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九十回 Chapter 9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巨獸 

  孔明一干父子官爵拜謝連夜坑洞乃是瀘水甘南西會合平坦三百多產萬物西二百鹽井西南二百直抵三百乃是中有環抱山上名為山中宮殿樓臺以為巢穴其中名曰」。四時名為」。每年外鄉患病不肯服藥名為」。刑法犯罪長成沐浴男女自相混淆父母不禁名為學藝」。年歲雨水調稻谷倘若之中號曰」,酋長」。每月初一十五城中買賣貨物風俗如此。   

  聚集:「受辱立誓汝等高見?」:「諸葛亮。」部長名曰帶來大喜何人帶來:「西南鹿大王法術呼風喚雨常有虎豹豺狼毒蛇跟隨手下三萬英勇大王!」大王以為前面屏障

  孔明直至遙望一面趙雲旱路弓弩原來弓弩箭頭毒藥皮肉五臟趙雲不能取勝回見孔明孔明小車虛實回到退望見退大笑退因此夜間安心

  孔明退不出一連號令黃昏左側微風孔明傳令:「衣襟一更時分應點立斬。」不知預備初更時分傳令:「衣襟立斬。」不知只得預備孔明傳令:「諸軍交割。」淨土飛奔孔明蹬道頭功於是萬餘一齊一霎時積土成山接連一聲暗號大半餘者大王之中督軍孔明所得珍寶三軍回見:「大王。」大驚

  之間渡江現在慌張忽然屏風人大:「男子雖是婦人。」祝融夫人夫人南蠻祝融之後使飛刀百發百中起身稱謝夫人上馬猛將數百五萬宮闕對敵洞口攔住為首乃是擺開祝融夫人飛刀坐下暗暗交鋒夫人便空中飛刀落下急用正中翻身落馬一聲望見祝融夫人勒馬而立忿怒向前坐下絆倒設席慶賀夫人刀斧手推出:「諸葛亮不義諸葛亮。」夫人作樂。   

  孔明告知其事孔明趙雲各自領軍次日趙雲搦戰祝融夫人上馬出迎便夫人埋伏搦戰夫人正交緊急詐敗夫人次日趙雲搦戰夫人出迎詐敗夫人收兵齊聲辱罵夫人便夫人忿怒趕來入山小路忽然背後一聲響亮回頭夫人落馬原來埋伏在此絆倒大寨趙雲一陣

  孔明端坐祝融夫人孔明武士遣使夫人允諾放出孔明孔明夫人接入迎接白象身穿大刀虎豹豺狼簇擁再拜哀告訴說前事鹿大王報仇大喜設宴相待次日鹿大王猛獸趙雲將軍陣勢旗幟器械穿衣裸身面目醜陋尖刀鹿大王寶刀白象大旗趙雲:「我等上陣一生未嘗如此人物。」沉吟之際鹿大王不知咒語手搖忽然狂風大作如同驟雨一聲虎豹豺狼毒蛇猛獸乘風張牙舞爪過來如何往後便退隨後追殺趕到方回

  趙雲孔明請罪細說孔明:「茅廬先知南蠻虎豹二十在此今日一半留下一半有別。」左右紅油帳下在後不知孔明打開木刻彩畫巨獸五色絨線為毛鋼鐵一個騎坐孔明軍士一千一百內裝煙火次日孔明洞口探知鹿大王無敵孔明道袍端坐:「便是諸葛亮大事!」鹿大王念咒手搖頃刻之間狂風大作猛獸突出孔明便巨獸火燄銅鈴張牙舞爪惡獸不敢前進無數孔明追殺鹿大王之中宮闕孔明大軍坑洞。   

  次日孔明正要:「帶來歸降不從祝融夫人數百盡皆丞相。」孔明分付如此如此二千孔明即令守門放進帶來刀斧手數百殿下孔明:「!」孔明大笑:「詭計如何二次不加深信詐降!」喝令武士果然利刀孔明:「心服今日如何?」:「我等自來送死。」孔明:「不服何時?」:「第七傾心歸服。」孔明:「巢穴!」武士:「支吾!」抱頭鼠竄。   

  大半中傷心中帶來商議:「洞府安身?」帶來:「可以。」:「何處?」帶來:「東南七百國主身長五谷惡獸鱗甲不能手下軍士穿山澗之中石壁之上國人採取半年取出曬乾造成鎧甲穿在身渡江不能因此大王相助諸葛亮利刀。」大喜之內再拜哀告前事:「報仇。」欣然拜謝於是兩個三萬穿東北桃花兩岸桃樹歷年落葉國人國人精神桃花渡口。   

  孔明消息回報:「國主三萬桃花渡口聚集。」孔明聽說直至桃花渡口望見人形醜惡土人言說即日不可孔明退。   

  次日國主出迎之上不能槍刺不能使利刀鋼叉如何盡皆敗走趕到桃花渡口脫下水面大寨孔明其事孔明土人:「南蠻中有無人護身急切惡水本國人精神國人如此縱使全勝不如班師。」孔明:「容易到此豈可便明日自有。」於是趙雲且休

  次日孔明土人引路小車桃花渡口去處地理不能孔明步行望見長蛇石壁樹木中間大路孔明土人:「?」土人答曰:「此處名為大路。」孔明大喜:「天賜成功!」上車分付:「竿如此如此本部兩頭依法半月一切完備如此施設走漏軍法。」趙雲分付:「大路如此完備。」趙雲分付:「本部桃花渡口便白旗半個須要十五寨柵十四。」領命心中不樂孔明所指寨柵如此各人

  國主:「諸葛亮巧計只是埋伏今後交戰分付三軍山谷之中林木不可。」:「大王有理已知道中國人詭計今後言行在前廝殺背後。」商議已定桃花渡口營寨交戰敗走埋伏次日營寨渡過出迎敗走追殺四下動靜便次日一陣白旗白旗得了次日追殺交戰白旗次日

  絮煩十五營寨追殺自在林木茂盛便不敢使遠望樹陰之中旌旗:「不出大王所料。」大笑:「諸葛亮識破大王連日十五營寨望風諸葛亮大事!」大喜不以

  第十六對敵日月露出鱗甲眼目光芒手指大罵便後面白旗隨後追殺望見山上草木埋伏放心追殺趕到:「糧道大王撇下。」大喜追趕谷口不見橫木亂石谷口開路前面大小車輛裝載盡皆退谷口中原火藥一齊草木山上兩邊亂丟火把火把到處地中就地滿火光無有不著三萬互相擁抱孔明山上火燒大半打的頭臉粉碎臭不可聞孔明垂淚:「社稷!」左右將士無不感嘆

  回報忽然言說:「大戰諸葛亮大王接應我等不得已大王特來。」大喜連夜上馬引路火光臭氣難聞獲知中計退左邊右邊一聲大半聚集盡皆

  殺出重圍之間山凹田土人馬小車端坐道袍孔明孔明:「反賊如何?」旁邊閃過攔住去路乃是措手不及生擒活捉此時王平趕到祝融夫人一應老小活捉

  孔明:「不得已陰德敵人林木埋伏旌旗兵馬十五壁廂樹木下面沙土安排中油預先火砲名曰地雷』,三十竿一發趙子龍預備安排山上準備亂石放出隨後:『利於不利。』不能如此頑皮安能取勝使留種!」:「丞相天機鬼神莫測!」孔明帳下孔明酒食孔明酒食如此如此分付

  祝融夫人帶來一切帳飲:「丞相相見回去招人馬來決勝負。」垂淚:「自古未嘗化外知禮如此羞恥?」兄弟妻子黨人匍匐帳下肉袒謝罪:「丞相南人不復!」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