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九回 Chapter 8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九
釘鈀 

幾個鐵匠連日辛苦夜間天明起來打造不見了兵器一個個四下尋找王子來看鐵匠一齊磕頭:「兵器不知那裡。」

小王心驚膽戰:「師父今夜收拾。」白馬忍不住叫道:「師父?」沙僧:「起來。」即將房門王子不見兵器慌慌張張問道:「師父兵器?」行者:「不曾。」王子:「兵器今夜不見了。」八戒連忙:「?」小王:「適才我等出來眾人前後找尋不見弟子師父卻才老師寶貝想必在身弟子。」行者:「去來。」

果然不見蹤影八戒:「鐵匠拿出遲了打死打死。」鐵匠慌得磕頭:「爺爺我們連日辛苦夜間睡著乃至天明起來不見了我等一概凡人怎麼爺爺饒命饒命。」行者無語:「還是我們不是既然式樣在身怎麼在此寶貝驚動甚麼歹人乘夜。」八戒不信:「哥哥那裡這般太平境界不是曠野深山歹人鐵匠我們兵器光彩認得寶貝連夜走出王府出去過來。」只是磕頭發誓

王子出來前事面無人色沉吟半晌:「兵器不同百十不動在此五代不是大膽海口頗有在外城中軍民作人法度不敢。」行者:「不用不須鐵匠殿下州城四面甚麼山林妖怪?」王子:「有理州城山中虎口往往妖怪未曾端的不知。」行者:「不消歹人知道寶貝。」:「八戒沙僧在此師父護著城池尋訪去來。」鐵匠不可爐火一一

猴王三藏唿哨一聲形影不見山上原來相去只有三十一瞬上山觀看果然有些妖氣真是

龍脈悠長地形遠大尖峰插天沉沉流水懸崖麋鹿峭壁一起地脈相接華州萬古千秋勝處
行者正然背後有人言語回頭兩個狼頭妖怪向西北上行者:「怪物。」搖身一變變做蝴蝶展開翩翩徑自趕上果然變得

乘風歡娛偏愛鮮花
那個妖精頭頂飄飄蕩蕩說話叫道:「二哥大王連日僥倖得了一個美人盤桓十分快樂昨夜得了兵器果然無價之寶明朝釘鈀我們受用。」這個:「我們有些僥倖二十銀子如今到了東西二三銀子綿不是?」兩個說說大路

行者得要釘鈀心中暗喜打殺爭奈兵器向前本相路口看看身邊一口一聲」,即使定身兩個狼頭眼睜睜雙腳站住翻倒搜檢二十銀子腰間裙帶一個一個刁鑽古怪」,一個古怪刁鑽」。

大聖銀子跨步州城王府王子唐僧大小官員作人前事八戒:「寶貝光明所以筵席慶賀如今?」行者:「兄弟銀子買辦銀子殿下幾個八戒變做刁鑽古怪變做古怪刁鑽沙僧客人走進虎口得便各人兵器妖邪回來收拾走路。」沙僧:「不宜。」買辦

師父城外大顯神通八戒:「哥哥未曾看見刁鑽古怪怎生變得模樣?」行者:「使定身法定那裡直到明日此時記得模樣。……如此就是模樣。」真個念著行者仙氣霎時變得刁鑽古怪一般無二一個腰間行者變做古怪刁鑽腰間一個沙僧打扮客人一起大路

多時山凹遇見一個小妖嘴臉兇惡

一頭鼻子𤟷獠牙尖利耳朵額頭身穿兇神急急忙忙惡鬼
一個行者叫道:「古怪刁鑽兩個?」行者:「不是?」沙僧:「?」行者:「就是客人銀子那裡?」怪道:「竹節老大王明赴會。」行者口氣:「多少?」怪道:「老大首席本山大王頭目四十。」正說八戒:「四散。」行者:「帖兒看看。」自家人揭開取出行者行者展開

釘鈀嘉會屈尊元聖老大頓首
行者東南上去

沙僧問道:「哥哥帖兒甚麼話頭?」行者:「釘鈀請帖名字頓首』。元聖老大。」沙僧:「想必金毛獅子不知元聖?」八戒:「。」行者:「見得?」八戒:「古人:『金毛獅子。』故知貨物。」說說望見虎口

周圍連城
峭壁紫荊

不亞桃源避世
漸漸門口大大小小雜項妖精之下八戒呵呵到時來迎便一齊驚動裡面十數小妖出來問道:「兩個多少?」行者:「十五牲口十六前者二十這個就是客人銀子。」聽說:「小的銀子打發。」行者:「客人一則銀子二來要看嘉會。」大怒:「這個刁鑽憊懶買東西罷了甚麼會不會?」八戒上前:「主人公得了寶貝天下奇珍看看怎的?」一聲:「古怪可惡寶貝乃是華州城中客人傳說得人王子一時來訪?」行者:「主公這個客人後邊不是城中那裡傳說兩個未曾吃飯中有現成酒飯打發。」不了小妖銀子行者行者銀子沙僧:「客人銀子後面。」

沙僧仗著八戒行者之上正中供養釘鈀真個光彩東山金箍棒西山降妖隨後跟著:「客人中間放光就是釘鈀便只是出去千萬。」沙僧點頭稱謝

正是必定八戒一生釘鈀那裡甚麼情節上去拿下本相了解妖精劈臉行者沙僧山頭器械兄弟一齊慌得抽身閃過轉入後邊四明趕到天井兵器厲聲喝道:「虛頭寶貝?」行者:「這個不得我們乃東聖僧唐三藏徒弟華州倒換關文賢王王子我們學習武藝我們寶貝打造兵器虛頭寶貝不要我們兵器奉承嘗嘗。」妖精天井前門

呼呼滾滾降妖滿天四明好似火光行者妖精無禮八戒神通大將沙僧弟兄合意機謀虎口中興豪強英雄當時日頭西妖邪相抵
他們戰鬥多時妖精不住沙僧一聲:「。」沙僧身法妖精得空向東乘風八戒拽步行者:「自古:『窮寇。』歸路。」八戒

洞口百十小的妖精盡皆打死原來馬鹿山羊大聖使手法細軟物件打死雜項趕來沙僧取出起火八戒使兩個耳朵一個巢穴一時乾淨將帶州城

此時城門人家王父唐僧盼望他們丟下院子細軟物件一齊叫道:「師父我們得勝回來。」殿下長老滿心歡喜小王跪拜沙僧攙起:「近前看看物件。」王子:「?」行者:「馬鹿山羊妖怪我們兵器出門金毛獅子使四明我等敗陣逃生東南我等不曾掃除歸路打殺這些搜尋這些物件將來。」聽說得勝日後報仇行者:「殿下放心一定掃除方才起行決不貽害撞見一個臉紅小妖帖子:『釘鈀嘉會屈尊元聖老大。』名字頓首』。才子妖精敗陣必然會話斷然我們報仇掃蕩乾淨。」稱謝師徒不題

妖精果然向東南方竹節山中洞天盤桓中的元聖當夜不停五更時分洞口敲門小妖:「大王昨晚老爺釘鈀怎麼邀請?」妖精:「不好說不好說不得了。」正說裡邊走出:「大王怎的老大王爺起來我去赴會。」妖精慌張只是搖手

少頃起來妖精兵器下拜不住妖道:「昨日赴會為何煩惱?」妖精叩頭:「前夜華州城中光彩乃是王府兵器放光釘鈀金箍棒即使釘鈀嘉會』,小的果品設宴爺爺以為之後刁鑽幾個一個販賣客人銀子要看外面傳說不容饑餓後邊吃飯裡邊看見兵器現出一個雷公和尚一個耳朵和尚一個晦氣和尚不分好歹一聲四明趕出相持甚麼虛頭東土大唐西天唐僧徒弟州城倒換關文王子留住武藝兵器樣子打造不忿相持不知和尚叫做本事不過所以敗走相助和尚報仇。」

聞言默想片時:「原來。」妖精:「?」妖道:「豬八戒晦氣沙和尚兩個雷公叫做孫行者這個其實神通廣大五百年大鬧天宮十萬天兵不曾專意便就是破洞攻城闖禍怎麼也罷王子出氣。」妖精聽說叩頭

當時雪獅白澤鋒利器械引領狂風煙火撲鼻哭泣仔細原來刁鑽古怪那裡主公主公妖精近前喝道:「刁鑽刁鑽?」跪倒叩頭:「我們假的昨日這早晚銀子山西大路之上一個雷公和尚我們一口我們不能言語不能移步銀子兩個昏昏沉沉直到此時到家煙火房舍盡皆不見主公大小頭目在此傷心痛哭不知怎生。」

妖精聞言不住泉湧雙腳喊聲:「禿十分作惡怎麼這般洞府美人燒死家當老小一空!」過來:「至此無益銳氣州城和尚。」妖精不肯:「老爺非一禿?」起來雪獅苦勸

當時此處州城滾滾騰騰來得城外顧不得家私州城走入城門有人王府中道:「禍事禍事。」王子唐僧正在得人禍事出門眾人:「一群妖精噴霧。」大驚:「怎麼?」行者:「放心放心虎口妖精昨日敗陣東南甚麼元聖兄弟出去吩咐四門汝等看守城池。」王子傳令四門父子唐僧城樓上點旌旗蔽日炮火連天行者正是

頓教
畢竟不知勝敗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