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iscourses on Salt and Iron 鹽鐵論

卷五 Scroll 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大夫:「古者井田丈夫女子曠地遊人不得不得收獲執政不得官爵儒者耒耜無益往來良民當世。」

文學:「洪水行路宿過門不顧孔子:『詩人不能不能。』是以東西南北七十不用然後退王道春秋萬載之後天下折中匹夫匹婦:『君子當時不動。』君子小人小人君子不當匹夫匹婦君子。」

大夫:「文學高於秋天其實子思西秦國孟軻上將軍太子西河內仲尼七十父母室家負荷孔子滿不為詩書負笈不為有道安國利人繁文而已。」

文學:「不用百里以至不用孟子惠王仁義不合是以不用無語無益不用無益不能不用有益?」

大夫:「江南樂之人子而後善惡曾子師曠鼓琴百獸未有不合何故不見不合?」

文學:「扁鵲不能不受賢聖不能諫諍有關不患無由是以孔子東西屈原放逐楚國:『直道何必父母。』所以不見不得。」

大夫:「不期不期麗辭事實不知未可善言不知未可不知權衡不信不知古文應當調孔子所以不用孟軻諸侯。」

文學:「日月不能雷電不能不知不知伊尹太公不能聽者是以:『安得!』屈原:『安得!』夫人莫不欲求治國是以賢聖讒佞用事以此亡國破家賢士趙高過人萬人是以傾覆秦國調?」

大夫:「所謂文學先王姿足以履行故居為人世法今文道行懷古不能衣冠鄉曲凡人諸生所謂所謂未可。」

文學:「三光天子公卿明治公卿四海神化丹青明主聖化陰陽調四時群生使百姓輯睦四夷順德叛逆公卿賢者伊尹三公九卿文學執政未能盛德。」

大夫作色

文學:「忠臣大夫正言言行稱為賢君驕矜死亡忠臣公卿鄙人不能教令食祿市井歸於民望帝王:『濟濟多士。』任用虛言而已。」


第二十

大夫:「七十聖人有名孔子諸侯南面數人政事季路言語子貢常作不行子路作亂不能出亡子貢不能食人祿不能不能共業以為古今明君二三!」

文學:「公知子路為政是以忠臣有事與其可以可以晏嬰不死不可不義微子可謂不仁?」

大夫:「金玉朽木嫫母土人五色斐然成章懷古不能不能?」

文學:「非禮天下而後毛嬙天下香澤脂粉而後周公天下之至聖人學問而後不好學問荷負江海大風安得?」

大夫:「剛柔好惡聖人因而不能孔子二三不能子路夫子師友宰予晝寢孔子:『糞土不可』,『由不得。』良友良師不能香澤不能嫫母。」

文學:「西子惡人盛飾可以上帝使聖人不免安得大夫以致於所以孔子:『!』故人宗廟否則匹夫工人人主以為以為自知不好用人。」


第二十

大夫:「強梁柔弱使未必不得何者不能其所殺死菹醢宗廟?」

文學:「騏驥垂頭持刀太公窮困朝歌相聚駿文王伯樂子路伯樂君子由不得」,『不可不義不可。」

大夫:「學者太公騏驥東海河東卒伍縣令合同不遜不恭公主侵陵大臣不可強行不軌功業東觀重罪不得壽終以為以為不遜以為遭難。」

文學:「精白忠正竭力奉法推理妻子不顧私家不能免於嫉妒其所不測不遂不正法令不行不正奸邪興起平原大臣縣令執政屈原管子汨羅壽終?」


第二十

大夫:「御史!」

御史

丞相:「文學結髮服膺不舍循環無效虛言縣官虛言不可不從文學以為不可久矣當世從而?」

丞相史進:「晉文公不正齊桓公不同歸於文質不變然後法令調器械便於晏子相反公卿既定大業不竭。」

文學:「師曠調五音聖王治世仁義改制變道黃帝三王莫不明德庠序崇仁教化不易因循變法:『老成。』法教更為?」

丞相:「西施無益無益今文所為而言耕田富人昭然存亡不可世俗庸人所聞使而後然後孔子:『未可。』文學道術之外。」

文學:「君子多聞闕疑是以功成小人羸弱任重中道蘇秦商鞅先王聖人:『小人不盈善終是以。』治水莫不商鞅立法莫不商鞅法行商鞅文學不足權當負累。」


第二十

丞相:「晏子:『儒者難行往古當世所見所聞。』所以匈奴?」

文學:「所以所以正則刑罰堤防無水禮義禮義堤防所以孔子:『與其與其。』所為威儀治國武力天下妖孽專任刑法進而所以天下社稷聖人為政巧言傾覆國家亡國公卿不正順風小人淺淺成人故知不忍是以不免!」

丞相:「相從孔子:『。』伊尹不仁未有明君在下先帝躬行臨海賢良以求退不肖』,?」

文學:「:『知人。』洪水不能九州春秋無主先帝趙簡子:『君子不知。』:『君子憂心忡忡君子。』。」

丞相:「天下不仁濟南亭長先帝加之高位至上布衣天下之中不能反坐刑戮賢者受賞不肖文學?」

文學:「蘇秦張儀熒惑諸侯傾覆使其所君子不可聽從無所不至正義從而須臾不計其後為人!」

丞相:「蓋聞衣服足以足以足以然後可以理家然後可以不可以妻子饑寒不可以不可以足以。」


孝養第二十

文學:「不必芻豢不必錦繡所有之至匹夫勤勞足以飲水足以孔子:『不敬何以?』孝養其次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