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十四回 Chapter 1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四 夜襲

  車駕天子大驚:「。」親自相交餘黨保護車駕太守張揚張揚司馬屯兵

  洛陽宮室荒蕪滿目只有居住百官荊棘之中興平建安元年

  洛陽居民僅有數百樹皮草根尚書郎以下之間漢末氣運後人

血流白蛇縱橫四方
鹿社稷推倒封疆
天子懦弱姦邪凋零盜賊
看到遭難鐵人
  太尉:「降詔未曾發遣曹操山東王室。」:「降詔何必差人便。」差使山東宣召曹操

  曹操山東車駕洛陽謀士商議荀彧:「晉文公襄王諸侯服從漢高祖義帝發喪天下歸心今天蒙塵將軍因此首倡奉天眾望。」曹操大喜正要收拾起兵天使宣召興師

  洛陽城郭崩倒未能大驚:「山東使奈何?」:「死戰陛下。」:「城郭兵甲不勝如何山東。」山東進發百官步行

  洛陽無限人馬到來戰慄不能山東使命:「將軍山東應詔前來洛陽先鋒上將精兵五萬前來。」少頃前面軍禮一路:「曹操。」

  須臾進來見駕:「難為協助。」:「將軍社稷!」護駕前行探馬:「。」分為力攻大敗斬首萬餘於是洛陽故宮屯兵城外

  次日曹操大隊人馬到來安營殿之下平身慰勞:「罪惡精兵二十陛下社稷。」校尉尚書

  :「不可不如本身。」:「銳氣!」鄉里

  次日馬來三百鐵騎衝突未及開言過去人頭曹操:「!」中軍一聲三軍不住大敗寶劍率眾連夜追殺西逃命喪家容身只得山中落草

  曹操洛陽城外兩個商議:「曹操大功如何我等?」天子追殺大梁

  一日議事天使相見眉清目秀精神充足暗想:「官僚軍民?」:「調理?」:「三十。」問曰:「?」:「孝廉袁紹張揚從事天子還都特來朝覲官封議郎定陶。」曹操:「聞名久矣相見。」置酒相待荀彧相會:「不知。」令人:「因明大梁。」:「莫非?」:「?」:「?」:「不久介意。」

  投機便朝廷大事:「興義暴亂輔佐天子未必服從便朝廷京師遠近仰望一朝非常非常將軍。」:「大梁大臣在朝?」:「大臣京師車駕轉運糧食欠缺大臣。」大喜:「有所。」稱謝

  謀士遷都宗正:「仰觀天文太白斗牛天津熒惑逆行太白交會天子大漢氣數。」:「天命五行天下。」使:「忠於朝廷天道深遠多言。」以是:「生土。」次日:「東都荒廢久矣不可修葺轉運糧食艱辛宮室錢糧備用陛下。」不敢不從群臣異議擇日百官不到高陵忽然喊聲大舉攔路:「曹操!」

  威風凜凜暗暗便交鋒相交五十不分勝敗鳴金謀士:「不足道不忍。」行軍從事滿:「主公一面今晚小卒言說管教傾心。」欣然

  滿小卒混入軍隊秉燭:「故人!」驚起熟視:「山陽滿何以?」:「將軍從事今日故人一言冒死。」來意:「勇略奈何將軍當世英雄天下所知今日十分敬愛不忍死戰何不棄暗投明大業?」

  良久:「立業久矣不忍。」:「豈不賢臣』?交臂丈夫。」:「。」:「何不以為進見?」:「決不。」:「真義!」帳下連夜滿曹操有人大怒:「反賊!」

  追趕忽然一聲砲響山上火把曹操親自:「在此等候多時!」大驚急待圍住恰好混戰曹操乘勢攻擊軍士大半袁術

  曹操滿大喜厚待於是鑾駕宮室殿宇宗廟社稷衙門城郭府庫十三人為列侯曹操處置

  大將軍武平荀彧尚書軍師司馬祭酒司空中郎將錢糧東平洛陽滿將軍校尉都尉其餘將士大權歸於曹操朝廷曹操然後天子

  既定大事設宴後堂聚眾謀士:「劉備屯兵徐州呂布使同心來犯心腹公等妙計?」:「精兵五萬劉備呂布丞相。」荀彧:「將軍不知未可造次名曰:『』。劉備徐州詔命詔命徐州呂布不成呂布。」即時詔命遣使徐州劉備將軍宜城徐州

  劉玄徐州慶賀天使迎接設宴管待使使:「將軍。」稱謝使者取出:「計議。」安歇使商議張飛:「呂布?」:「。」張飛:「好人!」不從

  次日呂布:「朝廷特來。」張飛呂布慌忙大驚:「何故只要?」張飛:「曹操哥哥!」連聲退呂布後堂曹操呂布:「!」:「劉備不為。」

  呂布再三拜謝飲酒方回:「兄長何故呂布?」:「呂布同謀使自相吞併奈何使?」關公點頭張飛:「只要絕後!」:「大丈夫所為。」

  次日使命回京謝恩曹操使命回見曹操呂布:「不成奈何?」:「名曰』。」:「如何?」:「令人袁術通問劉備要略劉備袁術兩邊呂布異心。」大喜袁術天子徐州

  徐州使命迎接詔書起兵袁術領命使者:「曹操。」:「不可。」

  起程:「。」:「之中?」關公:「。」:「早晚議事豈可?」張飛:「小弟。」:「不得一者酒後剛強鞭打士卒二者輕易不從。」

  張飛:「以後不飲酒軍士勸諫便。」:「。」:「哥哥未嘗失信如何!」:「如此不放心早晚飲酒失事。」應諾吩咐馬步三萬徐州南陽進發

  袁術聞說劉備州縣大怒:「占據諸侯可恨!」使上將起兵十萬徐州盱眙水下

  山東使一口尖刀重五大罵:「劉備安敢境界!」:「奉天不容!」大怒拍馬關公:「逞強!」大戰一連三十不分勝負關公便關公:「雌雄!」:「無名將軍對手!」關公大怒過去大敗退守淮陰河口不敢交戰軍士劫寨徐州

  張飛起身一應雜事管理軍機自家斟酌一日設宴眾人坐定張飛開言:「吩咐我少飲酒失事今日明日戒酒今日滿。」起身面前:「不飲酒。」:「廝殺如何不飲酒。」懼怕只得

  張飛不覺卻又起身:「不能。」:「如今為何推卻?」再三使便發怒:「一百!」便軍士:「吩咐?」:「文官只管文官!」

  無奈只得告求:「女婿。」:「女婿?」:「呂布。」大怒:「呂布偏要便是呂布!」不住五十眾人苦苦

  回去張飛連夜差人呂布張飛無禮淮南今夜來襲徐州不可機會呂布便:「徐州既有。」

  隨即披挂上馬五百先行使大軍隨後進發徐州五十上馬便呂布月色澄清不知城門:「使有機密使。」便軍士開門呂布一聲暗號喊聲大舉

  張飛左右急忙:「呂布開城進來!」張飛大怒慌忙披挂呂布張飛此時不能力戰呂布不敢十八張飛東門家眷不及

  張飛十數百十趕來大怒拍馬來迎敗走趕到河邊刺中後心河中城外招呼士卒淮南呂布安撫居民軍士一百不許

  張飛直到盱眙呂布夜襲徐州失色:「!」關公:「嫂嫂安在?」:「陷於城中。」默然關公埋怨:「當初兄長吩咐今日城池嫂嫂如何!」張飛聞言惶恐自刎正是

舉杯暢飲捐生
不知性命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