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回 Chapter 7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
妖魔 悟空紫金

行者抖擻鐵棒祥光空中迎面喝道:「那裡邪魔猖獗?」怪物厲聲叫道:「不是別人麒麟獬豸大王爺爺部下先鋒大王到此宮女娘娘?」行者:「齊天大聖孫悟空東土唐僧西天拜佛路過邪魔特展治國送命。」聞言不知好歹行者行者鐵棒劈面半空

龍宮鎮海人間煉鐵
神氣
大聖原來妖精邪魔

那個這個日月
開架輸贏無能豪傑
還是齊天大聖乒乓
妖精行者鐵棒性命撥轉風頭西方敗走

行者按下雲頭之外叫道:「師父陛下出來怪物。」唐僧君王滿天清朗妖邪皇帝酒席自己滿行者:「。」行者朝門:「西門上火。」行者聞說一聲那個落地君王躬身施禮:「恕罪恕罪寡人不是殿拜謝方便在此杯子不是見怪?」行者:「不是不是。」少頃:「西門起火大雨滿街上流水。」行者:「陛下見怪敗走西方不曾起火西裡外人家?」

國王十分歡喜三藏四眾同上寶殿行者:「陛下妖精部下先鋒宮女如今戰敗我相一時興師未免百姓陛下半空中取回不知這裡山洞多少遠近?」國王:「寡人那裡探聽聲息往來要行五十坐落南方三千。」行者聞言:「八戒沙僧護持在此去來。」國王:「從容一日安排乾糧盤纏銀兩方才。」行者:「陛下巴山步行三千。」國王:「不要猿猴一般法力走路?」行者

我身猿猴自幼打開生死
修煉朝暮
藥物烏兔
採取陰陽水火時間玄關
搬運遷移
退相交
攢簇五行造化四象分時
歸於黃道金丹
法律四肢本來
一打凌雲
峻嶺幾千長江百十
變化一打十萬八千!」
國王見說行者:「僧遠。」大聖一心降妖那裡有心:「放下回來。」行者一聲寂然不見國君驚訝

行者高山雲頭巔峰之上仔細觀看

沖天占地沖天尖峰占地鬱鬱磷磷鬱鬱四時磷磷萬載千年呼呼鹿成雙作對紛紛密密草山雖然不堪隱逸
大聖看看找尋火光霎時之中

火光火焰不是不是草木五色南天門殿上梁走獸林內飛禽如此深山
大聖恐懼山中一道

紛紛天涯大地
到處迷人滿芝麻
迷失打柴樵子
明珠時間眼生
行者只顧不覺兩個噴嚏回頭伸手兩個鼻子搖身一變變做一個鷂子煙火中間煙火下來丁丁東東一個銅鑼聲響:「走錯這裡不是妖精住處大路下文。」

文書行者:「原來不知甚麼書信。」大聖搖身一變變做蟲兒輕輕書包之上妖精:「我家大王心毒年前皇后一向宮女兩個前年去年今年如今對頭那個宮女先鋒甚麼行者打敗宮女大王因此發怒他國爭持甚麼戰書國王不利大王使煙火國王君臣百姓一個那時我等城池大王我等雖然大小官爵只是天理。」

行者暗喜:「妖精存心後邊兩句天理』,不是皇后一向不解。」一聲妖精轉向十數搖身一變變做一個

身穿百衲衣
魚鼓
山坡:「長官那裡甚麼公文?」妖物認得一般嘻嘻還禮:「大王戰書。」行者接口問道:「大王配合?」妖道:「前年當時一個神仙五彩穿渾身上下針刺大王不敢手心不知緣故至今尚未先鋒宮女一個甚麼行者戰敗大王所以戰書明日交戰。」行者:「大王?」妖道:「正在那裡解悶。」

行者拱手抽身依舊敲鑼前行行者轉身腦後一下可憐血流漿棍子卻又自悔:「不曾叫做甚麼名字。」去取戰書銅鑼路旁一聲露出一個鑲金:「心腹身材懸掛。」行者:「名字叫做棍子!」屍骸卻又思量煙火不敢洞府即將棍子舉起胸前一下空中本國一個頭功一聲國界

八戒殿護持回頭看見行者半空中妖精:「打緊買賣早知拿來?」行者雲頭妖精八戒上去:「。」行者:「?」八戒:「。」行者:「看看。」八戒:「原來如何不動?」行者:「師父那裡?」八戒:「殿。」行者:「出來。」八戒殿點點三藏即便起身殿行者行者戰書三藏:「師父收下國王看見。」

不了國王殿行者:「長老如何?」行者手指:「不是妖精打殺。」國王:「便是不是寡人身長金光霹靂那裡?」行者:「陛下認得果然不是一個撞見打死回來報功。」國王大喜:「好好頭功寡人這裡差人打探不曾一個回來真神。」:「長老。」

行者:「還是小事陛下留下甚麼。」國王聽說二字刀劍忍不住失聲說道

當年佳節喊聲
寡人蒼生
會話
香囊至今伶仃。」
行者:「陛下何以娘娘甚麼心愛。」國王:「?」行者:「實有神通我見放火娘娘不肯回國平日心愛他方回來為此帶去。」國王:「昭陽宮梳妝黃金寶端午五色不曾戴上乃是心愛如今寡人離別不忍幾分。」行者:「捨得。」國王取出取出國王國王娘娘」,行者行者

大聖一聲麒麟山上無心洞府得人佇立觀看原來獬豸大小頭目五百那裡

森森羅列密密挨排森森羅列干戈日光密密挨排旌旗迎風虎將能變精神猛烈長蛇猩猩言語安營
行者不敢前進抽身抽身怎麼不是打死銅鑼迎風想象搖身一變變做模樣乒乓大踏步一直前來獬豸看看猩猩:「回來?」行者只得答應:「。」猩猩:「大王爺爺正在剝皮上等回話。」

行者聞言開步前門原來懸崖虛堂左右前後古柏不覺二門之內明亮亭子亭子中間交椅椅子上端一個魔王

霞光頂上威威殺氣胸前
獠牙利刃
髭鬚
銅鈴摩天
行者公然傲慢妖精一些禮法調轉只管敲鑼問道:「?」行者:「?」答應上前:「怎麼?」行者地下:「甚麼』、『』?無數人馬陣勢:『妖精妖精。』進城國王國王便:『。』幸虧兩班謀士:『相爭使。』戰書城外三十來回那裡不久就要交戰。」王道:「吃虧怪不得言語。」行者:「不是所以不曾答應。」王道:「那裡多少人馬?」行者:「那裡他人數目那裡森森兵器

弓箭刀槍干戈兜鍪鐵蒺藜鋼叉頭盔打扮。」
:「打緊打緊兵器娘娘得知聽見戰鬥眼淚汪汪如今那裡人馬必然一時。」

行者聞言十分歡喜:「正中。」角門穿過廳堂那裡高堂大廈前邊模樣直到後邊遠見壯麗乃是娘娘住處裡面兩班鹿一個美女侍立左右正中那個娘娘手托雙眸果然

嬌嫩美貌梳妝打扮釵環冷淡胭脂雲鬢蛾眉君王一時自古紅顏薄命懨懨東風
行者上前問訊:「。」娘娘:「十分國中榮華太師宰相俯伏塵埃不敢仰視怎麼叫聲』?那裡?」上前:「太太息怒大王爺爺心腹戰書。」娘娘聽說問曰:「戰書國界?」行者:「直至殿君王回音。」娘娘:「?」行者:「君王大王只是君王思想娘娘一句合心特來奈何左右人眾不是。」

娘娘聞言退兩班鹿行者娘娘:「東土大唐大西天天見佛和尚師父唐王唐三藏徒弟孫悟空關文君臣治好飲酒之間伏虎回國戰敗先鋒打死也是我見門外兇狂變作模樣捨身到此通信。」娘娘聽說沉吟行者取出雙手奉上:「不信?」娘娘垂淚拜謝:「長老。」

行者:「放火甚麼寶貝?」娘娘:「那裡寶貝乃是頭一三百火光第二三百第三三百迷人煙火打緊只是鼻孔性命。」行者:「利害利害曾經兩個嚏噴不知何處?」娘娘:「放下只是行住坐臥再不。」行者:「有意相會國王煩惱憂愁使風流喜悅夫妻便妖怪那時回去鸞鳳共享安寧。」娘娘

行者變作心腹左右娘娘:「往前大王說話。」行者一聲剝皮妖精:「大王娘娘。」歡喜:「娘娘常時怎麼今日?」行者:「娘娘國王:『不要他國皇后。』娘娘聽說想頭方才。」大喜:「除了他國太宰。」

行者順口謝恩後宮門首娘娘歡容迎接手相退:「不敢不敢娘娘不敢。」娘娘:「大王。」王道:「不妨。」娘娘:「大王也是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