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三十七 列傳第二十五: 韓茂 皮豹子 封敕文 呂羅漢 孔伯恭 田益宗 孟表 奚康生 楊大眼 崔延伯 李叔仁 Volume 37 Biographies 25: Han Mao, Pi Baozi, Feng Chiwen, Lu Luohan, Kong Bogong, Tian Yizong, Meng Biao, Xi Kangsheng, Yang Dayan, Cui Yanbo, Li Shur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豹子 羅漢 康生
列傳第二十

豹子羅漢康生

字元安定永興常山太守武侯常山刺史十七膂力過人善騎射明元親征丁零中軍大風諸軍旌旗馬上傾倒左右:「。」以為武賁郎將太武賜爵平平莫不蠕蠕樂平和龍前鋒戰功居多前後散騎常侍殿尚書安定尚書車駕南征徐州刺史侍中尚書僕射文成尚書侍中南大將軍篤實文學議論合理善於當世朝廷太安太子刺史安定王

長子賜爵行唐太子庶子西將軍散騎常侍安定南大將軍雍州刺史

少善將略賜爵范陽尚書散騎常侍安定南大將軍刺史州界冀州止息大將軍大將都督諸軍禁斷奸邪於是西山丁零業者追捕遠近青州便獻文詔書萬戶定州刺史百姓

豹子漁陽少有武略泰常太武散騎常侍賜爵新安尚書除開三司淮陽鎮長真君太武豹子爵位使持節鎮將諸軍建興等分並進正月豹子進擊使秦州刺史漢中官軍西不敢豹子司馬之至未幾楊文為主討平

豹子使豹子:「報復不如陳兵。」豹子以為都督諸軍西大將軍鎮將持節如故楊文青陽豹子水城射殺豹子

當歸子弟京師文德出奔漢中文德武都招誘於是武都陰平文德豹子文德豹子文德文德妻子武都公主京師宋白太守率眾文德豹子文德漢中

興安蕭道成漢中楊文頭等武都豹子增兵求助高平鎮將退豹子尚書大官兩當天水不克豹子給事中步卒五千兩當豹子而已既而班師河西豹子以前戰功大官文成淮陽

第八文成名臣孝文吐谷渾部落侵掠西將軍上党長孫其父豹子威信使持節侍中都督諸軍將軍鎮將如故恩惠人大歸附南部尚書賜爵南康

太和元年楊文強大固守部分將士京師慰勉築城來年築城:「不時不成不固以軍。」南天據險不順豫州刺史飲酒不禁遣使

刺史關內定州刺史章武始光遷西尚書使持節西校尉刺史賜爵天水吐谷渾歸於頭等隴右妻子及其

金城天水謀反東城南城西設備退攻城南嶺萬餘奇兵為主求助未及逃遁東城之外走路夜半先嚴:「困獸猶鬥。」宣告歸降生命應時六百知人於是死者太半

略陽達因攻城招引天水王官天安元年長子于時元氏其弟朝廷

羅漢東平其先石勒幽州好學廉直鄉人忿慕容以為河間太守皇始道武賜爵鹿太守奉公妻子不免饑寒百姓:「府君克明無疆長齡。」文武才略上党太守豫州刺史王侯

羅漢仁厚冠以知名秦州司馬羅漢隨侍隴右鎮將羅漢善射西城樓二十三羅漢:「不出。」羅漢披靡大驚太武跋扈羽林鹿據險羅漢懸瓠羽林賜爵烏程南安羅漢宿衛文成羅漢有力將軍王侯散騎常侍殿尚書山陽

西將軍刺史鎮將請援羅漢羅漢步騎長孫退詔書慰勉聚眾不能羅漢叛逆官爵鐵券略陽阿奴羅漢所在西赤水叛逆羅漢西戎孝文下詔大官莊公長子山陽

侍中幽州刺中給事中賜爵濟陽彭城獻文徐州刺史彭城請援獻文將軍尚書棄船下邳宿豫公等率眾下邳下邳五十火車水陸退保將軍顯達合口率眾破顯顯達順流退下西輕騎乘勝八十器械虜獲進攻宿豫恆等淮陽太守淮陽散騎常侍彭城鎮將都督南北兗州諸軍東海大將軍東海王

鎮將徐州刺史

身長將略舉止異常四山受制太和十七遣使十九員外散騎常侍都督刺史一千淮北不可新蔡豫州刺史

景明太守陰山風城太守天賜築城相持太守掎角其二攻取宣武將軍焚燒唯有而已車騎大將軍三司五千當時安危守節不移

衰老聚斂侵擾諸子宣武舍人侵掠:「淮南不已使使。」延昌使持節將軍濟州刺史常侍如故不受將軍廣陵招引擊破將軍金紫光祿大夫散騎常侍曲陽縣生長邊地不願以為讒毀:「不容更為。」熙平靈太后不許大將軍刺史大夫豫州刺史

宗長弋陽汝南太守江州刺史

濟北馬頭太守太和十八兗州刺史馬頭太守賜爵渦陽豫州刺史六十城中草木將士固守將軍王肅退南人壽春未及圍城頗有乃是妻子北門人情孝文濟州刺史散騎常侍光祿大夫刺史兗州刺史

康生河南其先部落大人鎮將內外大官賜爵長進幽州刺史康生彎弓異常當時太和蠕蠕康生前驅由是隊主鐘離孝文以為將軍康生放火船艦飛刀溺死康生將軍太子西京胡自號康生章武分為四軍康生一千墜馬欲取康生殺傷射殺

招誘康生王肅城樓言辭不遜康生望樓人見以為率眾渦陽解義敗退康生壽春康生羽林陳伯之將軍青州刺史

後梁寇邊康生康生如今長笛康生康生便文武有餘以為絕倫武庫後梁都督臨川十萬徐州康生將軍戰敗召見宴會胡馬華州刺史頗有刺史御史削除官爵將軍刺史康生迎接:「。」刺史大舉康生安西將軍綿竹隴右宣武班師

相州刺史天旱令人畫像西門豹祈雨未幾以為光祿勳將軍同謀靈太后河南左右將軍妹夫委託宿出入康生難為

康生氣高顏色康生不安正光二月明帝靈太后西林文武康生力士及於太后舉手嗔目頷首太后不敢日暮太后宿殿:「至尊留宿?」康生:「至尊陛下陛下東西訪問!」群臣靈太后康生萬歲近侍萬歲明帝左右競相不得康生

明帝殿康生出處不出侍中黃門僕射尚書康生其事康生難處絞刑在內矯詔康生恕死康生慷慨悲泣:「何為?」有司奔走昏暗行刑不死意旨苦痛嘗食康生絞刑

康生殺戮佛道居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