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Books by Zhu Xi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告子章句下》 Commentary on Gaozi II

告子章句》 Commentary on Gaozi II

十六

任人子曰:「?」:「。」平聲孟子弟子。「?」任人:「。」:「不得!」去聲不能明日孟子孟子:「使高於食色之上輿帶鉤帶鉤食色輿食色古字通用不得廢人食色猶言相去不但輕重而已:『不得東家處子不得?』」處子處女二者食色相較義理事物輕重固有其中各自輕重聖賢錯綜斟酌毫髮不肯未嘗調所以當然而已

問曰:「皆可以為堯舜?」孟子:「。」:「。」皆可以為堯舜古語孟子文王交九而已如何?」而已:「於是而已有人不能有力而已夫人不勝平聲禮記有力徐行長者長者徐行不能堯舜而已去聲上聲去聲:「良知自然堯舜而已於是?」:「堯舜所以行止難行百姓日用。」而已而已。」去聲而已淺陋禮貌衣冠孟子如此:「可以受業。」而後受業可見求道:「大路有餘。」分之隨處不可不必受業求道孟子不容受業孔子餘力不屑教誨

公孫問曰:「子曰:『小人。』」孟子:「何以?」:「。」小雅周幽王太子褒姒於是哀痛迫切:「有人涕泣親親親親!」蠻夷親親:「何以?」不能:「不可不孝不可不孝不可孔子:『五十。』」不孝:「膝下一體喘息呼吸是以。」

孟子地名:「先生?」:「學士年長先生。」:「楚王楚王有所。」楚王莊子:「救世。」:「齊宣王。」:「何如?」:「不利。」:「先生先生不可:「戰國擾攘之中可謂不可。」先生三軍三軍為人為人為人君臣父子兄弟仁義相接然而亡者先生仁義仁義三軍三軍仁義為人懷仁為人懷仁為人懷仁君臣父子兄弟懷仁相接然而何必?」去聲休兵義利興亡學者明辨

孟子處於平陸平聲去聲:「朝會鄰國。」不必季子平陸不見:「。」孟子義理問曰:「夫子季子不見?」去聲平聲季子君位:「:『不及。』周書奉上不及不用。」孟子如此子曰:「季子不得平陸。」:「季子不得孟子可以境內不及。」

淳于髡:「名實為人名實夫子之中名實上下仁者如此?」去聲聲譽事功名實有志名實名實上下未能未能孟子:「不肖小官不同一者君子而已何必?」去聲仁者無私天理:「悔過而已及其天命不得已是以天下天下聖人?」:「子思若是賢者無益!」孟子未必有為:「不用公用不用?」平聲:「處於河西綿處於高唐其事未嘗是故賢者。」去聲水名綿高唐西以此孟子:「孔子司寇不用從而以為以為孔子罪行君子所為眾人。」去聲史記:「孔子司寇於是魯君魯君政事子路:『夫子可以。』孔子:『大夫可以。』大夫孔子。」孟子以為不足道以為深知孔子聖人父母無故用意忠厚眾人孟子所為:「淳于髡未嘗1未嘗若是。」

孟子:「五霸罪人諸侯五霸罪人大夫諸侯罪人:「五霸夏禹商湯周文。」:「五霸。」天子諸侯諸侯天子不足土地田野養老俊傑在位土地荒蕪遺老在位六師是故天子諸侯五霸諸侯諸侯五霸罪人去聲聚斂使諸侯奉天五霸諸侯諸侯不用天子六師五霸諸侯歃血:『不孝。』:『。』:『敬老。』:『必得大夫。』:『無有。』:『同盟之後。』諸侯諸侯五霸罪人去聲春秋:「讀書明天。」世子不得所以修身賓客行旅不可世祿未必不可必得必得大夫天子而後不得1鄰國鄰國不得無有不得封國天子大夫大夫諸侯罪人。」上聲不能過未:「:『春秋五霸功罪統理不得聖人春秋未有大於五霸未有大於五霸五霸。』孟子五霸得罪諸侯得罪五霸出於得以至於大夫得罪諸侯同時諸侯以為厚禮以為以為!」

使慎子將軍慎子孟子:「教民不容堯舜教民禮義使父兄出事長上使戰勝南陽不可。」使慎子南陽孟子使慎子如此不可慎子:「。」慎子:「告子天子地方千里千里不足諸侯諸侯地方不足宗廟典籍諸侯朝覲聘問宗廟典籍祭祀會同周公不足太公不足公有天下封國不過不過以為仁者殺人殺人君子而已。」合於在於

孟子:「:『土地府庫。』所謂所謂去聲開墾。『。』所謂所謂天下不能。」爭奪至於危亡

:「二十何如?」稅法二十其一:「史記飲食嗜欲樂觀以此致富為此國家。」孟子:「北方夷狄?」:「不可不足。」孟子不可:「五穀城郭宮室宗廟祭祀諸侯饔飧百官二十北方五穀早熟饔飧飲食居中君子君臣祭祀交際百官君子不可以為君子堯舜道者堯舜道者。」堯舜輕重而已

:「。」:「當時諸侯。」孟子:「順水是故四海鄰國逆行洪水。」去聲逆行下流壅塞逆流害人洪水

孟子:「君子?」平聲凡事執持

使正子孟子:「。」公孫:「正子?」:「。」「?」:「。」「多聞?」:「。」去聲三者當世正子。「?」:「為人。」去聲。「?」:「天下魯國有餘天下有餘四海之內千里千里為難不好:『已知。』聲音顏色千里之外千里之外讒諂面諛讒諂面諛人居?」去聲善言君子小人多聞讒諂面諛在於以來天下

子曰:「君子何如?」孟子:「致敬禮貌所謂孔子其次致敬禮貌所謂孔子仰視而後飢餓不能出門:『不能不能使飢餓土地。』而已。」所謂固有悔過所以至於飢餓不能出門而已

孟子:「之中傅說版築之中孫叔敖歷山三十武丁文王管仲士官公舉孫叔敖海濱楚莊王令尹於是心志筋骨體膚所為所以動心不能使大事以下使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