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六 楚世家第六: 馬殷 劉言 周行逢 Volume 66: Hereditary House of Ch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鄢陵中和萬人其弟淮南揚州權數高郵逐行宣州掠食戰敗先鋒豫章眾數乾寧元年湖南醴陵刺史等至鎧甲先鋒旗幟東門東門以為開門自稱留後湖南節度使馬步指揮使刺史湘鄉

庸人不能飲酒歡呼推行司馬乘馬臥病:「馬公英勇。」輿拜謁北面乾寧

刺史王建遣使使者七千及其二千觀察使武安節度使

宣州」,指揮使為人未嘗家子:「。」大驚:「?」不對:「不足湖南朝夕動靜。」:「吾愛通商有無所以!」厚禮大喜節度使

鄂州上流三百瀏陽不勝求和:「不可。」退瀏陽合擊大敗戰死岳州

太祖即位遣使太祖楚王漢口使求和袁州刺史勇健豪俠兵書五世不能酒徒聚飲悲歌慷慨異志使動靜:「人為雲氣馬公仁者?」:「。」家屬周至大喜:「。」以為馬步指揮使嶺南刺史

平江擊敗其弟於是澧州節度使唐太宗故事開天官屬太祖上將軍其弟十八人為學士武昌寧遠節度使四面行營

唐莊宗京師上梁莊宗:「車駕南巡。」莊宗莊宗致仕莊宗慰勞即位遣使明年正月使求和

兵力敵國:「不足而已萬金不能歡心朝廷封爵然後退畜力有待。」於是京師不過而已京師銅錢通商歲入地大封爵

天成建行楚國封國三公尚書冊封長沙建國官屬其弟節度使節度使次子內外諸軍司徒司空拓拔僕射尚書文武曾祖長沙長興元年七十九官爵以為而已

次子建國內外諸軍計策使行間:「大喜以為。」以為:「君王久矣西!」聲聞不復省事大霧左右:「大霧馬步冤死?」明日大哭:「如此!」左右:「不久!」明年

武安節度使嘗聞太祖五十哭泣雞肉禮部侍郎:「阮籍居喪!」長興追封衡陽

第四嫡子其次同日聲母夫人美色道士官爵楚王天福上將軍故事

好學文士拓拔十八學士奢侈歡呼長者上書

高祖出兵漢陽五萬全等

刺史澧州步卒五千大敗西南通桂林象郡以為學士於是南寧酋長十八酋長昆明十二部

國中拓拔以為不可九龍殿契丹中國:「先王卒伍朝廷三世千里養兵十萬今天中國無主立功京師倡義天下奈何土木兒女?」瞋目:「孺子不可!」四十九

平生拓拔諫諍:「。」謝絕臥病常言以為不從

節度使奔喪:「武陵不善出兵非常使解甲而後。」:「王能不然。」:「。」憤然遣使京師封爵不許慰勞講解長沙許可

僕射益陽步卒七千湘鄉武陵廣大遣使京師不能出師沿江自號順天將軍」,岳州刺史:「同行異心?」:「君王兄弟異心君王長沙不敢。」湘鄉長沙西許可

西:「武陵步兵三千嶽麓。」以為明日瞋目:「!」長樂許可妻子明日:「豈能左右。」:「如何?」不對縊死

自立明年京師冊封楚王軍政其弟作亂置酒陽門壯士衡山衡山金陵元年楚王洪州節度使揚州

顯德世宗揚州子孫揚州兄弟十七京師羽林大將軍大將軍節度行軍司馬

吉州武陵刺史刺史指揮使

先鋒長沙長沙使兵營武陵不能明日武陵大敗留後以為作亂湖南金陵不從行軍司馬長沙敗走

京師封爵長沙殘破不可武陵太祖武平武安節度使武安不為之下:「不過可取。」白言武陵京師太祖武平節度使

世宗淮南南面行營鄂州岳州岳州刺史左右左右慚恨:「戰勝。」鄂州攻下武陵輕舟武陵城外

武陵軍校益陽二千武安節度使刺史行軍司馬武陵

顯德元年武清節度使武陵:「而已武陵。」岳州武陵武陵:「主帥武安使王公。」以為行軍司馬:「!」武安使受命

武陵農家貧賤無行慷慨大言武陵儉約勉勵勇敢殺戮大將壯士一境大小夫人:「人情善惡安得一概!」:「此外婦人!」不悅紿:「。」歲時:「夫人自苦!」:「率眾安得!」輿留意:「公用人心所以一旦田野。」

:「同時刺史不得行軍司馬不能歸於朝廷。」

:「微賤立功今日安能北面小兒!」攻下朝廷先人感激涕泣:「郎君未成。」軍士平津大敗太祖皇帝慕容京師其後國史

〈(乾寧湖南元年五十七年譜。)〉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