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二回 Chapter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  何國謀誅

  且說董卓隴西臨洮河東太守自來驕傲當日怠慢張飛便關公:「朝廷豈可?」:「部下其實不甘便在此別處!」:「生死豈可不若別處便。」:「如此。」於是連夜朱儁張寶曹操皇甫嵩大戰曲陽朱儁進攻張寶張寶其先對敵張寶副將出馬搦戰使張飛交戰落馬過去張寶馬上仗劍大作從天而降有無人馬連忙敗陣朱儁計議:「妖術來日狗血軍士山頭趕來可解。」

  關公張飛一千高岡之上狗血穢物準備次日張寶搦戰出迎交鋒之際張寶作法大作漫天滾滾人馬便張寶趕來山頭號砲穢物空中紙人紛紛砂石張寶見解急欲退關公張飛背後朱儁一齊趕上大敗望見將軍旗號飛馬趕來張寶張寶逃脫走入陽城堅守不出朱儁圍住陽城攻打一面差人打探皇甫嵩消息探子回報:「皇甫嵩獲勝朝廷董卓到時張角皇甫嵩曲陽張角梟首京師朝廷皇甫嵩車騎將軍冀州皇甫嵩無罪朝廷曹操濟南即日班師赴任。」朱儁聽說催促力攻陽城危急刺殺張寶投降朱儁遂平

  黃巾餘黨,──,聚眾數萬望風張角朝廷朱儁得勝奉詔前進宛城攻城西南精銳西南角抵朱儁鐵騎二千東北角西南背後掩殺大敗宛城朱儁四面城中斷糧使投降不許:「高祖天下招降?」:「一時一時之際天下大亂招降海內一統黃巾造反使恣意劫掠失利便投降良策。」:「不容四面不得必然死戰萬人一心不可城中數萬死命不若東南西北無心戀戰。」東南一齊攻打西北三軍掩殺四散奔走

  追趕交戰退乘勢宛城攻打正東人馬到來為首吳郡孫武子之後十七錢塘海賊商人財物岸上分贓:「。」奮力上岸東西指揮以為官兵財物奔走趕上由是知名校尉會稽許昌造反自稱陽明皇帝聚眾數萬司馬招募勇士會合州郡許昌刺史盱眙下邳黃巾聚集少年商旅精兵一千五百前來接應

  朱儁大喜便攻打南門北門朱儁西門東門孫堅首先二十飛馬孫堅飛身下馬飛身往來突出北門無心戀戰奔逃張弓正中翻身落馬朱儁大軍隨後掩殺斬首數萬不可南陽一路十數班師回京車騎河南孫堅劉備有人情司馬上任聽候不得

  鬱鬱不樂上街正值郎中自陳功績大驚朝見:「黃巾造反十常侍不用以致天下大亂十常侍遣使布告天下賞賜四海。」十常侍:「。」武士逐出十常侍:「黃巾不得怨言權且理會。」因此定州中山赴任鄉里二十來安一月秋毫無犯感化之後同桌侍立終日不倦

  未及四月朝廷降詔軍功沙汰迎接施禮馬上回答南面侍立良久問曰:「出身?」:「中山之後涿郡黃巾大小三十頗有。」:「虛報功績目今朝廷降詔正要沙汰這等汙吏!」連聲退商議:「無非賄賂。」:「秋毫無犯財物?」次日勒令指稱不肯放參

  張飛悶酒乘馬六十老人門前痛哭老人答曰:「我等不得放入把門!」張飛大怒圓環下馬把門那裏阻擋直奔後堂在地:「認得?」未及開言張飛揪住頭髮直到柳條著力鞭打一連打折柳條十數

  納悶喧鬧左右答曰:「將軍痛打。」綁縛:「打死!」:「性命!」仁慈張飛住手傍邊過關:「兄長許多大功侮辱鸞鳳不如遠大。」印綬:「印綬從此!」定州太守太守差人捕捉張三代州漢室宗親在家不題

  十常侍互相商議不從差人黃巾將士不從皇甫嵩朱儁不肯車騎將軍十三列侯朝政人民於是長沙作亂漁陽天子大將軍表章雪片告急十常侍藏匿

  一日在後十常侍飲宴諫議大夫:「天下危在旦夕陛下閹官!」:「國家承平危急?」:「四方盜賊州郡十常侍欺君罔上朝廷正人目前!」十常侍跪伏:「大臣不相容不能性命歸田家產。」痛哭:「不容?」武士推出:「不惜可憐漢室天下四百餘年到此一旦!」

  武士行刑大臣:「下手。」司徒入室:「?」:「毀謗近臣朕躬。」:「天下人民十常侍陛下父母列侯結連黃巾內亂陛下自省社稷崩摧!」:「作亂其事不明十常侍一二忠臣?」下獄十常侍謀殺孫堅長沙太守

  五十報捷江夏烏程侯劉虞幽州漁陽代州大喜都尉直抵賊巢大戰銳氣專一士卒帳下頭目刺殺率眾自縊漁陽劉虞劉備大功朝廷赦免高堂公孫瓚司馬平原縣平原頗有錢糧舊日氣象劉虞太尉

  四月病篤大將軍進入商議後事起身貴人皇子皇后由是權重寵幸美人皇子嫉妒美人皇子太后宮中太后大統養母宮中太后太后皇子太子偏愛當時病篤中常侍:「絕後。」進入司馬:「不可謀殺。」大驚私宅大臣宦官挺身:「宦官朝廷滋蔓安能滅族。」軍校曹操:「小輩安知朝廷大事!」躊躇:「十常侍商議發喪矯詔何國欲絕後患冊立皇子。」未了使命以定後事:「今日君位然後。」:「討賊?」挺身:「精兵五千冊立閹豎清朝天下!」司徒校尉大喜五千全身披掛大臣三十相繼太子皇帝

  百官袁紹走入花園中常侍禁軍盡皆:「結黨今日乘勢。」知事:「初設陷害大將軍並不大將軍袁紹娘娘憐憫!」太后:「汝等。」傳旨進入太后:「出身寒微富貴不仁既已伏誅宦官?」:「謀害族滅其餘不必殘害。」袁紹:「斬草除根喪身。」:「多言。」退

  次日太后尚書其餘官職太后商議:「抬舉今日孩兒皇帝內外臣僚心腹威權如何?」:「娘娘臨朝垂簾聽政皇子加國重大掌握重用大事。」太后大喜次日太后降旨皇子將軍朝政太后太后專權宮中太后酒至半酣太后起身再拜:「我等婦人參預朝政其所宗族我等朝廷大事大臣元老自行商議國家。」太后大怒:「美人嫉妒輒敢反掌!」:「好言相勸?」:「小輩見識!」

  互相爭競連夜進入以前進出三公使太后不宜宮中河間安置限日出國一面遣人一面禁軍將軍追索印綬知事自刎後堂家人舉哀軍士舞陽早晚太后善言遮蔽因此十常侍

  六月使河間回京不出校尉袁紹:「等流大事此時大禍竇武機謀兄弟英俊使盡掌握不可。」:「商議。」左右密報轉告賄賂:「大將軍輔佐不行仁慈十常侍。」

  少頃進入中涓:「統領故事先帝天下誅殺宗廟。」決斷太后袁紹問曰:「大事?」:「太后奈何?」:「四方英雄人士閹豎此時不容太后不從。」:「!」便京師

  主簿陳琳:「不可:『燕雀』,自欺不可得志國家大事將軍高下宦官洪爐毛髮行權天人大臣英雄聚會一心所謂干戈授人以柄不成。」:「懦夫!」傍邊鼓掌大笑:「易如反掌何必!」曹操正是

朝中
不知曹操說出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