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三百三十四 列傳第九十三 徐禧 李稷 高永能 沈起 劉彝 熊本 蕭注 陶弼 林廣 Volume 334 Biographies 93: Xu Xi, Li Ji, Gao Yongneng, Shen Qi, Liu Yi, Xiong Ben, Xiao Zhu, Tao Bi, Lin Gu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洪州少有博覽周遊以求古今事變風俗不事科舉王安石二十四修撰布衣檢討其所:「朝廷經術襲人有用。」鎮安節度推官公事歲餘召對顧問久之:「有如。」太子中校勘監察御史

諫院祿出入貴人仁宗御製寶刀:「不可。」與其:「二三。」解釋以為至寶逮捕宰相王安石祿不軌:「仁宗以為不敢。」祿:「大臣。」朝廷御史樞密承旨祿報上集賢

交惡父喪華亭富人五百貶官荊湖北路轉運使諫院戰守條約老將不謂延慶以為不然延慶使不行御史官制長安青州給事

西不能沈括橫山永樂其事:「銀州故城東南河水西北不如永樂形勢百年一日興復事功士氣百倍不貲選擇建置實有沈括九百五百二百二十三。」永樂十四米脂明日新城:「相城。」米脂京師永樂變色:「不畏成事。」:「節制國師異域。」不可跋扈異議二十永樂十數:「立功富貴。」大將:「小人無水不可。」以為既而及其:「不成。」士卒官軍不利將士:「不可收兵。」:「大將奈何退?」最為光彩耀接戰人乘師大南奔八千不及士卒死者太半不可突圍力戰戊戌大雨城陷

官兵:「料敵退大兵在後。」果然涕泣悲憤金紫光祿大夫吏部尚書」。二十工部侍郎十二

膽略西北將帥靈武天下企望沈括進取輕敵至於覆沒之後不可自悔不復用兵無意西自有


字長學士河北西路轉運判官州城察訪使以為越職詔令御史二十七十六判官在位陝西轉運使使」,一路著稱:「」。

:「出兵使不得耕種可決。」出境散逸騎士宛轉山谷郡守以下於是上下小吏丁夫軍食使宣言大功判官

永樂其中以為不敢以及別有


來歸團練使延川少有勇力善騎射殿供奉先驅使綏德四千三百

都監大會使:「。」經略使出擊相遇不能疑兵揚塵援兵

西前鋒米脂十萬:「左右。」鏖戰斬首橐駝牛羊鼓吹耀諸城使刺史不許四方使榮州團練使

永樂不用道出:「結髮從事西今年七十國大。」求得觀察使刺史殿直

家世恩惠傷者遠近其事」。無不痛惜遠祖刺史畫像神道所在三十祭祀

皇城使力戰防禦使


進士調滁州判官有司:「何以天下為人。」海門

海地海潮田舍百里江水灌溉其中相率御史包拯監察御史吏部輕重終身縣令河渠故事大夫子弟宿衛賢良文學給事專任宦官宗室袒免興國不合通判越州

京東刑獄束縛唯恐開封府判官湖南轉運使羽毛舟楫所部商人貿易三司使舍人

使陝西集賢殿修撰陝西轉運使慶州長安討平不利江寧吏部奉使契丹使:「不當。」使者定制

王安石用事熊本因此交阯可取朝廷經略以為:「無不可取。」一意妄言陣圖使歲時指使海濱舟師州縣貿易禁止於是交阯入寇

保甲水運代之以於是疑懼率眾死者十萬團練使安置

生平兵法范仲淹孫武


福州綱紀居多進士邵武調高郵簿簿孤寡奸猾所以惠民無不邑人其事」。

三司條例官屬便東南水利長城斗門退兩浙轉運判官不事醫藥七百使史館交阯團練使安置隨州除名七十七經七十,《三十,《三十


凶器聖人輕敵自焚永樂安南死者百萬罹禍數人不自量邊釁貶官不能得無

熊本
熊本番陽兒時郡守范仲淹進士上第撫州軍事判官秘書丞建德縣令魚池

上書:「陛下修法。」由是淮南常平正中房事

瀘州察訪得以便宜通判:「十二鄉導。」百餘股栗刺史明示踴躍十九義軍大將昌言深入土田及其貢職於是羅氏刑部員外集賢殿修撰:「不害一旦百年至於。」品服西南用兵

推官練習公事秦鳳路轉運使法禁蓄積不支歲月冗官四十十萬

南川安撫積聚五百來歸南平麾下大臣:「自知。」別錄

上疏:「天下而已守成因循天下悠悠相與陛下大號可謂改制四起不可勝數陛下至理獨立伺隙陛下使其間萬世天下幸甚。」王安石

本行本分西京滁州廣州工部侍郎宜州酋長練兵騎兵宜州引兵以為本質蠻夷以為

明年入寇使者:「使者安得使先知?」人緣宿不毛之地

轉運判官湖南西口授三十:「不堪。」吏部侍郎洪州杭州江寧洪州文集奏議八十


臨江磊落大志常言:「四方有事數萬其間必勝豈不!」

進士廣州番禺數月方舟數百攻城海濱壯士上流颶風縱火即日援兵芻糧相繼城中生意禮賓使廣南都監余靖挺身賓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