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四回 Chapter 6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四
荊棘悟能努力 三藏

國王唐三藏師徒金玉分毫不受穿衣服鞋襪乾糧通關文牒鑾駕文武滿城百姓寺僧四眾二十國王眾人二十寺僧六十有的同上西天有的修行行者不肯回去手段毫毛四十:「!」變作斑斕猛虎攔住踴躍眾僧不敢前進大聖師父策馬時間眾僧放聲大哭:「老爺我等不肯我們。」

眾僧啼哭師徒四眾走上大路收回毫毛一直西正是時序正好逍遙行路頂上三藏勒馬觀看荊棘道路痕跡左右唐僧:「徒弟?」行者:「怎麼不得?」:「徒弟荊棘伏地你們如何乘馬?」八戒:「打緊使分開荊棘騎馬過去。」三藏:「有力長遠不知多少遠近許多精神?」行者:「不須商量看看。」半空一望無際

遠天夾道密密攀扯芬芳遙望不知蒙蒙茸茸鬱鬱蒼蒼風聲索索中間還有更多聯絡無端為人荊棘西方荊棘
行者多時雲頭按下:「師父去處。」三藏:「多少?」行者:「一望無際千里。」三藏大驚:「?」沙僧:「師父我們荊棘過去。」八戒:「引火如今正是怎麼?」行者:「就是。」三藏:「得度?」八戒:「得度。」

咒語:「!」二十高下身軀:「!」三十長短開步雙手使荊棘左右:「師父。」三藏策馬隨後沙僧行李行者使鐵棒撥開一日未曾住手百十一塊路上荊棘」;十四荊棘八百古來」。八戒:「兩句:『八戒西方。』」三藏欣然:「徒弟我們在此明日。」八戒:「師父天色我等連夜開路。」長老只得相從

八戒上前努力師徒不住馬不停蹄一日一夜卻又天色前面蓬蓬颯颯空地中間乃是之外三藏徒弟

寒流
白鶴歲月春秋
餘音
不通閑花
行者:「不宜。」沙僧:「師兄無人怪獸?」不了一陣陰風一個老者身穿拐杖芒鞋跟著一個獠牙赤身使頭頂麵餅跪下:「大聖荊棘土地大聖到此接待奉上老師八百無人充饑。」八戒歡喜上前欲取不知行者端詳一聲:「不是好人得無甚麼土地。」老者化作一陣陰風一聲長老飄飄蕩蕩不知大聖八戒沙僧失色白馬兄弟遠望下落前後找尋

老者使長老煙霞之前輕輕放下攜手:「聖僧我等不是歹人荊棘十八會友消遣情懷。」長老定性睜眼仔細觀看

仙境人家
正好修煉
翠巖
天臺華岳
隱逸
朦朧
三藏月明得人:「十八聖僧。」長老觀看乃是老者一個姿第二婆娑第三虛心面貌衣服相同三藏作禮長老:「弟子德行列位?」十八:「一向聖僧等待多時如果珠玉足見禪機。」三藏躬身:「尊號?」十八公道:「姿凌空虛心老拙號曰。」三藏:「幾何?」公道

四時
鬱鬱重重霜雪
自幼能耐正直
宿非凡森森。」
凌空

風霜高幹
雨滴
長生受命
蒼蒼仙鄉。」


虛度千秋
冷淡霜雪風流

天然情性仙遊。」
十八

千年有餘自如
雨露生成乾坤造化
四時灑落
博弈調講道。」
三藏稱謝:「高壽高年得道?」:「過獎過獎深山聖僧妙齡幾何?」三藏合掌躬身答曰

四十年前
逃生落水隨波金山
養性懈怠誠心拜佛
皇上西。」
稱道:「聖僧娘胎佛教果然從小修行中正之上我等大教指教一二生平。」長老聞言不成滌慮脫俗夫人難得中土正法莫大至德妙道六根六識掃除菩提不生無餘包羅聖凡元始鉗鎚牟尼手段發揮涅槃必須了悟一點靈光保護放開烈焰婆娑法界縱橫顯露幽微玄關大覺有緣有志。」側耳無邊喜悅一個稽首皈依躬身拜謝:「聖僧禪機。」

:「須要定心大覺無生我等不同。」三藏:「非常體用合一如何不同?」:「我等生來堅實體用比爾不同天地生身雨露風霜消磨日月枝節執持梵語中國求證西方草鞋不知甚麼石獅子心肝徹骨參禪妄求佛果荊棘葛藤謎語君子接引規模如何必須檢點前面生涯竹籃汲水鐵樹靈寶歸來上龍。」三藏聞言叩頭拜謝十八公用攙扶凌空哈哈:「分明漏泄聖僧不可我等月明不為講論修持逍遙放蕩襟懷。」:「何如?」

長老欠身觀看」。赤身使茯苓奉上唐僧三藏驚疑不敢便一齊享用三藏三藏留心偷看那裡玲瓏光彩一般

流出
滿座雅致半點塵埃
長老仙境以為得意十分歡喜忍不住一句

。」


更新。」
公道

錦繡。」
凌空

奇珍。」


六朝繁華。」
三藏:「弟子一時所謂班門弄斧』。清新飄逸。」:「聖僧不必出家人全始全終既有。」三藏:「弟子不能十八。」:「你好心腸如何不肯結果慳吝珠璣道理。」三藏只得

未熟瀟灑滿腔。」
十八公道:「瀟灑滿腔』!」公道:「深知所以只管咀嚼何不?」十八不辭:「頂針

榮華。」
凌空:「頂針

婆娑福壽。」
頂針

西。」
頂針

。」
長老:「真是陽春白雪浩氣弟子不才兩句。」公道:「聖僧不必我等勉強。」三藏無已只得一律

西法王傳揚
詩壇寶樹花蓮
竿頭進步十方世界
莊嚴極樂門前道場。」
讚揚十八公道:「老拙無能大膽攙越。」

孤高椿
百丈千年琥珀
乾坤生氣風雨
。」
公道:「有力老拙。」

姿宿大器

長廊殿
元日。」
凌空:「天心老拙不可。」

帝王太清
尋常
凜然千古九泉
凌雲婆娑群芳豔麗。」
:「三公高雅清淡正是放開錦繡我身三公茅塞頓開無已打油。」詩曰

聖王渭川

自來從此
去世知音亙古翰墨。」
三藏:「高情深沉不知何處弟子不能久留尋訪無窮指示歸路。」:「聖僧我等也是月明高徒一定相會。」

之外兩個青衣女童燈籠一個仙女仙女進門相見仙女模樣

姿翡翠胭脂眼光蛾眉五色裙子穿天臺當年
欠身問道:「?」女子:「在此特來。」十八唐僧:「在此?」三藏躬身不敢言語女子:「。」兩個女童一個白鐵黃銅茶壺女子三藏然後自取

凌空:「為何?」女子方才欠身問道:「請教一二如何?」:「我等鄙俚聖僧盛唐可嘉。」女子:「。」長老女子滿面春風:「不才不當不可勉強一律如何?」朗吟

武王孔子
寒食
姿
年年。」
人人:「清雅包含春意姿』!『姿』!」女子:「惶恐惶恐聖僧珠玉如何?」唐僧不敢答應女子見愛軋軋低聲:「待要人生光景幾何?」十八公道:「聖僧豈可不見不知。」公道:「聖僧有名決不行事如此舉措我等罪過人名壞人遠達有意十八凌空何不?」

三藏顏色起來叫道:「汝等一類怪物當時玄談如今怎麼美人貧僧道理?」三藏發怒一個再不赤身使暴躁:「和尚姐姐那些不好他人姿不必女工怎麼推辭錯過如果不可。」三藏大驚失色他們怎麼亂講只是不從使:「和尚我們好言聽從若是我們發起和尚不得老婆不得為人一世?」長老金石堅執不從暗想:「徒弟不知那裡!」一聲不住眼中女子身邊取出一個:「煩惱去來。」長老一聲吆喝起身那些天明

那裡叫聲:「師父師父方言?」原來大聖八戒沙僧不曾穿西八百荊棘西唐僧吆喝一聲長老出門叫聲:「悟空這裡。」使女子女童不見

須臾八戒沙僧:「師父怎麼得到?」三藏行者:「徒弟多累你們昨日晚間那個老者言說土地到此攜手走入老者聖僧』。一個言談清雅吟詩夜半時候一個美貌女子燈火這裡』。我相欲求配偶省悟不從立誓不肯你們天明二來還是忽然不見。」行者:「不曾名字?」三藏:「老者喚做十八第二第三凌空第四女子。」八戒:「在於何處?」三藏:「去向不知。」

師父三字三藏:「正是。」行者仔細原來那邊還有臘梅丹桂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