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六十五 志第十七上: 河渠二 Volume 65 Treatises 18: Rivers and Canals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河渠黃河

黃河中國史載

世祖至元七月衛輝新鄉縣河北五十八月一百八十三三十於是都水監馬良丁夫二十五汴梁二十二漂蕩房舍修治

大德五月河南省:「百姓差官修築二十五長三九千九十二四十四千四千七百二十七千九百。」

武宗至大十一月河北河南道

黃河千里城郭百姓然後訪求修治而且紛紜利害當事者疑惑必須議定所謂已然大抵黃河水勢不足迅猛孟津以東崩潰

河北不能遠慮規畫使陸地東至杞縣有年往歲建言相次南北使三河合而為一下流不通自然上下至今水勢梁山遷徙無常不為預防不出數年

所謂議論紛紜良策精選利害一二每年名為故事地形高下不知水勢事端逆水後患莫若汴梁水分深知水利專職巡視防護職掌事功然後鹵莽修治同日而語

於是都水監大德十年正月都水監巡視御河行者修治:「黃河與會通河漕運監守御河黃河使專一御河公事黃河提調莫若官吏十月各處官司巡視會計比年春分一一交割然後。」

工部大德黃河逼近汴梁幾至浸沒本處官司權宜開闢使河水支流不足明年閉塞無成連年濟寧至今不息本部:「黃河同余通知古今水利專任其事無補河南都水監別無依舊精選奉公深知地形水勢專任往來巡視。」水分專治滿交代

仁宗元年八月河南行中書省:「黃河由此犯人水利都水監行省可以修治用力成功汴梁睢州河口開封縣小黃一道水分修築不一行省汴梁水分州縣親歷按驗。」太常都水監都水監河南行省使汴梁判官河陰州縣一同沿開封縣小黃河口測量通許太康閉塞西塔河以便連年潰決公議:「自然嘗聞大河白馬河間東北歷年遷徙兩岸沖決閉塞農忙丁夫數萬不可多端嗷嗷聊生黃河遷徙河陰水漲常年小黃沖決最為低窪瀕河今歲拯救下流無可小黃河口閉塞上流南岸汴梁下流山東兩全通許太康縣賑恤小黃河口仍舊修築河口擬議。」於是汴梁州縣河堤修治疏通具備

正月河北河南道使:「近年杞縣小黃滔滔瀕河浸沒百姓無數霖雨倉卒何以防禦講究使故道不惟將來。」於是大司農司都水監移文汴梁修治二月十一興工三月總計疙疸二十二百四十三一道七千四百四十三下地十六高一六十二十河溝深淺高下不一二十五三千六百八十八千四百五十三風雨三十內流河溝南北二十水深河內二十四八步高一十二四十三萬用大四十雜草八十水手二十木匠繩索畢備

七月汴梁:「六月十一二十三日夜開封縣。」親率都水監修築至治元年正月興工堤岸四十六一百二十五六千四百九十四三萬一千四百十三

文宗至順元年六月:「六月家道黃河不可修築以此東西長三高一水勢東西一千廣九未竟二十一一時明日閉塞湍流迅猛出沒無遺二十家道東西五百缺口東西四百磨子不足東西一千五百家道磨子七月十六興工二十八二十二馬頭西東西一百七十增高磨子三百於是二十三日入七月。」:「家道沖洗泥淖不可沛郡安樂去歲旱災水害民人磨子秋涼退修理二千二百二十八十二高一六千三百九百九十葦箔一千三百二十六千六十風雨五十。」八月三十日差二千四百二十:「九月興工修築十八大風十九二十四馬頭家道移文二千二十六成武家道八百二十十月馬頭家道南北一百四十五十不下本處一道西北東南一千六百二十七成武定陶一百五十一千四百七十七家道興工修理便

濟州

濟州漕運世祖至元十七七月參政尚書:「開河耆舊糧食。」世祖十八九月丞相:「寧海以為開河老臣以為便。」十月:「開河經濟便一方水勢。」世祖十二月精算濟州開河夫役

三十一御史臺:「不能。」帖木兒:「開河漕船。」既而<┦>、萬戶:「便。」:「<┦>移文開河不便水手軍人不用百萬奉旨<┦>便<┦>一二南人自願。」<┦>、萬戶海運:「水手五千五千揚州教習漕運以此水手軍人利津漕運。」世祖開河

州城

至元十月:「州城居民食用死者水分州城民用河渠東西九百四百七十五自備二次不妨。」中書省

廣濟渠

廣濟渠沁水世祖中統大使奉詔開河六百五十一相合使六千七百一百三十一百三十高一斗門高二不一六百七十七經濟河內河陽武陟四百六十三名曰八月中書省:「廣濟渠沁水久遠。」下詔水分

文宗三月同知:「亢旱枯槁入土近因訪問山田居民沁水中統天旱奉詔自願太行山古跡水渠開浚大河黃河五百成名提調斟酌多寡濟源河內河陽武陟三千二十餘年碾磨水勢霖雨淤塞頹圮河渠不為整治五十餘年水渠引水大便河陽河內濟源武陟使自備疏通水渠水利多方區畫緩急灌溉霖雨退還不得碾磨栽種稻田如此民樂移文孟州河內武陟縣。」孟州咨詢舊日沁水河內廣濟渠河道不能霖雨以此沁水閉塞閘口使還本如此不為約會河陽武陟縣廣濟渠開浚設立自下使退水公私便工部都水監回文施行

白渠

京兆白渠以來土地荒蕪陜西水利賦稅不足太宗十二:「一切旱地所得可以。」太宗金牌白渠使直隸朝廷雲陽縣種田降旨:「白渠少壯新民二千木工二十一千乳牛三百戶內今歲十一月交付十二月耕種接濟軍糧發遣衣裝戶內護送出境沿途經過在逃路程給以大口。」

英宗至治元年十月陜西

八月差使涇陽縣西白渠涇陽縣公斗分為三原雲陽高陵涇陽田七萬餘至大陜西御史承德涇陽石渠萬世會集三原涇陽臨潼高陵涇陽渭南石渠八十五四百二十五十二七千五百石工二百丁夫三百五百二百五十五糧食用具丁夫役使使戶均陜西用錢不及可謂一勞永逸便達魯花赤督工元年二月六月十九泉湧近前十七五千五百六百二百四十二

文宗三月河渠:「去歲六月驟雨小龍白渠為此十四九千五百十一丁夫一千六百九十三使戶內四十七尺。」陜西一百二十經由涇陽臨潼分流田七萬餘六百八月一日十月放水以為近因亢旱死者十七用物不能涇陽水利引水三原縣地遙遠不能周遍涇陽上限便今次差役逃亡涇陽縣水利修治八百耀州同知各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