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三十二回 Chapter 3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冀州爭鋒 漳河獻計

  之後自負不待數萬出馬遮攔不住大敗乘勢掩殺不能主張冀州袁紹舊病復發昏倒在地夫人臥內病勢夫人直至袁紹商議後事手指不能夫人:「尚可繼後?」點頭便遺囑翻身一聲後人詩曰

公卿大名少年意氣縱橫
俊傑三千英雄百萬
羊質虎皮
一種傷心弟兄
  袁紹主持喪事夫人便袁紹寵妾殺害陰魂九泉之下相見如此寵妾家屬司馬將軍遣使報喪此時發兵青州便商議:「主公不在冀州為主。」:「預定機謀。」:「如何?」:「屯兵城外動靜。」

  冀州:「何不?」:「抱病不能相見。」:「父親為主車騎將軍目下前部隨後便調接應。」:「無人商議良策人為。」:「早晚畫策如何?」:「然則何如?」不得已便心中不安獻上印綬大怒:「在此之後冀州。」

  即時起行相抵大將乘勢掩殺大敗敗軍遣人求救計議發兵五千人相曹操探知半路接著兩頭圍住五千半路坑殺大怒責罵:「主公親自。」即令遣人冀州:「不爭冀州不如救兵。」

  不肯發兵使者回報大怒立斬細作密報:「使冀州。」大將固守冀州大軍敢為前部大將兄弟點兵三萬使先鋒自來大喜屯兵城中屯兵城外犄角

  不一高幹領軍城外屯兵每日出兵相持建安三月攻打高幹大敗冀州堅守三十虛張聲勢連日攻打不下:「兄弟之間權力各自相爭不如舉兵荊州征討劉表兄弟變成而後一舉。」

  太守官渡大軍荊州進兵退慶賀高幹各自辭去評議:「長子不能繼母所生不甘。」:「主公城外飲酒刀斧手大事。」青州告之:「兄弟左右手他人爭鬥必勝安可兄弟天下讒人離間骨肉以求一朝塞耳。」

  退使商議:「主公奸計不如乘勢。」便披挂上馬五萬知事亦即披挂上馬交鋒大罵:「父親篡奪爵位!」親自交鋒大敗衝突掩殺敗軍平原收兵進兵前來冀州

  相望大將拍馬無數平原進兵平原不住退平原堅守不出圍城攻打計議:「城中軍方愚意遣人投降曹操使冀州將軍夾擊尚可擊破因而糧食退可以冀州進取。」

  問曰:「何人使?」:「佐治平原使。」欣然使三千出境曹操西平劉表前部未及交鋒來意呈上書信

  看書文武計議程昱:「攻擊不得已不可。」滿:「丞相至此安可?」:「三公愚意天下有事劉表之間不敢四方可知帶甲十萬和睦守成天下事未可知兄弟相攻天下機會不可。」

  大喜便飲酒:「必勝?」對曰:「連年謀臣兄弟分為加之饑饉並臻天災土崩瓦解巢穴其後疲憊秋葉荊州荊州樂之未可搖動四方莫大河北河北霸業。」大喜:「佐治相見!」即日督軍冀州不敢荊州

  渡河退平原隨後趕來不到一聲砲響左邊右邊兄弟勒馬:「慢待將軍?」

  聞言下馬:「丞相。」大喜即令攻取冀州:「糧草搬運勞苦糧道然後進兵。」平原退列侯:「曹操許婚真意帶去牢籠河北人心主公將軍使乘便。」

  將軍曹操大笑:「汝等之後就中汝等權且自有主張。」自此曹操便

  且說商議:「冀州奈何?」:「使武安上黨糧道邯鄲聲援主公進兵平原然後。」大喜陳琳冀州使先鋒連夜起兵攻打平原告急:「必得冀州。」

  正說許昌:「丞相雷擊?」:「料定。」先進來迎出馬:「安在?」應聲措手不及招降邯鄲進兵來迎出馬交鋒大敗追趕不遠落馬指揮掩殺

  於是大軍冀州三軍土山地道守堅法令東門酒醉巡警懷恨:「地道。」便三百壯士地道

  之後每夜親自點視當夜望見城外燈火:「地道。」精兵閘門三百壯士地道退之上平原曹操大軍圍困冀州部將:「大路曹操伏兵可取小路西山解圍。」

  大軍先行細作曹操:「大路上來西山小路舉火城中接應可分。」於是已定

  水界東至陽平陽平冀州十七一邊軍士堆積柴薪乾草焚燒主簿都督直至:「開門!」認得聲音城中:「陳兵陽平等候接應城中舉火。」城中放火音信:「城中老弱婦人不為百姓之後。」

  次日豎起白旗冀州百姓投降」。:「城中老弱百姓投降。」三千兩邊乘馬城門百姓扶老攜幼百姓城中突出紅旗城中只得飛馬趕來城中射中急救更衣將來

  一齊混戰大敗退西山令人不知曹操使招安列侯即日進兵攻打西山使截斷糧道

  西山不住安營未定四下火光伏兵不及不及退五十只得豫州刺史連夜使劫寨印綬衣甲中山冀州獻計:「何不漳河?」

  城外周圍四十城外暗笑:「漳河如此?」不為

  當夜曹操十倍軍士發掘比及天明城中水深軍士餓死城外印綬衣服招安大怒家屬老小八十號哭不已家屬心中懷恨軍士下令冀州殺害一門老小軍民

  次日天明大開西門躍馬隨後冀州東南城樓城中死戰生擒咬牙切齒:「今日!」大罵:「曹操冀州!」

  :「?」:「不知。」:「。」:「小兒不行乃至!」:「城中?」:「!」:「忠於不容不如?」:「!」:「家屬八十殺害丞相!」:「汝輩讒諂阿諛!」受刑行刑:「不可使!」向北引頸後人

河北名士
古人
直言
北面羞慚
  忠義曹操起行刀斧手陳琳:「罪狀?」答曰:「不得不。」左右從事

  長子曹丕十八初生雲氣青紫車蓋終日有望:「天子不可。」屬文博古通今善騎射擊劍冀州隨身袁紹下馬當之:「丞相不許。」退後堂兩個婦人向前正是

一家骨肉遭殃
未知性命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