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Commentary of Zuo on the Spring and Autumn Annals 春秋左氏傳

哀公 Lord A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哀公元年
元年

正月即位鼷鼠

四月辛巳





元年

晝夜西男女使之間於是乎五千會稽使大夫吳子伍員不可莫如莫如出自少康使逃奔於是一成官職使使舊物不如大於少康不亦句踐於是乎不可蠻夷以是不行退十年十年教訓二十之外

三月

四月邯鄲鹿使國人人從未有未有未可未可對曰何必不復大國無德或者何日先君

八月舊怨在陳大夫闔廬西二三闔廬不二宮室衣服財用孤寡熟食而後其所勞逸是以不知大夫所以宿一日珍異日新安能

十一月趙鞅朝歌

哀公


二月西癸巳

四月丙子來朝趙鞅世子

八月甲戌趙鞅敗績

十月衛靈公

一月大夫公子



不對對曰不足社稷夫人在下

衛靈公夫人公子對曰亡人

六月乙酉趙鞅使自衛

八月趙鞅於是乎大敗詩曰簡子中行天明百姓晉國二三順天在此大夫大夫十萬庶人工商人臣隸圉無罪有罪絞縊甲戌簡子太子望見婦人簡子匹夫不在對曰曾孫昭告文王襄公不能治亂使不敢折骨大事不敢不敢簡子大夫師大未艾公孫五百公孫殿前列簡子不衰今日子曰救主退之上之上納聘大夫公子

哀公


齊國

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

七月丙子大夫公孫

十月癸卯



求援中山

五月辛卯司鐸救火南宮不在宰人待命人乘百官府庫帷幕蒙茸自大不用乘車公立之外救火傷人藏象舊章不可無備官辦於是乎稿孔子在陳婚姻文公趙鞅以為

六月癸卯

正常孺子而立即位在朝正常夫子遺言大夫而立今生退公使正常正常

十月趙鞅朝歌使北門癸丑邯鄲

十一月趙鞅

哀公


二月庚戌公孫出奔

大夫公孫公孫蠻子西

六月辛丑

八月甲寅

二月昭公



大夫公孫家人公孫公孫公孫

北方司馬方城之外奔命蠻子司馬使大夫好惡不然聽命晉國安能九州蠻子蠻子與其五大司馬遺民

七月庚午鹿

九月趙鞅邯鄲

十一月邯鄲

十二月

哀公




趙鞅

九月癸酉



閏月



使子曰對曰不及好不不可以

趙鞅中牟生子不成諸子大夫未有二三使惠子公子



十月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三軍大夫子思詩曰不解不守不敢

哀公


趙鞅齊國

七月庚寅





舊怨子曰先君不可以大夫莫如之下大夫二三而後及其而後大夫

六月戊辰大夫惠子國人

七月不吉退不吉然則不如不如公子不可公子不可公子而後庚寅昭王退君王群臣不可西潛師而後使令尹司馬股肱大過有罪昭王大夫三代江漢禍福之至不是獲罪孔子楚昭王大道夏書陶唐

八月使召公南郭上乘告之公子未可知至於國人使

十月丁卯子曰受命子曰子曰孺子稽首行者不必大夫不可不必公子否則退廢興所願子曰使孺子公使子曰微子不及不可以不匱大夫不對不信群臣齊國不可以是以長君群臣不然孺子復命使孺子之下

哀公




公會

八月己酉





不服

公會對曰先王不可以大夫不亦大國十一諸侯不過十二以為大數周禮執事將亡太宰使子貢國君道長大夫不出對曰以為大國大國不以諸侯不以豈可豈敢大伯周禮文身以為無能大夫所以所以大國不信不仁二三以為何如對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