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七十七 列傳第六十五: 裴政 李諤 鮑宏 高構 榮毗 陸知命 梁毗 柳彧 趙綽 杜整 Volume 77 Biographies 65: Pei Zheng, Li E, Bao Hong, Gao Gou, Rong Pi, Lu Zhiming, Lian Pi, Liu Yu, Zhao Chao, Du Zhe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知命
列傳第六十五

知命

河東聞喜南史聰明博聞強記從政當世以軍夷陵給事黃門侍郎荊州在外:「皇帝不可子孫不然。」使:「不能。」既而城中:「援兵間使報國不易大業:「荊州不可江陵城中京師周文員外侍郎引入周禮器用施行刑部大夫故事飲酒簿用法無有囚徒極刑妻子入獄:「大夫。」長孫》。

開皇元年加上三司定律沿革輕重折衷撰著不通取決散騎常侍庶子匡正東宮大事庶子武職舍人未及太子再三催促不須太子:「安在?」:「稟承。」太子便太子推問未及阿附太子:「推事。」太子:「推事曲直以定是非任重實語纖介不須受制豈敢無端情理相似。」太子平直

退無後定興太子後宮來往太子定興:「所為不合元妃道路籍籍太子令名引退不然。」定興太子太子由是妻子犯罪者悉知再三都會處死令行禁止稱為神明爾後囹圄無諍實錄太子文帝追憶:「至此。」



博學屬文舍人使天官上士隋文帝帝王結納丞相得失受禪侍郎賜爵南和時務御史群臣:「大司馬十二苦勸不許決意在內事業。」

禮教公卿愛妾子孫成風上書:「追遠稱為大臣之內日月子孫無賴風化微賤衣履古今之前他人傷心人子有朝重臣平生弟兄及其同行方便廉恥居家不正?」五品妻妾不得

以時文體輕薄流宕忘反上書

古先哲王化人視聽嗜欲六行,《》、《》、《》、《》,道義孝慈禮讓調莫大上書徒然後代大道雕蟲影響成風江左貴賤賢愚吟詠一字連篇累牘不出積案風雲世俗以此朝廷祿於是閭里六甲五言羲皇不復關心何嘗勳績古拙用詞君子文筆大聖無用以為相師

受命聖道浮詞遏止抱持不得開皇天下公私文翰實錄九月刺史司馬公卿大臣感知正道莫不棄絕先王大道

舉人鄉曲歸仁不苟不加稽古隨時輕薄篇章朋黨天朝縣令刺史私情公道糾察有司有如

當官自矜前後頒示天下四海在職數年大體由是匡正

道店事業依舊州縣遠道以時陳訴使如此農工逆旅自古同一不可行旅依託一朝依舊使詣闕然後文帝:「如此。」年老通州刺史

世子大方大業內史舍人大體尚書郎

東海才學知名御史愛育十二屬文湘東不已記室侍郎江陵歸於明帝殿學士大夫出兵巨集巨集以為先皇往日出師洛陽不克進兵晉陽不虞以為。」山東賜爵平遙縣隋文帝奉使山南舉兵成都不屈傳入文帝受禪刺史滿其父不從尉遲突厥戰死賜姓金氏:「不同項羽死難賜姓皇族。」:「。」刺史

周武帝皇室一部分為》、《》、《賜姓

北海滑稽過人好讀書平原太守周武帝以為司馬隋文帝受禪戶部侍郎內史侍郎子長尚書省不以朝臣不決合理以為殿:「尚書郎宿才識方知古人禮教不能。」由是知名

武鄉女子為人於是:「不能窮究風俗》,所居武鄉可以。」雍州司馬歲餘吏部侍郎稱職雍州司馬左轉盩厔雍州司馬仁壽吏部侍郎公事

煬帝復位吏部去職前後輕薄其內特為吏部尚書牛弘老病解職有所遣人河東當世所為文筆而後有所未嘗大業終於舉薦房玄齡知人

開皇昌黎黃門稱為慎密河東右丞糾正河內士燮平原東方安定皇甫刑部執法京兆戶部南陽當時

北平父權兵部尚書有局涉獵內史下士開皇殿華陰盜賊長史華州長史田宅在華左右放縱寬貸:「?」答曰:「奉法一心。」:「前言奉法。」揚州令人京師消息張衡往往畜牧私人州縣其事蒲州司馬

漢王河東豪傑刺史關中長史渤海:「河東東門為難桀黠。」西門渤海御史:「今日。」在朝正色去職歲餘視事

兼有學業大夫三司三十文帝丞相刺史:「躊躇富貴。」大夫形於色:「所聞。」不悅開皇來朝:「?」稽首:「徐廣。」:「不解不遜。」刺史

知命吳郡散騎常侍知命好學通識大體自持太學博士歸於智慧作亂江左鎮江其三三司田宅其弟知命百里朝廷見天一統知命使高麗宣示使君臣天子歲餘普寧鎮將正直由是御史臺煬帝嗣位御史正色後坐歲餘復職齊王驕縱小人知命得罪震栗遼東受降使者御史大夫

安定刺史刺史頗有大夫大夫隋文帝受禪開皇御史名為稱職大興雍州京邑直道而行回避權貴由是西寧刺史邯鄲縣十一

蠻夷酋長由是干戈邊境酋長相率於是慟哭:「不可不可以此!」於是蠻夷感悟相攻文帝散騎常侍大理人稱歲餘僕射貴重擅權震懾:「僕射越國權勢親戚子弟連縣天下四海奸臣王莽積年桓玄陛下以素阿衡未必伊尹。」大怒有司禁止親自:「擅權作威作福將領殺戮無道太子無不震悚揚眉容色國家有事以為。」發言自此恩寵隆重折挫當時無不是非尚書左丞而已不復

煬帝即位刑部尚書御史大夫宇文張衡大夫吏部尚書牛弘

大理煬帝光祿大夫極刑未幾

河東襄陽,《南史河東好學大塚宇文護中外記室武帝詣闕以為中士之後:「太平先有屠城出自搴旗擐甲劬勞至於鎮撫國家宿衛為重從事功勞。」於是留守品級

隋文帝受禪尚書虞部屯田侍郎僕射:「僕射門外內閣?」不行御史當朝正色甚為:「大丈夫而已。」十萬

刺史武將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