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回 Chapter 9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授受同歸 

孫大聖八戒沙僧城頭覿面妖精獅子在前引領白澤雪獅在後中間卻是一個獅子一面團花寶幢挨著獅子刁鑽古怪古怪刁鑽兩面紅旗

八戒莽撞走近:「寶貝那裡幾個怎的?」切齒:「禿昨日敵我一個回去為人罷了怎麼這般洞府冤仇大海不要老爺。」八戒兩個交手高低鐵蒺藜雪獅使八戒一聲喊道:「來得!」壁廂沙和尚降妖近前相助白澤這裡孫大聖使金箍棒使白澤使使鋼槍使獅子和尚

蒺藜骨朵四明
鋒芒吶喊
大聖金箍鐵棒沙僧人間
八戒釘鈀亮光
勇敢
城頭王子助威擂鼓
神通天地

妖精大聖半日不覺八戒看看雪獅喝道:「那裡。」躲閃不及脊梁在地下:「罷了罷了。」兩個八戒獅子報道:「我等一個。」

不了沙僧行者戰敗妖精一齊趕來行者毫毛叫聲:「!」變做百十行者圍繞白澤沙僧行者卻又上前白澤吩咐:「豬八戒不可他性八戒無知壞了即將八戒。」當晚安歇城外不題

孫大聖兩個獅子傳令開門二三校尉趕出孫大聖沙僧城樓唐僧唐僧:「利害悟能性命不知有無?」行者:「沒事我們兩個妖精那裡不敢明早八戒。」小王行者叩頭:「師父先前一身怎麼百十及至妖精還是一身甚麼法力?」行者:「我身四千毫毛千萬億變化。」王子一個個頂禮即時城樓垛口上都燈籠旗幟鑼鼓吶喊

天明:「汝等今日用心行者沙僧暗自師父王父盤桓得勝回報。」便雪獅兵器這裡行者沙僧跳出城頭厲聲:「師弟八戒送還性命不然碎屍。」妖精分說大聖弟兄兩個機謀擋住獅子昨日不同

呼呼狂風暗暗天黑鋼槍狠狠蒺藜恨不得囫圇行者活活沙僧大聖如意棒精靈沙僧降妖殿有名運神西域掃蕩
獅子行者沙僧自殺好處徑直城樓搖頭上文大小官員張開三藏王父地下八戒原來個頭張口一口唐僧一口八戒一口一口大王一口王子一口三王張口發聲喊叫:「。」得勝一個個

行者上人沙僧仔細把臂毫毛盡皆入口噴出變作行者當時活捉雪獅打死州城之下倒轉刁鑽古怪古怪刁鑽上官看見卻又開門進城發落王妃哭哭啼啼行者禮拜:「殿下父子師父性命孤城怎生?」大聖王妃作禮:「師父殿下父子明日兄弟山中管情捉住王子。」王妃女眷行者下拜:「殿下父子堅固。」一個個含淚行者吩咐:「打死牢牢齋飯我們睡覺你們放心。」

次日大聖沙僧祥雲多時竹節山頭雲頭觀看高山

突兀崎嶇潺湲陡崖花香重疊古道灣環真是果然無依麋鹿尋花綿桃李夏至黃花白雪綿四時好風不亞瀛洲景象
兩個正在山頭跑出崖谷之間行者喝道:「那裡。」小妖崖谷兩個一直不見蹤跡向前卻是洞府花斑石門緊緊關閉一塊石版乃是竹節盤桓」。

小妖原來中間妖道:「爺爺外面兩個和尚。」妖道:「大王雪獅?」小妖:「不見不見只是兩個和尚山峰高處眺望看見回頭將來閉門。」聽說低頭不語半晌下淚叫聲:「和尚進城怎生?」八戒傍邊王父唐僧恓惶受苦聽見和尚進城暗暗:「師父殿下師兄得勝到此救拔吾等。」:「小的好生在此看守出去兩個和尚進來一發懲治。」

披掛大踏步前邊孫行者吆喝大開答話行者行者使鐵棒當頭沙僧把頭左右個頭一齊張開行者沙僧輕輕:「繩索。」刁鑽古怪古怪刁鑽昨夜逃生著實問道:「個兒和尚王子足以抵得兒孫小的頭一冤仇。」小妖行者行者熬煉身體那些只好那裡做聲怎麼捶打介意八戒唐僧王子一個個毛骨悚然打折不計其數沙僧不過意:「百十。」妖道:「明日一個個挨次將來。」八戒著忙:「後日。」一會漸漸:「小的燈火你們飲食用心看守明早。」小妖行者梆子一般

行者使脫出毫毛整束衣服耳朵取出粗細長短朝著小妖:「孽畜老爺許多棍子老爺照舊老爺棍子如何?」小妖輕輕肉餅卻又解放沙僧八戒忍不住大聲叫道:「哥哥手腳解放?」一聲驚動起來:「解放?」行者聽見一口顧不得沙僧使鐵棒打破重門

中堂:「小的怎麼沒了燈光?」一聲沒人答應一聲沒人答應燈火來看見地血淋淋肉餅王父唐僧八戒不見了行者沙僧點著前後沙僧照舊找尋行者盡皆破損行者打破追趕破門固守家業不題

孫大聖盤桓祥雲華州城頭各方土地城隍行者:「汝等怎麼今夜?」城隍:「大聖下降華州賢王不敢大聖降魔特來。」行者正在嗔怪揭諦六甲土地面前:「大聖吾等這個。」行者喝道:「汝等不在竹節師父怎麼這裡?」神道:「大聖妖精捉住捲簾大將依然我等法力竹節土地押解至此妖精根由大聖便好處聖僧賢王。」行者土地戰兢兢叩頭:「前年下降竹節盤桓獅子自得至此乃是獅子元聖主人公收伏他人。」行者聞言半晌:「天尊坐下正是獅子這等。」便:「揭諦土地回去暗中師父師弟王父本處城隍守護城池。」遵守

大聖連夜前行寅時到了天門廣目天王力士一行儀從停住拱手:「大聖?」行者:「走走。」天王:「西天卻又?」行者:「華州我等弟兄武藝不期天尊主人公。」天王:「為人所以獅子。」行者:「為此為此。」力士一個個拱手大聖天門多時

彩雲重疊紫氣紅霞果然興隆殿層層處處蒼龍黃道光輝瑞氣長樂
一個穿仙童孫大聖報道:「爺爺外面天宮齊天大聖。」天尊侍衛迎接宮中見天蓮花之中行者相見行者朝上施禮天尊答禮:「大聖幾年不見唐僧西天取經完了?」行者:「未完將近如今唐僧華州王子武藝我們照樣打造不期夜間偷去天明尋找虎口一個金毛獅子用計取出若干大鬧一個獅子神通廣大師父八戒王父竹節盤桓次日沙僧無數幸而他們正在受罪土地天尊主人特來降解。」

天尊聞言即令獅子熟睡中廳天尊問道:「何在?」垂淚叩頭:「饒命饒命。」天尊:「孫大聖在此為何獅子。」:「爺爺前日大千甘露殿不知偷去不覺沉醉睡著是以。」天尊:「太上老君喚做輪迴不醒?」大聖:「土地前年下降二三。」天尊:「天宮一日就是。」:「起來死罪大聖下方回去不用跟隨。」

天尊大聖竹節五方揭諦六甲本山土地行者:「汝等?」神道:「妖精不曾刑罰。」天尊:「元聖也是一個得道真靈一聲九泉便傷生孫大聖門首出來。」

行者洞口:「妖精我人妖精我人。」睡著無人答應行者性急起來鐵棒打進不住方才驚醒心中大怒起來一聲:「。」搖頭便張口行者回頭跳出妖精趕到外邊:「那裡?」行者:「這等大膽無禮死活不知這不老爺主公在此?」妖精趕到天尊咒語喝道:「元聖。」認得主人不敢只是磕頭傍邊百十:「畜生如何受罪?」合口無言不敢搖動得手方才即將安在身上天尊縱身彩雲

大聖稱謝唐三藏八戒沙僧三王物件出門八戒若干前後起火一個盤桓大聖發放土地在此鎮守八戒沙僧使王父唐僧多時到了州城天色官員接見坐享長老師徒安歇王子

次日傳旨大開大小官員一一謝恩行者獅子獅子安排將來受用殿下十分歡喜一個內外一個王府長史一二校尉州城內外軍民些須一則嘗嘗滋味驚恐那些家家戶戶無不瞻仰

鐵匠造成兵器行者磕頭:「爺爺小的完了。」問道:「多少斤兩?」鐵匠:「金箍棒降妖八百。」行者:「也罷。」王子出來各人兵器王道:「今日兵器。」王道:「為此兵器幾乎父子。」小王:「施法救出我等卻又掃蕩妖邪除了後患所謂海晏太平世界。」當時王父拜謝

三藏大聖武藝行程兵器王府一一傳授王子盡皆操演其餘退七十二解數無不一則王子孫大聖神力所以八百自家武藝天淵詩曰


掃蕩安社稷皈依一體定邊
元陽四面精通道果
授受萬古永樂太平
王子大開筵宴取出金銀行者:「進去進去我們出家人?」八戒:「金銀不敢奈何衣服那些獅子扯拉我們衣服。」王子欣然領受穿直裰收拾行裝起程城外羅漢活佛下界鼓樂旌旗正是家家戶外焚香處處門前遠方四眾西潛心正果正是

無憂佛界誠心誠意
畢竟不知靈山還有幾多路程何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