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六回 Chapter 9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六
員外高僧 長老富貴

無色空空非空本來有用無用如果自然如何
唐僧使法力寺僧過處不見師徒以為活佛磕頭不題

師徒西行正是時節

天氣池沼
隨風
香花
山雞哺子
斗南當日萬物光明
不盡宿平安路上行經半月前邊城垣相近三藏問道:「徒弟甚麼去處?」行者:「不知不知。」八戒:「不知卻是有些故意認得捉弄我們。」行者:「察理雖是走過那時駕雲駕雲何曾在此關心所以不知捉弄?」

說話不覺三藏下馬吊橋入門街上兩個老兒三藏:「徒弟你們心裡站住不要放肆我去地方。」行者長老近前合掌叫聲:「施主貧僧問訊。」二老正在那裡甚麼興衰得失當時英雄事業而今安在可謂嘆息得道問訊答禮:「長老話說?」三藏:「貧僧遠方拜佛不知地名哪裡人家化齋?」老者:「叫做長老吃齋不須募化牌坊南北西向東一個門樓乃是員外門前遠方受用打斷我們的話。」三藏轉身行者:「此處二老:『牌坊南北向東門樓員外門前。』吃齋。」沙僧:「西方佛家真個齋僧此間既是不必驗關我們好走。」

長老緩步驚恐猜疑圍繞他們相貌長老吩咐:「放肆放肆。」不敢仰視拐角南北大街

一個門樓裡邊影壁一面大牌三藏:「西方佛地賢者詐偽二老不信至此。」八戒就要進去行者:「有人出來何如進去。」沙僧:「大哥有理一時不分內外施主煩惱。」門口下馬行李

須臾蒼頭出來猛然看見進去報道:「主公外面異樣僧家!」員外正在天井不住念佛報道出來迎接四眾不怕醜惡:「請進請進!」三藏謙謙一同巷子員外引路說道:「上手管待老爺佛堂經堂齋堂下手弟子老小居住。」三藏稱讚不已袈裟穿拜佛舉步觀看

靉靆光輝滿堂四下裡朱紅紫金花腔八寶黃金雕漆雕漆常常不斷每每蓮花雕漆雕漆玻璃淨水澄清琉璃香油明亮一聲真個紅塵不到佛堂
長老叩頭轉回員外行禮員外:「經堂相見。」

堆積無數經文許多簡札墨筆精緻書畫盡是玄玄一口披風令人神氣齋心自覺
長老到此行禮員外:「。」三藏袈裟長老行者人見行李安在起居三藏:「貧僧東土大唐欽差靈山見佛真經尊府故此拜見。」員外喜色笑吟吟:「弟子虛度六十四四十圓滿二十四簿齋僧帳目連日九千九百九十六四眾不得圓滿今日可可老師圓滿好歹圓滿弟子老師上山此間靈山只有八百不遠。」三藏聞言十分歡喜權且應承不題

幾個大小家僮打水米麵蔬菜整治驚動員外媽媽問道:「哪裡這等?」僮僕:「高僧爹爹起居東土大唐皇帝靈山拜佛爺爺我們這裡不知多少路程爹爹吩咐我們供養。」老嫗聽說丫鬟:「衣服穿看看。」僮僕:「奶奶不得形容得很。」老嫗:「汝等不知形容醜陋古怪天人下界爹爹知道。」僮僕經堂員外:「奶奶拜見東土老爺。」三藏聽見起身不了老嫗舉目唐僧相貌軒昂丰姿行者模樣非凡天人下界幾分悚懼朝上跪拜三藏還禮:「有勞菩薩。」老嫗員外:「師父並坐?」八戒:「徒弟。」一聲深山媽媽一發害怕

正說一個家僮報道:「兩個叔叔。」三藏急轉原來兩個少年秀才秀才走上經堂長老下拜慌得三藏便還禮員外上前扯住:「兩個小兒書房讀書方回午飯老師下降。」三藏:「正是門第要好兒孫讀書。」秀才父親:「老爺哪裡?」員外:「來路南贍部洲東土大唐皇帝欽差靈山拜佛爺爺取經。」秀才:「天下只有四大部洲我們這裡叫做西還有東勝神洲南贍部洲至此不知多少年代?」三藏:「貧僧日子日子徒弟保護共計十四寒暑至寶。」秀才聞言不盡:「真是真是!」

小的:「老爺。」員外媽媽兒子四眾齋堂吃齋那裡鋪設齊整

金漆桌案交椅前面五色巧匠裝成第二小菜第三水果第四五大般般甜美馨香米飯𩜇饅頭騰騰盡皆可口僮僕往來庖丁不住
一往一來真如流星趕月豬八戒一口就是師徒受用長老起身員外走路員外攔住:「老師放心常言:『起頭容易。』圓滿。」三藏誠意沒奈何

經過五七朝夕員外本處二十四圓滿道場眾僧寫作選定開啟佛事那裡大唐世情一般卻倒

鋪設秉燭燒香供養橫笛字樣一回經藏安土文書佛像一部孔雀》,消災藥師光亮水懺華嚴》,誹謗三乘妙法精勤一二沙門一樣
如此晝夜道場唐僧一心辭謝員外:「老師辭別連日佛事簡慢見怪?」三藏:「尊府不知何以當時聖君幾時不期十四取經未知有無十二豈不違背聖旨員外貧僧取得再造何不?」

八戒忍不住叫道:「師父不從不近人情員外大家巨富許下這等齋僧圓滿至誠不妨只管怎的這等現成人家前頭老爺老娘?」長老一聲:「好吃不管回向正是吃食畜生汝等明日自家。」行者師父揪住八戒:「不知好歹師父我們。」沙僧:「這等說話惹人插嘴。」氣呼呼傍邊再不員外師徒只得滿面:「老師焦燥今日寬容明日幾個鄰里親戚你們起程。」

老嫗出來:「老師不必?」三藏:「半月。」老嫗:「半月員外功德有些針線老師半月。」不了兄弟出來:「老爺家父齋僧二十餘年不曾好人圓滿下降誠然蓬蓽生輝學生年幼不知因果:『不得。』我家家母正是求得因果何必就是兄弟省得有些束修指望供養老爺半月方才送行。」三藏:「令堂菩薩盛情不敢怎麼決不今朝起身不然久違不容。」老嫗不住便生起:「好意這等固執便只管甚麼?」母子抽身進去

八戒忍不住唐僧:「師父不要常言:『落得。』我們一個了了母子願心也罷只管怎的?」唐僧一聲自家兩下:「說道做聲!」行者沙僧一邊唐僧行者:「甚麼?」緊箍兒慌得行者跪下:「師父不曾不曾千萬。」

員外師徒煩惱再也不敢:「老師不必吵鬧明早送行。」經堂吩咐百十簡帖兒邀請鄰里親戚明早奉送唐朝老師西行一壁廂安排餞行筵宴一壁廂二十彩旗吹鼓手和尚道士明日巳時整齊執事領命

多時

幾點鐘鼓
人煙萬戶燈火
銀河慘淡星辰
子規更深天籟無聲大地
四更天氣家僮盡皆早起買辦物件筵席慌忙彩旗吵鬧請僧奔波鼓樂一身簡帖西半夜天明巳時前後只是有錢不過

唐僧師徒早起供奉長老吩咐收拾行李馬匹聽說努嘴唧唧只得衣缽收拾找出擔子沙僧刷洗馬匹伺候行者師父手裡通關文牒胸前只是一齊員外後面大廠那裡鋪設筵宴齋堂相待不同

簾幕正中壽山福海壁廂春夏秋冬龍文瑞氣花色鮮明鼓舞錦繡美艷雖然百姓不亞王侯歡聲真個驚天動地
長老員外作禮家僮:「到了。」卻是左鄰右舍姐夫那些同道念佛善友一齊長老禮拜下面上邊盛宴八戒留心沙僧:「兄弟豐盛東西。」沙僧:「二哥哪裡常言:『珍饈百味便。』只有私房私房?」八戒:「不濟不濟盡飽就是急忙。」行者聽見:「肚子如今走路。」

不了長老齋經》。八戒一口饅頭、𩜇餅子滿滿師父起身長老員外眾人一同出門門外彩旗寶蓋鼓手兩班僧道員外:「列位老師不及回來。」出道騎馬騎馬步行步行長老四眾前行鼓樂人煙湊集車馬來看員外迎送唐僧富貴不亞錦帳一套佛曲一道府城之外簞食壺漿員外不忍:「老師取經回來。」三藏不盡無已:「靈山見佛員外大德。」說說不覺二三長老懇切員外放聲大哭正是

齋僧妙覺無緣見佛如來
且不說員外回家師徒四眾五十天色長老:「何方借宿?」八戒:「現成茶飯清涼不住甚麼如今?」三藏:「孽畜報怨常言:『長安不是。』我們有緣佛祖取得真經那時回轉大唐主公幾年孽畜。」哈哈暗笑不敢

行者舉目遙觀見大師父:「那裡安歇那裡安歇。」長老倒塌牌坊顏色華光」。長老:「華光菩薩火焰徒弟顯靈此間廟祝。」一齊進去不見人影抽身不期天上大雨淋漓沒奈何之下風雨躲避密密寂寂不敢高聲妖邪知覺真個


畢竟不知向前還是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