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六回 Chapter 6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六
毒手 彌勒妖魔

孫大聖無計可施祥雲南贍部洲武當山參請魔天解釋三藏八戒沙僧天兵半空停止不一望見祖師仙境輕輕雲頭定睛觀看好去

東南中天芙蓉巍峨九江百越太虛三十六千萬進香樓閣青鳥幢幡名山宇宙仙境空虛梅花滿馴鹿近人白鶴雲棲丹鳳向陽金闕仁慈治世
上帝祖師國王善勝皇后日光懷胎十四開皇元年甲辰三月初一午時降誕王宮爺爺

勇猛神靈
王位修行
父母皇宮
入定在此山中
功完行滿白日飛昇
玉皇真武
玄虛
六合
不成

孫大聖仙境景致早來一天天門三天太和祥光瑞氣之間簇擁五百上前:「?」大聖:「齊天大聖孫悟空。」聽說祖師殿太和行者作禮:「事奉。」:「?」行者:「唐僧西天取經西西天妖魔師父山門揭諦比丘聖僧排列以為真佛身才防閑裡面纖毫揭諦玉帝欽差二十八宿下界打碎驚醒怪物之間一個白布二十八宿五方揭諦盡皆脫逃星辰唐僧找尋衣缽驚醒天兵拿出知道依然無計可施特來助力。」祖師:「當年北方統攝真武天下妖邪玉帝跣足神龜雷神獅子猛獸東北方妖氛元始天尊今日武當山安逸太和殿一向乾坤奈何南贍部洲蘆洲妖魔潛蹤大聖下降不得不只是上界無有旨意不敢干戈假若玉帝十分大聖人情西路上妖邪不為五大神龍助力管教妖精。」

行者拜謝祖師龍神精銳復轉西不一到了按下雲頭山門

大王聚眾閣下:「孫行者不知何方。」不了前門小妖報道:「行者幾個門外。」妖魔:「怎麼之類卻是何方來者?」隨即披掛走出山門:「汝等龍神仙境?」將相崢嶸精神抖擻喝道:「武當山太和混元教主魔天之前五位龍神齊天大聖天尊到此妖精唐僧星等出來不然灰燼。」聞言心中大怒:「畜生法力大言不要。」使刀劍孫大聖使鐵棒隨後

行者佛像行者龍神生水妖怪動刀奉旨西行者在後光明彩電霓虹這個那個金箍棒隨意響聲爆竹叮噹音韻水火怪物刀兵精靈鬼神正當勝處妖魔
行者妖魔半個時辰妖精行者心驚叫道:「列位仔細。」龍神不知甚麼仔細一個個停住近前抵擋妖精一聲孫大聖顧不得逃脫龍神包子妖精得勝在地不題

大聖落下雲頭山巔之上懊恨:「怪物十分利害。」不覺合著一般有人叫道:「大聖早上求救師父性命須臾。」行者起來原來是日功曹行者喝道:「一向貪圖點卯今日孤拐解悶。」功曹慌忙施禮:「大聖人間我等菩薩我等暗中護佑唐僧土地不敢左右是以不得參見怎麼?」行者:「既是保護如今揭諦伽藍妖精何方罪苦?」功曹:「師父師弟寶殿星辰在地之間受罪大聖消息卻才妖精神龍在地方知大聖特來大聖大聖勞倦千萬求救。」

行者聞言不覺功曹:「如今上天臨海菩薩原由如來真武聖眾求救奈何?」功曹:「大聖想起精兵斷然適才大聖南贍部洲南贍部洲盱眙那裡大聖國師菩薩神通廣大手下一個徒弟太子還有四大昔年降伏水母娘娘施恩相助。」行者:「保護師父。」

行者直奔盱眙不一好去

近江淮水通海西山頂崢嶸山凹嵯峨怪石百般果品應時花枝往來歸去上邊龜山香煙玻璃八仙花園白雲此間
大聖不盡淮河之內大聖禪寺山門殿宇軒昂長廊寶塔崢嶸真是

仰視碧空
上下宇宙東西
天樂
宿淮水無窮
行者直至國師菩薩早已太子出門相見行者:「唐僧西天取經路上那裡假充佛祖師父真偽下拜幸虧星辰救出打碎一個天神揭諦伽藍師父師弟盡皆進去武當山天上救援包子弟子無依菩薩威力水母神通妙用弟子師父取得中國智慧般若波羅。」國師王道:「今日佛教興隆理當初夏淮水大聖即興我去空生助力收伏。」

行者稱謝太子駕雲西天直至太子使四大孫大聖上前小妖鼓噪出道:「猢猻何人?」不了太子指揮上前喝道:「妖精認得我等在此?」王道:「小將助力?」太子:「大聖國師菩薩弟子四大。」:「孩兒武藝到此輕薄?」太子:「武藝

祖居西流沙沙國
自幼一身疾苦華蓋
長生分相藥方
丹砂退修行不為
容顏少年
趕赴龍華會佛堂
伏虎鎮山
浮屠靜海舍利
緇衣
如今靜樂大地揚名!」
聽說微微冷笑:「太子國家國師菩薩甚麼長生不老只好淮河怎麼聽信孫行者長生?」

聞言心中大怒當面便四大孫大聖使鐵棒上前妖精公然

太子悟空使金箍棒齊心圍繞其實神通分毫左右狂風惡氣混茫那個有意思本事這個專心拜佛取經馳騁張狂雲霧三光不良多時三乘無上

爭戰多時不分勝負妖精行者:「列位仔細。」太子不知仔細一聲四大太子進去只是行者預先知覺得勝在地不題

行者空中閉門按下祥光西山坡悲啼:「師父

自從禪林菩薩
西大道相同輔助
平坦豈料崔巍怪物
百計千方西枉勞。」
大聖正當悽慘西南彩雲滿山頭大雨繽紛有人叫道:「悟空認得?」行者那個人

方面滿身
一腔春意喜盈盈兩眼秋波蕩蕩
飄然福氣芒鞋灑落精神
極樂第一南無彌勒和尚
行者連忙下拜:「佛祖那裡弟子迴避。」佛祖:「妖怪。」行者:「老爺盛德怪物何處不知甚麼寶貝老爺指示指示。」佛祖:「面前一個童兒三月元始看守寶貝後天袋子俗名喚做人種』。。」行者聽說一聲:「和尚童兒稱佛陷害未免家法。」彌勒:「一則走失人口則是師徒魔障未完故此百靈下界應該受難。」

行者:「妖精神通廣大兵器何以?」彌勒:「山坡草庵瓜果在此交戰不許別的變做一個怎麼在內那時回去。」行者:「怎麼認得怎麼?」彌勒:「治世慧眼高明豈不認得變作不肯一個法術。」行者:「斷然是以法術?」彌勒:「伸手。」行者左手過去彌勒右手食指在行一個拳頭妖精當面放手

行者欣然領教鐵棒直至山門叫道:「妖魔爺爺又來了出來上下。」小妖問道:「多少?」小妖:「別無一個。」:「無處求人斷然送命。」結束整齊寶貝走出叫道:「孫悟空不得了。」行者:「怪物怎麼不得?」王道:「我見無處求人獨自支持如今甚麼救拔所以不得。」行者:「不知死活說嘴。」忍不住:「怎麼使?」行者:「兒子不得手打若是使包子三五打不過。」聞言:「也罷也罷如今使寶貝雌雄。」上前孫行者拳頭雙手妖精退步果然只顧使行者一下敗陣妖精趕到西山坡

行者裡面變做一個妖精不知行者叫道:「人種?」彌勒變作一個出草:「大王小人。」王道:「?」彌勒:「。」:「解渴。」彌勒行者雙手到此接過張口便行者機會咽喉之下不得好歹手腳蜻蜓裡面妖精眼淚汪汪一塊:「?」彌勒嘻嘻叫道:「孽畜認得?」看見慌忙跪倒在地雙手肚子磕頭:「主人公再不。」彌勒上前揪住後天:「孫悟空。」

行者十分卻又裡面萬分疼痛在地下彌勒:「悟空。」行者:「張大出來。」雖是肚腹絞痛傷心俗語:「傷心不得。」聽見張口即便行者方才跳出佛祖妖精腰間執著:「孽畜那裡?」只要在後:「孫悟空打破。」佛祖:「。」怪道:「殿蓮臺。」

佛祖袋子執著嘻嘻叫道:「悟空。」行者法力違誤只得上山收取山門緊閉佛祖使那些小妖得知各自收拾逃生四散行者一個一個兩個兩個五七小妖盡皆打死佛祖仙氣咒語即時返本還原行者祥雲極樂世界

大聖卻才唐僧八戒沙僧不謝大聖廚房原來正安午飯行者看見拿出缽頭師父師弟然後行者妖怪原由行者祖師大聖太子彌勒一遍三藏聞言不盡頂禮諸天:「徒弟這些神聖何所?」行者:「昨日功曹在地之內。」:「八戒解脫。」

抖擻精神釘鈀大聖後面打開地窖之下三藏袈裟朝上一一拜謝大聖太子後送二十八宿歸天發放揭諦伽藍

師徒半日白馬收拾行囊臨行那些寶座高閣講堂灰燼這裡

逃難消災脫身
畢竟不知幾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