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第二 律曆中 賈逵論曆 永元論曆 延光論曆 漢安論曆 熹平論曆 論月食 Volume 91: Rhythm and the Calendar Part Two

後漢書第二  賈逵永元月食  

太初元年三統曆施行有餘後天*[]**[]*退無退建武年中太僕大夫上書*[]*時分天下永平七月十六*[]*月食,*[]*十五日食」。詔書*[]*,*[]*七月十一月庚寅*[]*望月四分十二十一月丙子詔書望月加時四分施行未能分明分度而已

三公太常十年四月無能分明至元太初宿冬至日日二十一牽牛五度以為牽牛,*()**[]*四分一日宿五度史官不合不能[1]。二月甲寅:「古先聖王先天後天奉天:『會昌十一。』:『。』奉承大業夙夜不敢小子在於祖宗

尚書:『。』帝命:『*[]*,*()**[]*。』步驟優劣圖書中心以來政治不得陰陽災異五事何以:『。』:『二月岱宗山川,□正日。』岱宗度量有益春秋:『三百。』史官太初鄧平有餘三百轉差冬至日日二十*()**[]*以為牽牛立春一日四分立春平和隨時改行四分奉天君子同心,*[]**()**[]*,。」於是四分施行以為元首十一月十九不得失實復發使中郎將賈逵太尉司徒*[]*太子舍人鉅鹿

以為春秋經書一月不可以為十六*[]*,□,而已合同不得,□元始*()**[]*後年永元史官道法無有折衷。  

:「太初冬至牽牛牽牛古黃冬至太初二十六三百八十五牽牛八度

案行史官夏至日常不及太初五度冬至*()**[]*十一四分之一:『黃道牽牛二十二十五。』赤道二十一四分行事相應尚書二十二無餘冬至牽牛』。今日所在*[]*牽牛五度二十一四分相近元和八月詔書不可』,等候元和永元元年*()**()**[]*十一四分故事以為冬至牽牛。」

:「太初太初元年*()**[]*二十三十七十四*()**[]*太初太初元年二十四十六太初建武元年永元元年二十三十八十七春秋中有二十四二十三天道參差不齊有餘長短不可七十六*()**[]*一日:『君子。』:『革命。』聖人日月星辰不可千萬度數日月星辰所在而已

度數日月星辰太初不能不能一家曆法三百三百』。太初太初元年一日。」

:「黃道度日史官赤道日月一日以上以為以為退行黃道自得不為史官日月宿簿星象考校冬至一百一十五夏至六十七春秋九十一

日月冬夏』。日月黃道牽牛日日行一十三十九分度史官赤道日月牽牛﹑*[]*﹑輿赤道十五黃道十三赤道*()**[]*黃道八度日月相去□。黃道牽牛赤道二十五輿赤道*[二十]*五度赤道中天九十日月度日其實史官元和九月牽牛四十九無行十一三十七無行十五六度十二星圖日月黃道不知施行』。甘露大司農度日考驗日月牽牛*[]*十五行一十三赤道使此前黃道□,一日赤道施用。」永元十五七月甲辰詔書黃道十三十六十八二十四四分之一牽牛十一十六十八十七十二十五十二十六三十輿十四十七十九十八三百六十五四分之一冬至十九四分之一史官*()**[]*日月不為黃道轉運難以是以其事

:「史官月食加時在於不知永平詔書四分月食加時*()**[]*多少使中天史官考校不必牽牛所謂所行遠近出入一月三度道一七十一十一月冬至春秋可以月食加時建武以來月食三十八有益,*()**[]*。」

史官道術道術詔書相應太子舍人亦復道術增損然而加時先後[2]。

永元十四:「日增相應時差不如。」詔書太常史官遠近

:「法令第六皇帝十二月乙酉建武十年二月壬午詔書施行長短日南二度四分增減一氣十五多少進退*[]*日南長短分明施行。」十一月甲寅:「司徒司空所以時分

長短遠近*[]*,不可日增違失其實相應太常史官違失四十八官府四十八。」二十四所在黃道、□

太初定於*()**[]**()*三十是非四分建武元和永元七十餘年然後儀式幽微中興以來漏洩甲寅四分庚申十四學士以為太初以後*()**[]*四十四*()**[]*,七十一六十三一百九十七常行」。太初元年永平十一七十一疏闊家常庶幾施行會議多聞

甲寅河南太初尚書郎張衡不對失誤*()*,以為道法詔書公卿太尉:「太初一度西方相應元和四分四分太初不可甲寅相應施行。」

博士大行河南太子舍人四十:「甲寅天地開闢十四閏月二十四宿相應非一三大疏遠元和三百四分本起不宜。」八十四太初尚書:「太初效驗世宗享國久長四分災異未有善應聖王興起各異正朔受命十月常在太宗三階黃龍以至五者[3]。之際太初妖孽非一

妄說太初四分太初觿是非已定永平四分不可施行元和不當*()**[]*未可復重以為推步當時春秋橫斷差謬數百六千一百五十六太初一日冬至牽牛。□不可如此史官以為以為甲寅違失未可仲尼歷數不可。」*[]*

尚書侍郎:「道盛皇帝十一月甲子冬至司馬遷鄧平太初八十*[]*分之四十三太初其後劉歆春秋*()**[]*推廣七十一進退六十三四十四相應太初永平十一七十*[]*進退六十三不知十二*()**[]*不用皇帝三百』,四分太白甲子癸亥目前庚申無明

史官足以。」詔書三公百官:「然後定日法定然後以定四分孝文皇帝庚辰四十五乙未興元二百七十五庚申孔子二百七十六萬歲之上庚申相承四分明文太初元年丁丑極其庚戌丙子四十四九百九十三空行八十二丙子十一月甲子冬至日月行一三百六十五四分□,名曰不得七十*[]*六十三自然出於積累成分

兩儀既定日月積分行一九百四十八十一歸一所行無已損益千里大道日月不同不得進退不足月食莫大六十三分之元年以來二十[4],月食二十八四分四分便

皇帝相應不可:『受命說文唐堯即位*()**[]*。成周。』:『。』:『黃帝不如史官。』自古明王莫不精微觿秘藏改行四分光武皇帝詔書孝明皇帝其實皇帝年曆開闢復古四分甲寅詔書故事。」

五官郎中:「益州盜賊相續*[]*。*[]*甲寅庚申*[]*妄說*()*庚申經緯*()**[]*,。」乙卯詔書儒林道者得道司徒[5]。

蔡邕以為

歷數精微久遠得失更迭*()*無常。*[]**()*顓頊乙卯[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