」國王聞說長老送行孫大聖:「錦衣衛兩個小妖拿來我們。」國王傳旨即時提出兩個小妖風頭使東南

君臣才識師徒聖僧
畢竟不知如何擒獲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