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Books by Zhu Xi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憲問第十四》 Commentary on Xian Wen XIV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四》 Commentary on Xian Wen XIV

:「。」四十七

子曰:「有道無道。」祿有道不能有為無道不能食祿皆可無道可恥至於有道可恥未必夫子使所以自勉有為

不行可以?」其所好勝自矜忿恨貪欲子曰:「可以為難不知。」四者使不得可謂天理渾然四者不行不足程子:「仁者使不行聖人開示不能。」:「四者不行不得豈非所謂克己?」:「私欲天理不行則是未有病根潛藏隱伏胸中克己學者二者之間其所以求親切滲漏。」

子曰:「不足以為。」便安處

子曰:「有道危言危行無道。」去聲高峻:「君子不可至於有時不敢然則使豈不?」

子曰:「不必仁者不必。」和順英華便而已仁者無私血氣而已未必仁者未必。」

南宮孔子:「羿善射不得天下。」夫子南宮子曰:「君子!」羿南宮羿善射寒浞羿春秋」,陸地少康水土播種稼穡天下之後周武王天下羿當世有權孔子孔子如此可謂君子不可以贊美

子曰:「君子不仁未有小人仁者。」:「君子之間心不在焉未免不仁。」

子曰:「?」:「婦寺。」

子曰:「討論行人里子潤色。」以下大夫春秋行人使公孫增損地名子產所居潤色加以文采鄭國詳審精密所長是以應對諸侯孔子

子產子曰:「。」子產不專愛人為主孔子以為而言西:「!」西公子楚國昭王大夫不能昭王孔子其後以致禍亂為人可知管仲:「三百疏食怨言。」猶言大夫地名桓公管仲自知心服管仲終身怨言荀卿所謂書社三百富人:「管仲子產?」:「管仲不勝子產不勝聖人未有。」

子曰:「。」去聲人之常情不可

子曰:「不可以大夫。」大夫家臣大家諸侯家老有餘國名大夫國政國小大夫然則寡欲1:「君子所以不知孔子用人可知。」

子路成人子曰:「莊子禮樂可以成人。」去聲成人猶言大夫莊子大夫知足足以足以力行足以使渾然不見成名中正和樂偏倚駁雜為人子路聖人人道不足:「成人何必見利思義授命要不平生可以成人。」授命舊約平生平日忠信知禮有所可以成人程子:「天下達德孔子所謂成人不出莊子須是禮樂可以成人然而不止成人忠信不及禮樂其次。」:「禮樂無不。」:「成人聖人孟子:『聖人然後可以。』如此可以成人。」成人以下子路不復終身未詳是否?」

文子:「夫子?」文子大夫公孫文子為人不可當時對曰:「夫子然後不厭然後不厭然後不厭。」子曰:「?」不厭不覺是以以為非禮充溢不能文子未及君子與人為善正言」,

子曰:「以防不要不信。」平聲地名封邑得罪使不得:「無上得罪出奔所得不好。」:「非要要之夫子春秋。」

子曰:「晉文公齊桓公。」晉文公齊桓公小白諸侯攘夷桓公仗義執言不由善於文公以致陰謀取勝夫子

子路:「桓公公子管仲不死。」:「?」春秋襄公無道鮑叔牙奉公小白無知襄公奉公魯人小白桓公使管仲鮑叔牙桓公以為子路管仲忍心不得子曰:「桓公諸侯不以管仲!」春秋」,古字通用不以不假威力仁者管仲澤及

子貢:「管仲仁者桓公公子不能。」平聲去聲。○子貢不死子曰:「管仲桓公諸侯天下微管被髮左衽攘夷所以天下被髮左衽夷狄匹夫匹婦自經。」不知後漢書有人程子:「桓公桓公同謀不義聖人使管仲管仲不可其後與其聖人萬世反覆魏徵不死建成太宗可謂?」管仲無罪聖人先有而後不以

文子大夫文子諸公家臣:「可以。」成章有所爵位。○:「家臣使知人。」

衛靈公無道子曰:「如是?」去聲孔子:「賓客宗廟王孫治軍如是?」文子未必公用衛靈公無道足以有道天下賢才詩曰:『四方。』」

子曰:「。」大言不慚能否豈不

大夫春秋哀公十四孔子沐浴哀公:「。」孔子致仕沐浴其事不敢人倫大變天理不容人人鄰國夫子哀公:「!」時政哀公不得自專使孔子告之孔子:「大夫之後不敢。」孔子如此意謂弒君大夫不能自命使告之不可孔子:「大夫之後不敢。」素有聲勢夫子以此其所程子:「左氏孔子:『不予。』孔子是以不以孔子必將正名上告天子至於所以孔子魯人當是時天下足以復興君臣不從!」春秋弒君仲尼先發。」

子路問事子曰:「。」:「子路為難夫子而後。」

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君子天理高明小人

子曰:「學者為己學者為人。」去聲程子:「為己為人。」程子:「學者為己至於成物學者為人至於。」聖賢學者用心得失之際未有如此明辨

蘧伯玉使孔子使去聲下同蘧伯玉大夫孔子既而使孔子:「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未能。」使者子曰:「使使!」以及使夫子未能克己不及可見使者自卑可謂深知君子善於辭令夫子使莊周五十四十九」。:「六十六十。」進德不倦是以篤實光輝不惟使者夫子

子曰:「不在。」

曾子:「君子不出。」曾子記者:「其所天下君子所思不出君臣上下大小。」

子曰:「君子。」去聲不敢有餘

子曰:「君子道者無能仁者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去聲自責子貢:「夫子自道。」謙辭:「成德進學夫子不同以此。」

子貢子曰:「不暇。」比方人物為此所以自治:「聖人迫切如此。」

子曰:「不能。」一言四見聖人丁寧可見

子曰:「不信先覺!」不信反語情偽自然先覺:「君子而已未有不明不信先覺小人不足。」

孔子:「何為?」平聲夫子依依給以孔子:「敢為。」不通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