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四十六 雜傳第三十四: 趙在禮 霍彥威 房知溫 王晏球 安重霸 王建立 康福 郭延魯 Volume 46 Miscellaneous Biographies 26: Zhao Zaili, Huo Yanwei, Fang Zhiwen, Wang Yanqiu, An Zhongba, Wang Jianli, Kang Fu, Guo Yanl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涿州軍校滄州其後其弟莊宗指揮使軍士皇甫作亂為首不從不從不及逾垣白刃:「不從如此!」

正言年老正言不知大怒左右:「殺人?」正言大驚:「不知。」:「妻子安得?」正言惶恐下拜正言:「軍士。」自稱兵馬留後

莊宗不克代行反向京師即位禮義成軍節度使不受留守久之皇甫泰寧天平武寧羅列

出帝北面行營馬步契丹未嘗戰功宋州:「眼中豈不!」既而一千自號。」契丹洛陽契丹不勝鄭州大臣契丹中夜惶惑衣帶自經六十二漢高祖


曲周兵亂以為其一後事太祖太祖龍驤軍使監門上將軍刺史節度使邠州固守獲知不復天平北面行營招討使相持留後

莊宗來朝莊宗置酒殿莊宗:「前日。」惶恐伏地莊宗:「無畏。」賜姓名曰明年武寧契丹為人

其後邢州破敗率眾縱火:「有餘乃爾立功富貴天子親軍!」軍士對曰:「城中戍卒思歸不得天子之後諸軍城中擊退天子河南河北。」涕泣:「河北我輩尊卑!」置酒大會在外五千西北不動復出魏縣

莊宗洛陽群臣勸進內外下獄:「天下所知主上公報?」即位放歸田賜死

鎮平伏誅遣使夷狄起兵號令夷狄威武君臣不知此類威客登州及第戰敗脫身麾下無從徒步以免方鎮自從家事大小過失當時

天成近郊青州涕泣輟朝不舉太師。○

兗州勇力指揮使莊宗得知賜姓李氏名曰以為刺史刺史天成元年泰寧節度使明年北面招討使戍卒節度使分相由此作亂河北莊宗自得驕縱皇甫常懼不遑遣人求解皇子指揮兵甲竿旗幟隊伍軍士疑惑明年不樂東西會東門外乘馬紿:「騎兵西獨步無能。」躍馬渡河西下詔家屬指揮三千家數水上變色於是自知不問武寧侍中天平

北面招討使使廢帝失意廢帝起兵鳳翔出奔司馬:「有錢養兵因時建義有成。」:「今天孱弱上下離心兵威未可知西。」京師廢帝廢帝慰勞東平太常:「王公皇帝在外正衙使鹵簿鼓吹法物不出都城故事無明北平王東平受封兵部太常太僕鹵簿鼓吹法物還有。」青州南城出入不恤政事天福元年太尉

其父三萬三萬五百十萬刺史其餘富家。○

洛陽汴州富人以為太祖宣武富家帳下」。為人倜儻大節指揮使太祖即位將軍戍卒京師擊敗河陽第一指揮使

即位四軍指揮使夜作水門縱火竿建國五百:「龍驤軍!」:「一部陛下嚴守宮城。」刺史

行營馬步指揮使莊宗封丘解甲莊宗賜姓名曰防禦使兵變遣人洛陽節度使定州招討使南院使遣人契丹契丹禿禿新樂望都契丹入定不意大敗曲陽乘勝胡床指麾左右而後高岡號令短兵回顧中軍騎士大敗曲陽定州六十禿不敢復出契丹七千唐河追擊滿城斬首二千契丹中國北方北方大小中國契丹未嘗得志擊敗禿其餘村落村落所在幽州西趙德鈞京師下詔契丹契丹遣使中國使於是中國契丹

定州不克遣人未可偏將宣言:「!」殺傷三千由是不敢休養士卒其三俸祿久之都城中食萬餘禿自焚

有機士卒禿以為乘勝不動持久天成四月明年二月未嘗天平節度使六十二太尉


得罪為人善事王建以為少年秦州節度使使秦州花木:「天下精兵不可不可西。」親信以為休整帳飲城外:「不可。」業已以為團練使大將軍久之以為國軍節度使廢帝京兆尹西京留守大同潞州

王建
王建榆社唐明宗代州刺史建立莊宗代州侵擾建立莊宗以免京師皇后淑妃常山建立常山監軍守兵家屬得無由是即位以為成德節度使節度使檢校太尉

建立定州建立兄弟以為建立京師建立多言過失大怒群臣左右建立僕射三司不識文字三司不許久之建立:「固有詐疾。」節度使上黨建立不得求解以太致仕

建立朝見不許京師涕泣無罪為重:「節度使好事!」廢帝天平節度使高祖鎮平天福年來高祖:「三十年前老兄!」輿殿宴見建立殺人浮圖殺生至人七十尚書

將軍建立京師契丹節度使使潞州契丹潞州漢高祖即位義軍節度使鎮靜西京留守

貪鄙太祖樞密使白文西平洛陽使輿出迎太祖即日頭子留守客次留守視事大驚不知所為京師

群臣殿群臣恐懼對曰:「陛下睡覺。」顯德金吾衛上將軍

嗚呼道德仁義所以法制綱紀所以維持自古法制而後相乘蕩然綱紀而後五代之際將相大臣太祖樞密使頭子戍卒太祖未有間隙其所如此常事喜怒頤指之間不敢不得太祖君臣不問上下安然豈非朝廷法制綱紀相乘至於是以天下不敢


軍校騎射偏將莊宗:「為生狀貌胡人豐厚。」牧馬小馬使馬大二千歸命軍勢由是飛龍使刺史兵馬都監便殿以外樞密使:「無妄!」

靈武第六偏將作亂朝廷靈武深入遇害涼州刺史朔方河西節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