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一百十八 列傳第五十六: 苗道潤 王福 移剌眾家奴 武仙 張甫+張進 靖安民 郭文振 胡天作 張開 燕寧 Volume 118 Biographies 56: Miao Daorun, Wang Fu, Yilazhongjianu, Wu Xian, Zhang Fuzhangjin, Jing Anmin, Guo Wenzhen, Hu Tianzuo, Zhang Kai, Yan N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河北義軍隊長宣宗河北土人往往團結為兵勇略戰鬥城邑遣人南京官封宰相其事宣宗河南轉運使問曰:「使盡力?」對曰:「天下天下因而使羈縻使之上不許何所不可。」宣宗:「。」於是宣武將軍同知順天節度使懷遠大將軍同知中山騎上將軍中都路經略使中山頃之中都留守經略使前後五十

  元年恢復中都山東:「去年十一月招降近日河北東路兵馬數百問罪自拔來歸而已都城無罪節制。」宣宗宰相:「不可統屬。」完顏元帥中都

  順天節度使軍士因之相攻滿城:「潞州侵害山東行省不見如此後患。」:「河北統攝節制增減兵力使均勢吞併百姓。」滿城以為失和至於山東行省樞密院:「行省節制士兵團結併吞百姓不安忌憚使約束生事。」河北互相應援既而互相攻擊元帥控制衛輝招撫樞密院相攻伏兵刺殺朝廷不能彷徨靖安潞州元帥節制時興

  右丞真定家奴節制一旦真定因而交爭靖安潞州河北行省審處經略使:「刺史及其。」頃之靖安封建

  封建尚書省不行以太不守河北州縣不能自立百官所以長久翰林學士承旨兵力不足不肯唯有朔州不可一概遷徙河南陝西不願險阻。」刑部侍郎:「河北河南陝西才幹推服糾眾遷徙河南晉安河中險隘盡力戰陣晉安河中恢復莫大便。」兵部尚書二十一:「親民土人居官走險耕種。」宣徽使:「太原土人威望服眾方面一道州郡一方使百姓。」大概公府宣宗未決完顏:「虛名李全山東實地守土三公。」宣宗:「他日公府。」:「三公何不。」宣宗

  二月滄州經略使河間招撫使家奴河間真定經略使恆山中都經略使高陽中都西經略使靖安晉陽平陽招撫使胡天作為平陽義軍節度使完顏上党山東安撫使宣撫使榮祿大夫忠臣」,兵馬官吏征斂賦稅賞罰號令得以便宜:「邊防不守忠臣州縣鄰近州縣。」


  河北義軍戰功同知海軍節度使滄州經略使元年防禦使濱州刺史久之

  九月:「滄州西真定大兵可謂要地重臣經略使得便從事鎮撫軍民。」朝廷滄州招集萬餘完具一方利津不守遼東道路使因而使招集通遼不許大軍迫脅官爵後悔。」宣宗以為本州經略使使戰功同知東平元帥經略節度如故鹽山無棣樂陵東光吳橋阜城

  四月太尉樂陵鹽山經略使大敗統制斬首三十七月河北城固日來滄州南奔東平元帥河南步卒七千騎兵五百資助芻糧朝廷以防河南不可東平不能成功來年使東平高陽

家奴
  家奴戰功河間招撫使刺史元帥賜姓完顏氏家奴河間深州河間安平武強饒陽六家山寨所部州縣不可元光元年境內:「改為。」改信鎮安河間金紫光祿大夫家奴鎮安一面成分鎮安未幾家奴:「鎮安海口二百遼東往來高陽有海鎮安西北直抵遼東中外不重不足使校尉五千官職以上升職一等再遷升職二等。」


  道士以此西山權威刺史元年真定招撫使加官刺史真定府治真定防禦使同知真定河平節度使真定經略使中京留守元帥無何恆山中山真定平定欒城南宮同時財富兵強恆山

  歸順大元真定安國節度使歸順大元真定積不相能宣宗樞密院大喜大二真定天元大將乘夜真定汴京召見使樞密判官禮儀恆山上黨大兵未幾內外不通平章政事樞密使

  十一月大元鄧州鄧州興元正月丁酉敗績四十密縣都尉所得嵩山清涼登封蘭若招撫使:「豈敢汴京一旦大國。」南陽潰軍十萬屯留威遠官府糧食兵勢

  三月汴京參知政事樞密使河南行省鄧州行省八月密縣大元大將眉山:「不然。」急欲大兵期會潰軍中京留守:「不知使軍務一心。」十一月刑部主事上疏利害三月生死

  鄭州一帶元帥六部尚書改為元帥歸順大元大將書約可以得志大元大將夾擊柳河

  沈丘西山防禦使不用至聖:「何故?」:「逗遛不行便宜。」:「今日明日因此殆盡自今山中休息。」:「有罪處置何人輒敢!」:「參政柳河失利不知存亡何為?」大怒左右銀牌械系

  翰林修撰柳河矯詔招集潰軍正月閱兵十萬:「主上西不宜久留。」元帥經歷渾源進士

  部將戰功虎符猶豫近侍使完顏徵兵鄧州使異志六四使:「不肯等位不能國家。」:「他日使者。」不從使使河北其後

  三月軍食不足鄧州鄧州鄧州倉廩新野淅川民家襄陽使兩端:「兵勢不復。」:「名為將軍。」以為書報四月大理襄陽江口直至大喜大怒

  鄧州鄧州五月虛實使五千士卒始覺帳下百餘迎擊不敢俄頃軍士六百大敗數百生擒統制統領

  本名粘合世襲契丹猛安鄧州便宜襄陽使姓名歸正將校使悔恨明年三月

  七月淅川近侍:「平日未嘗國家危難至此自恃滅亡?」將士哽咽生死將士歃血盟誓國家大喜無何:「不能不可堅守無益遣人百姓柵極廣袤百里三百老弱以為根本然後西。」未及即令行李淅川山路險阻霖雨旬日溺死不可勝數糧食軍士亡者計無所出八月內鄉入聖左右大和九月進退失據尚書侍郎不從

  河東以西節度使尚書河中崇慶進士汝州防禦使侍郎相與謀:「吾等不恤國家久矣不從未可至今, 假若不得道中。」始覺南陽

  甲午將士十八渡河五月澤州

+
  賜姓完顏氏歸順大元涿州刺史元年正月東平行省蒙古中都路經略使經略使河北行省中都路經略使頃之靖安安民分掌朝廷中都經略使以東

  永定節度使相攻經略使朝廷不能向背官職東平蒙古同知博野:「招降情意所以然後不識禮義專擅。」未幾參議敗走自縊

  無何歸順大元中都經略使同知元帥中都經略使:「真定重臣恆山。」真定不守:「元帥冀州水寨孤立無援所知。」

  高陽霸州高陽文安大城保定靜海寶坻武清安次元光元年家奴不能河間金紫光祿大夫賜姓完顏二月元帥監軍賜姓完顏

靖安
  靖安德興永興縣義軍謀克萬戶麾下定安縣涿州刺史順天節度使元年節度使德興中都路招撫使安民行省涿州刺史中都路經略使以東中都經略使以西安民中都西經略使西山義軍招撫

  德興元帥監軍中都西元帥三月安民上書:「定州五十西京路經略使反間相攻陰謀所部鎮撫招撫家人二十山寨。」使南京自訴:「安民侵入誘惑人心彈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